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一)



導言

2008年以來,以詠春拳名家葉問的生平傳奇改編的電影拍出了五部,在內地、香港和台灣都創出賣座紀錄,並引起談論熱潮。自李小龍去世後,正宗功夫片已不多見,葉問影片標榜詠春武術而掀起功夫片的新潮流,並形成葉問的新神話。

已有不少評論認為「葉問現象」表露了香港人的身份焦慮,其出現和內地與香港的文化磨合過程、政經微妙處境表裡相關;所謂英雄創造時勢、時勢創造英雄。電影作為大眾文化,它的英雄形象能風靡一時必然有其切中當時期社會形勢、群眾心理的原因。當代文化研究者喜用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的各種理論,去解釋分析這個文化現象。本文嘗試不依從特定的理論,亦不用學術論文方式書寫,而以個人的感受、觀察和理性思考為本,作些探索和推測。

一代宗師

黃飛鴻範式 vs 李小龍範式

功夫片從戰後發展到現在,一個歷久不衰的英雄形象正是「黃飛鴻」。他的傳說在不同的年代經過改寫以更新的面貌出現而能一再吸引觀眾,我以為其中有和華人文化息息相關的強大因素存在,它儼然成為一種「黃飛鴻範式」。

武俠/功夫片的取材不外是練功、比武、門派鬥爭、報仇,亦有一段時期加進超自然的力量和特技而變種成神怪片、科幻片;亦有加進諧趣動作笑料而變種成功夫喜劇;把背景改為現當代加進鎗火爆炸而變種成廣義的動作片。但正宗的功夫片(不計武俠片)應該撇除這些強加上去的「旁門左道」,而以練功、比武、門派鬥爭為主要內容。若是,則「黃飛鴻範式」是最好用的標準範式。具體地說,這是一個拳派的宗師領導著一間武館、一群徒眾使之生存發展,而徒弟與師傅互相愛護體諒,鞏固發揚一派武術,共抗外來的挑戰、侵犯,這樣的一個「家族」故事。

1990年代徐克把黃飛鴻放置到清末民初內憂外患的風雲時代中,在後過渡期的香港和海外再掀起一陣風潮,說明這個範式可以活用於當代。經歷時代的變遷、創作上的屢次改寫,但「黃飛鴻範式」那重道義、節氣、忍讓,遵守倫理秩序、道德規條,以武強身、保家衛國的核心價值依然不變,也能引起當代人的共鳴。黃飛鴻傳說不是一個人的神話、而是一個集體的英雄神話。

與此相對的是「李小龍範式」。它在功夫片中也經常被運用。它的表徵是強調個人英雄主義、以武炫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的影片中甚少表現師徒、倫理關係,卻著重表現敵與友,自我與他者。英雄憑良知和自我感覺行事,亦有反省和審時度勢,但靠的是個人力量的自我醒悟、提升。他的截拳道是以詠春拳為基礎、參考了日本武術、西洋拳和西洋劍的步法而自創一家。他也標榜東西方哲理的融會。因此,「李小龍範式」可以說是中外武術的創新結合,張揚個人精神修養與戰鬥能力。如果說「黃飛鴻範式」是維揚傳統、表彰集體力量,「李小龍範式」則是張揚創新性和個體力量。李小龍的英雄形象流行於全球而至今不衰,我以為這和「李小龍範式」的富有現代感、易於為新世代接受大有關係。

葉問

葉問──從生平傳說到電影傳說

首部以葉問生平為創作基礎的影片《葉問》於2008年12月在內地和香港公映,2009年2月在台灣上映,賣座大盛,並掀起了媒體和網上討論的熱潮。其時正好內地瀰漫著反日情緒,香港、台灣則由於多年來持續的反日本侵佔釣魚台運動造成大新聞,這都帶起對《葉問》的重視。網民對本片的葉問形象和生平多所討論,片中詠春拳高手葉問和日本軍中武術高手的比武更成為談論焦點。此片在2009年的第2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評選中奪得最佳電影及五個技術獎項,在北京的第16屆大學生電影節中甄子丹獲選最佳男演員、而葉偉信則獲選最受歡迎導演。

《葉問》的一生經歷了國民革命、軍閥戰亂、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抗戰前在國民政府當過小官,戰後在警隊和軍隊工作、官至上校。淪陷期間在佛山由富家子弟變成勞動者,但不肯為敵偽政權服務。1949後隻身逃港經歷流離之苦,卻在港授拳而受到一群徒兒的愛護擁戴,詠春拳因此在香港和海外傳承,在他死後更傳揚國際。他的生平已是個傳奇。而五部葉問電影更把他的傳奇升級為神話。

