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姬戰》──源自男性小宇宙的女性解放



導演薩克薛達(Zack Snyder)推出充滿男性力量的《戰狼300》(300)後,以同一種表達力量方式,打造一齣彰顯女性力量的《天姬戰》(Sucker Punch)。故事講述50年代,有位化名 Badydoll 的女生,被後父陷害後,給帶到精神病院。她在當中認識了化名 Sweetpea 的女生,然後聯同了其他女生,一起逃出困境。電影的女性為爭取自由,奮力與男性抗衡,大量的動作場面,表現出女性強悍一面。


脫離現實的女性空間

《天姬戰》故事核心是以 Babydoll 為首的女性聯盟,為離開困境,需要先後集齊地圖、火、刀、鑰匙四項物件。當她們成功集齊後,目標便會達成。電影所有場景都沒有明確的時間性,如天黑、天亮、時鐘等可標示時間的東西都缺席,電影世界因此脫離了現實世界的時間。取而代之可理解情節時間性,便是事件與空間。

《天姬戰》最大特色是情節與空間之間的交迭互動,將不同人物和物件都化成獨立空間,再以空間轉換方式,串連起整個故事,以空間的推進來了解電影世界的時間流動。故事開端是由 Badydoll 發起要帶領 Sweetpea 等人出走。而故事結尾卻只有 Sweetpea 離開,成功達成目的。故事的核心人物實非 Babydoll,而是 Sweetpea,Badyboll 只是輔助者和發起人身份。可是由於先有 Babydoll 的空間出現,才能推動後來 Sweetpea 成功逃脫,所以在一眾人物及物件的空間排序中,Babydoll 的空間需要首先出現。

Babydoll 被帶到精神病院後碰上 Sweetpea,電影的世界便立刻將 Babydoll 的空間轉換到 Sweetpea 的空間,變成了軟禁女孩的地下俱樂部。發起人 Babydoll 喚起了「離開」的念頭,「離開」的引發在故事中是一個重點,後來的空間才能因而出現,所以「離開」在電影中會獨立成一個「封建戰士」(Feudal Warriors)的空間,作為後來空間轉換的引子。


Babydoll 與其他女孩組成了一隊伍計劃逃走,並在黑板上排列出需要的物品,便是「地圖」、「火」、「刀」和「鑰匙」,組成一條只適用於《天姬戰》的時間線。隨後的空間轉換也就按以上的次序出現,先後是屬於地圖的「戰壕」(The Trenches)、屬於火的「龍」(Dragon)、屬於刀的「遙遠星球」(Distant Planet)。當女孩完成了「刀」的空間後,驚動了 Blue 要揭穿女孩的計劃,讓 Babydoll 有機可乘,得到了最後的鑰匙。電影的時間順序,由「Babydoll」、「Sweetpea」、「離開」、「地圖」、「火」、「刀」組成了各自獨立的空間,再層層遞進來表達女孩離開困境的進度,以空間推進的時間線來取代現實的時間順序。

電影棄用了傳統現實的時間秩序,轉以空間表達情節次序,建構一個脫離現實的異世界。為進一步將電影世界更抽離現實,在內的人物和場景都經過巧妙設計,讓他們只存在於《天姬戰》的空間。電影中大部份人物都不以現實的姓名稱呼彼此,只用藝名代替,如 Babydoll、Sweetpea、Rocket 等,而且每人來到精神病院/地下俱樂部的原因和背景都非常模糊,沒有歷史背景可以追蹤或考究,就像只為現在而存在。

人物沒有了歷史背景,但至少可從她們身處的環境,知道她們屬於哪個時間和地方。Babydoll 和 Sweetpea 的空間都是以50年代建築物為主,可以暫且認為她們是來自那個年代。不過,由於後來的空間都有著不同的年代和文化,反而將人物空間尚帶著的歷史性消弭。「離開」的「封建戰士」主題以古代日本廟宇為背景,「地圖」的「戰壕」主題以二次大戰為背景,「火」的「龍」主題以歐洲中世紀的神話故事為背景,「刀」的「遙遠星球」以未來世界為背景。四個不同空間都來自不同時間,邏輯上兩位人物所處的年代並不會經歷到所有空間的時間和事物,她們對世界的認知也不可能超出她們年代所理解的範圍,可見時間和文化上的不可能,造成了電影中的歷史性消弭。


