發笑背後的深思──《快樂的謊言》



導演:禾夫靳碧嘉
編劇:禾夫靳碧嘉、Bernd Lichtenberg
演員:丹尼爾布爾、嘉雲莎絲


看德國片《快樂的謊言》時,我聯想到的影片是台灣導演徐小明拍的《去年冬天》,兩片實際上都是把主角急凍了,令她的生命停留在過去的一個歷史階段,另一方面,現實卻是以異乎尋常的高速發展,當急凍人遇上翻天覆地的現實後,兩者產生強烈的碰撞,惹出教人深思的對比。當然,《去年冬天》是比較實在的戲劇,而《快樂的謊言》則是一部情節誇張,以喜劇手法來表示悲情。在表達上已有很大不同。情懷更大異其趣。


《快樂的謊言》的情節雖然誇張,但是卻很真切地表現描寫了德東人在歷史巨變後經歷的思想感情的起跌反覆。在政治上,東德和西德的分野已不存在,在心理上,兩個制度下產生的分別卻不是一朝一夕的統一可以改變。所以沒有東德西德,仍有德東德西。《快樂的謊言》講到的,就是德東人的心理。他們早已看穿共產主義的謊言,用帶著浪漫的激情推翻了這個壓制人的制度。也憑著這股激情與西德統一。但是在經歷了最起初的激情,現實的問題跟著而來。有些改變是歡迎的,有些改變卻是令他們覺得難受。例如在幣制的改變便做成了一些受害人。新的工作,新的人事變化,絕不是一個理想的狀況,也有它醜惡難捱的一面。也因此,男主角不斷拍攝製造假像的電視節目,除了用來騙母親變成一個個笑話外,也變成一種對更美好社會的寄託。笑有很多種,喜劇的成就不單在引人發笑,而本片在讓對德國歷史有感的人惹出會心之笑外(我便特別記得德國統一後贏得世紀盃,可說是最佳的賀禮,在影片中也用了),實在亦惹人反思。而即使在反思之餘,影片仍沒有放棄對人的描寫,主角一直以為父親拋棄自己,到最後知道真相,父子相認的戲亦拍得很動人。


據說香港有兩位導演都想改編,香港與德東的歷史當然有很大差別,但那種形勢改變的急速,像會是很好的一個急凍人故事題材。我們回想六年前的感覺與今天作一對比,便知道當中的滋味了。


 


原文刊於【信報】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