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7號不是ET, 是叮噹!



觀影後,有飼養貓兒經驗的C問我:「從那些動作和表現來看,你覺得長江7號真是狗嗎?」我答道:「不,是貓。」她點頭。 


其實很清楚的,與其說《長江7號》中的太空超能狗「長江7號」脫胎自史提芬史匹堡《E.T.外星人》裡的E.T.(官方版本),不如說牠其實是日本經典動漫角色未來機械貓叮噹(多拉A夢)的變奏。周星馳熟讀藤子不二雄的《叮噹》並深受其影響早有公論,小狄做夢「長江7號」可以助他對付惡狗,有法寶助他測驗獲滿分,以至在體育課時變成超能學生,都令人想起叮噹和大雄的關係。當然,小狄拿著「長江7號」的糞便那一節,則來自鳥山明的《IQ博士》。(小狄爸追求袁老師,也很像IQ博士對山吹老師的傾慕。) 



遠不止此,《長江7號》的角色結構,基本上都可以找到和《叮噹》對應的地方。大雄有了(周小狄),靜宜有了(小芬女),阿超當然便是蛋攤頭(黃蕾飾),技安則是暴龍(姚文雪飾)。那些校園惡童欺壓小男生的情節,也儼然是《叮噹》隨便一集都會有的故事。 


關於《叮噹》,原作者沒有畫過真正的結局(多次提到叮噹重返未來,但似乎徇眾要求,後來又說「叮噹回來了」),但一直有兩個坊間流傳的結局版。其中之一是說:大雄本是一個患上自閉症的小孩,叮噹是他長期備受欺壓而幻想出來的;另一個版本則是,叮噹內置電池用盡了,如果替它更換電池的話,它便會喪失所有和大雄相處的記憶,於是大雄只把它放入衣櫃好好保存,立志發奮念書,終於成為大科學家,還和靜宜結了婚。有一天,他邀請靜宜進入實驗室,那裡躺著叮噹,靜宜按下電源掣,叮噹「醒」過來了,第一句話便是:「大雄,我等你很久了!」 




如果把小狄代入大雄的位置,我們立即看到《長江7號》的故事和上面兩則敘事的同構性。小狄受欺壓,幻想出「長江7號」。小狄爸對飛碟及外星狗的視而不見,也有了說明──因為一切都是子虛烏有嘛。小狄第一次帶「長江7號」回學校顯威風,是虛;第二次同樣是虛。連小狄爸的死也是一場夢幻,所以一覺醒來他便「活」過了了。當小狄發覺「長江7號」死了,只不過是回到現實,它根本便是一個布公仔。小狄原本很傷心,但影片交代一陣風吹過,翻起了作業簿其中一兩頁,他便若有所悟,立即笑著來到窗前,勤快地做起功課來,我們完全可以理解為他發願努力讀書,希望將來把「長江7號」「救活」。 


影片的最後一場,飛碟重回,「長江7號」不單回來了,而且還帶著大批與牠差不多「可愛」的太空超能狗,向著小狄這一邊狂奔而來。這種狂喜式的結局,和一直貫注全片的悲劇感並不協調,我們大可視之為一種照顧市場需要的妥協。正如《義犬報恩》可以變奏成為《星仔走天涯》,《西廂記》和《紫釵記》可以有大團圓版,我們中國人早習慣了把悲劇化為喜劇的技巧和品味;但只要你願意,也很容易將之還原吧。

附加檔案大小
CJ7_2.jpg137.22 KB
CJ7_4.jpg77.2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