承接詹明信(Fredric Jameson)對後現代電影的看法,對傳統時間的排斥,像精神分裂般永遠存在於現在,歷史的意義盡失,只留下符號的空殼任憑互文性拉扯出意義。《天姬戰》的電影世界擺脫現實的時間掌控,放棄與現實有關的歷史關連,創造一個不存在於現實的《天姬戰》世界。

女性在男性創造的獨有空間得到了解放?

一個與現實無關的世界,訴說著一段女性與束縛抗爭的故事,叫她們相信自己的力量便可以得到自由。電影的結局真的有人成功了,可是這只是那個獨立世界的事情,與我們正身處的世界似乎沾不上邊。到頭來究竟電影真的有解放女性的意味,還是另一種男性欺騙女性的騙局?

女性主義電影研究者蘿拉莫微(Laura Mulvey)認為荷里活電影對女性的鏡頭有一種被物化的意識,視女性為情慾工具並凝視(gaze)之,女性只是男性的附屬、陪襯品或工具。雖然《天姬戰》作為一套表達女性力量的電影,不過當中的女性角色,沒有男性的推動,不會有自由的可能。電影中女性尋求自由的行動,無論在行動的發動、過程、結束都有男性的帶領和推動,好讓女角們達到最終目的。當 Babydoll 被後父推進精神病院後,Babydoll 首先由穿著日本道服的老人「智者」指導她離開的方法,讓女孩們整件逃走行動得以引發。後來,當她們去到每一個空間,都會先由「智者」講解任務的重點。直到最後 Sweetpea 需乘搭巴士離開,卻遭警察查問,又再得到巴士裝扮的「智者」幫助,最後才能安全離開。「智者」一角成為女孩逃走不可缺少的人物,她們需要「智者」的帶領,才能離開,得以自由。


雖然電影中她們在一重重與男性抗衡的考驗下,貌似將男性逐一擊倒。不過當中並沒有真正的男性出現,只是由男性設計的代替品以代替之。Babydoll 等人在「離開」、「地圖」、「火」、「刀」的空間,都有不同的敵人需要面對。她們對著敵人往往能迎刃而解,彷似將困住她們的敵人打倒了。可是那些空間的敵人是非人類的敵人,如巨型日本士兵、喪屍化的德軍、孔武有力的怪物、高科技的機械人,他們都只是替代男性給女性擊倒,欺騙她們能夠戰勝一切。女性在男性創造的空間下得到了不切實際的安慰。

女性的力量被男性的空間蒙騙著,更甚的是誘騙她們,利用自己的身體來換取男性空間的自由。電影中,女性的姿色是逃走的關鍵工具,每當她們要得到一件物品的時候,Babydoll 總會在男人面前跳舞,好讓他們投入女色當中,方便同伴拿取所要之物。若然 Babydoll 沒有讓人神魂顛倒的天份,她們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務。這種將女性身體化作男性情慾工具的意識,表現女性的「被觀看性」(to-be-looked-at-ness),是男性掌控了這個電影世界的證明,以男性的角度來誤導女性,出賣美色是爭取自由的方法。

雖然有許多評論認為《天姬戰》有貶低女性、物化女性的意識。不過若然將這種意識,再向源頭追溯一下,其實也是源自男性對於女性的焦慮,才會衍生出這些意識。那到底電影所蘊含的是男性暴露天性自有焦慮的證明,還是他們剝削女性的罪證?

附加檔案大小
Sucker_Punch_1.jpg96.73 KB
Sucker_Punch_2.jpg120.5 KB
Sucker_Punch_3.jpg113.11 KB
Sucker_Punch_4.jpg114.9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