最早對葉問感到興趣的是導演王家衛,他自言在1999年看過葉問的一段影片而大受感動,是年過70、身體已虛弱的葉問在家中拍下的武術示範。2002年起他花了3年時間在各處做資料搜集,並宣稱要開拍以葉問為主角的功夫片。但在籌備期間,香港東方電影公司的黃百鳴搶先開拍,那是和內地的合拍片,甄子丹飾葉問,熊黛林飾其妻,配以任達華、樊少皇、林家棟、黃又南等,導演是葉偉信,編劇黃子桓,動作導演洪金寶,葉問之子葉準是武詠春武術總顧問,主創人員全是香港人。但劇情不涉香港,只截取葉問的一段生平改編:背景是1935年至大約1940年間的廣東佛山,但人物情節大部份是杜撰的。無非借葉問之名演出一個交織著家國情仇的通俗戲劇,把一個有武藝武德之人硬套入日軍侵華的風雲時代中,憑製作者的主觀意願把他塑造成民族英雄。劇作上的設計參考了李小龍的《唐山大兄》(1970)(工人群起對抗惡勢力)和《精武門》(1971)(中國人飽受日本人的侵害歧視,為拯救同胞、維護民族尊嚴而拼死決鬥)的賣點,再加上功夫片必有的門派挑戰等連場打鬥。宣傳上則強調李小龍是葉問門徒,和詠春一脈相承。此外也引用了黃飛鴻範式的重集體力量,重倫理、道義,把葉問寫成是愛家愛國愛民的英雄好漢。但葉問以在囚之身居然能戰勝敵方將軍而能生還則簡直是國族神話。

葉問

葉問(1893?-1972)生長於佛山,是富家子弟,幼年時曾隨詠春名家陳華順(俗稱找錢華)習武,之後得二師兄吳仲素的指點繼續練武。18歲時曾來香港聖士提反書院唸英文中學(年份未經證實,另有一說是16歲),遇上詠春派另一高手梁贊(俗稱佛山贊先生)之子梁璧,再拜他為師,得其真傳。葉問廿餘時曾因避政亂到日神戶兄長之家暫住,回佛山後無所是事,平日只愛和二師兄研習武功,常在姚才開設的鴉片煙館中和一群富家子弟交往,和同習詠春的姚才、阮奇山時有較量武技,亦接受其它門派挑戰,在佛山始有武名。期間和名門閨女張永成結婚,誕下兒女。這是1920到30年代的事。抗戰爆發後葉問曾加入國民政府的花捐局(向妓女收稅的部門)工作,至於佛山淪陷期間葉問的事蹟則有多種傳說,他的後人否認他曾在1940年到貴州參加國府的軍事訓練班、返回佛山做情報工作之說。只認為他在佛山打工養家、生活艱苦。但影片把他寫成在佛山當過煤炭工人,又在花紗廠組織、訓練工人習武以抵抗金山找等土匪的搶掠,則屬杜撰。影片完全不提他在花捐局當官和在鴉片煙館會友,把和姚、阮二人的交往轉化為和開茶樓的廖氏兄弟的友情恩怨,完全避開葉的尷尬事蹟,這都可以理解。至於把他寫成和日本佔領軍的軍官比武決戰,得勝後受鎗傷並被救出偷渡到香港則毫無事實根據,無非是為加強戲劇性和英雄感而堆砌出來的結局。

首部《葉問》顯然是設計到能迎合內地、港、台三地市場而拍製,既剔除了刺激中國當局的敏感話題,也誇大了葉問和其同伙的愛國心,把矛頭一致指向日本。葉問的身份是毫無疑問的中國人,愛國、愛鄉、愛家,淪陷時期捱苦當勞工,為的是養家活兒,隱姓埋名不肯為日敵工作。劇中前半部寫武人門派武功之爭經常互鬥,到淪陷後都一致向外,敵愾同仇。甚至與敵合作的警察局長李超偉也被寫成尚有良心,對國人暗中保護而被日軍凌辱毒打。另外,以金山找為首的一群土匪進犯花紗廠和葉問領導下的工人展開大戰,葉的一方衛廠成功,反而勸戒土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一致向外。適逢日軍將領是個武癡,以白米為餌誘逼國術高手出來較量而逐一打敗、致死。將軍又逼葉出來應戰,最後是一場監獄中的中日決鬥,葉問以武功高強致勝,自然博得全場歡呼。影片只在片尾以字幕提及葉問一家逃到香港後設館授徒、開枝散葉,詠春拳因此傳揚海外。片中葉問從頭到尾都人格高尚堅毅、身份一致。並無亂世中入性的搖擺不定,亦沒有身份危機。

續:
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二)
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三)

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四)

附加檔案大小
TheGrandmaster12.jpg84.62 KB
IpMan_1.jpg91.26 KB
IpMan_2.jpg114.2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