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聽風雲3》:「誰」令青山變改?



《竊聽風雲3》未上畫前,幾條宣傳片已引起不少迴響,有論者甚至借題發揮,撰寫關於丁屋如何變成地產的文章,講新界原居民如何藉丁權致富。電影的故事背景,卻是假想政府將取消丁屋政策,由此引申因財失義的兄弟鬩牆故事,跟現實狀況不算直接對應。縱使仍可看到電影對新界鄉紳的諷刺,但這種架空背景的設計,將主題轉化為角色之間的恩怨,淡化針對丁權的不合理性。此舉開放了詮釋電影的可能,尤其當聚焦於曾江飾演的陸瀚濤,可以看到傳統如何給調動為抵抗現代資本邏輯的資源,但最終以倫理價值的崩壞作結。

電影以仙杜拉的舊曲〈風雲〉為主題曲,其中的歌詞「是誰令青山也變,變了俗氣的咀臉」可謂點題句。從表面看來,是金錢利益使眾人為各自籌算,忘記了過去的情份,每個人也是那個「誰」;可是,若然從陸瀚濤為眾人帶來的創傷來看,似乎他才是那個「誰」。電影有一條暗線只以眾人的對白交代:陸瀚濤棒打鴛鴦,逼使羅永就(古天樂飾)和陸永瑜(葉璇飾)分手,由陸氏幾兄弟把後者帶去墮胎,陸金強(劉青雲飾)還與前者打了一場大架。於是,羅永就只能以開車殺死陸永遠(錢嘉樂飾)以繼續他對陸永瑜的愛;陸永瑜因為記恨胎兒被打掉,任由父親病發失救;陸金強幾兄弟也因此成為兩人的對頭。幾條關係線索的交纏,其實圍繞著「繼承權」即傳統利益如何接續下去的問題。

陸瀚濤不承認羅永就為其繼承人,甚至為此抹殺了自己的下一代。不過,尋找繼承人卻是他的欲望。他在點燈儀式現身時,望著別人兒孫開懷大笑的鏡頭,以及獨自坐在祠堂裡呆望列祖列宗神主牌的畫面,在在暗示欠缺繼承人,是他心中的刺。正是在這場景下,他和女兒的關係正式決裂。

一如女兒的現任男朋友萬山(黃磊飾)所言,新界鄉例土地傳男不傳女,陸永瑜跟地產商合作交換土地,以換取公司上巿機會,正是為了解決繼承的問題,使自己以女兒身也可取得傳統利益。陸瀚濤卻數說過去與地產商對抗的歷史,不認同外人介入於原居民的場域。這種介入方式特指將土地讓渡予外人。他的理由饒富意味:沒有土地在手,根本不是地產商的對手。土地不只是界定自家人與外人的工具,也是與外人討價還價的籌碼。他將地產商視為競爭對手,而不是如陸永瑜般認為是可合作的對象。陸永瑜認為解決繼承問題,可以借助地產商的協助,使公司走進金融資本巿場,以現代社會資本操作邏輯即上巿集資,繞過傳統鄉例的掣肘。與此相對,陸瀚濤將土地視為傳統留下來的財/遺產,不能讓渡予外人。這層考量如果用繼承的角度看,便是失去土地等同傳統中斷。


於是,陸瀚濤和陸永瑜的衝突,便可視為怎樣看待傳統繼承的問題。沒有子孫,又想讓女兒能繞過鄉例繼承其土地,陸瀚濤將剩餘的土地以信託基金保管。雖然同是借助金融巿場的遊戲規則,但土地依然牢牢把持在陸姓人手中。換句話說,陸瀚濤的考慮始終是延續視土地為財/遺產的想法。陸永瑜視土地可以作為交換條件,便可給解讀為徹底放棄傳統。至於陸瀚濤則於保存傳統繼承方式的同時,向現代資本社會借用金融操作手段。可是,這種兼融傳統與現代的嘗試,即使已進入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運作邏輯,但由於依然保留着傳統/父權的色彩,始終無法得到下一代的認同。陸永瑜向羅永就坦白「弒父」原因,在於記恨過去給「父權」施予的暴力。她無法認同的不是他的方案,而是方案隱含的父權色彩。故此,「弒父」情節上演,還暗示了現代資本邏輯讓下一代得以反擊與傳統倫理價值等同的「父權」。

附加檔案大小
Overheard3_1.jpg82.24 KB
Overheard3_2.jpg83.9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