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神偷》現實-主義?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歲月神偷》現實-主義?



在電影院看《歲月神偷》的時候,不少觀眾一邊看一邊流淚。朋友看後更笑問我是否冷血,為什麼這樣悲慘的故事都不令我流淚。另外有些朋友更說,為什麼自己會付錢看這樣悲痛的劇。的確,筆者也被幾幕戲感動到,並不是「冷血」的。然而,筆者也會思想是什麼感動了我們?朋友們哭的是什麼?是因為緬懷60年代的社會現實環境?是因為大家都認同這樣悲慘的故事,以致使這部電影被政府收編成城市規劃的道德籌碼,藉以挪用為香港精神、價值?要解答這個問題,首先要了解一下社會現實與電影文本的關係是怎樣被呈現,為什麼這樣被再現?



羅啟銳導演多次提到這部電影是自傳式的。自傳式故事從一方面說,就是把自己物化,自戀地看著一個類似自己的故事,很象徵(symbolic)的找尋、組織自己的過去。從另一方面看,這部電影也是懷舊片。懷舊60年代的原因,導演也說過因為覺得現今社會負面能量過多,年青人如80後很多怨氣,60年代儘管困難多,但都憑信念撐下去,最終成為由漁港變成世界金融中心的經濟發展神話。簡而言之,現實社會裡,有很多不如意的矛盾、張力,希望呈現60年代精神,以一種近乎宗教口號「做人最緊要信」,「和諧」社會上的不滿。

從精神分析去為這個電影文本定位,那導演的意圖則更有趣。如果羅進二真是導演的象徵,那麼他就經歷了父兄離去的俄狄浦斯情結,最終以代替二人角色的形象考入名校,與母親一起拜祭父兄。以拉康主義來說,這部電影與其說是反映60年代社會的現實主義,倒不如說是一種自戀式的懷舊片,緬懷想像的(imaginary)鏡像階段,即懷念那個能指與所指還未區分開來的時候,孩子與母親還是統一的完整體,沒有看到語言與現實的不和諧。

60年代神話

那電影文本是怎樣再寫那種鏡像般的時代?首先我們可以概念地了解一下60年代的香港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殖民地、冷戰時代意識形態的灰色地帶、穿膠花、旱災、颱風、陳寶珠、電視、67暴動、中文大學等等。電影選擇這個時代並非偶然,正因為那是一個故事的開端。那個故事的主人翁就是現在已成社會棟樑的香港人,年紀是40-50歲,正正就是眾矢之的的80後的父母。所以那是一個關於一個父母成長的故事。也許我們,尤其是所謂80後,也聽得最多這樣的「神話」:獅子山下逆境自強、我們都窮過,辛苦過,小時候鞋子也沒得穿,最重要的是捱得起;同時我們也激進過,慢慢的你們也像我們一樣的。那是一種要捱、面對現實的宿命論。

電影裡的故事,生活問題都是環繞「窮」,彷彿什麼問題都是來自貧窮。羅爸爸的小本生意因為加租而煩惱;羅媽媽的機靈,無論推銷鞋子,還是看電影都是生活的精打細算;羅進一認識富家女孩,因為階級問題最終分隔兩地;在醫院裡,護士要收錢才好好打針;羅進二冒簽明星名字,賣明星相片,又私自供月餅會,想吃月餅等等。好像這些都只跟貧窮有關,把社會更多的結構、問題、情緒縮減成貧窮。這種貧窮在導演的懷舊情壞中並不存在真正的威脅,因此貧窮縱使苦難但也十分可愛,尤其他們現在已經不是貧窮的階層。為了使這種懷舊得以繼續和諧地進行,文本所出現的其他威脅都不是一些社會結構問題,或者是實實在在的文化社會問題,都是些非侵略性,非破壞社會結構的威脅,例如天然災害颱風、血癌。這種帶有印象般宗教式的障礙,必須以宗教式的信念來解決,因此「做人總要信」、「鞋字半邊難,鞋字半邊佳」就常常掛在口邊。所以觀眾們的感動也許是來自印象主義式的懷舊,而非實實在在60年代的人事物。因此,如其說電影呈現了60年代的面貌,不如說改寫、重寫(remake)60年代。


香港人的現實主義

有人會說,60年代是怎樣被呈現,那是導演的取捨。當然筆者不是批評導演的選材,而是廣大市民,甚至統治階層對60年代社會的主流意識怎樣的重整。電影文本平衡了種種衝突,把它們變得可懷舊而且可愛。配上羅進二戴上金魚缸的敘述,一切變得疑幻疑真,世界好像回到導演的鏡像階段。

同時這種懷舊的文本不需要為社會作出什麼的理性分析或者深刻的批判,只是神秘的,甚至浪漫主義般的象徵、意象的拼貼。60年代成為了一個有機的(organic)統一體,成為對抗現今社會矛盾的良方。但是他們所呈現的卻被政府所挪用,因為那正正是政府所推崇的獅子山精神,即不怕艱難逆境自強。政府更可以藉以挽回多年來保育失敗的負面形象,順勢宣傳香港經濟「神話」、香港精神。恰恰是這種精神是抽空了社會歷史文化成為宗教式的口號教育香港市民,彷彿一切的問題都能以香港精神所解決。

永利街被挪用成對香港的情懷道德的標準評估,有說電影拯救了這條街。導演監製甚至在政府保留這條街的時候,與台前幕後演員同事到永利街報捷。然而這條街只不過是他們一個回憶的容器而已,一個懷舊的工具。對於舊區保育,他們可能並不是真的十分關心。也許他們真的想保留那些舊香港街景,但卻不是因為保存當中既有的社會脈絡或是文化特質,正如他們所說,他們更關心的是香港現在沒有那些舊的街景可以拍舊香港情懷。如其說他們也是保育的一份子,倒不如說他們沒有嚴肅考慮怎樣改變、理解這樣一個機械、庸俗的社會,只埋首呈現那神話般的舊香港。

也許香港的現實,恰恰是香港的寫實。

附加檔案大小
EchoesOfRainbow1.jpg99.84 KB
EchoesOfRainbow2.jpg95.8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