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不再掩飾,自我膨脹



變種人電影系列旨在點出異常人在社會中應如何自處。前傳仍在這命題上打轉,並帶出兩種迥異自處方法的源起。

「自我」的論述

電影其中一主線為妖后的掙扎。她因生活上時常要掩飾天生的外表而感到苦惱,也認為博士不明白她要遮掩的痛苦。反觀磁力王鼓勵她接納自己異常的外表,當然更能得到她的投誠。導演與編劇立場鮮明,一面倒地強調「還我真我本色」的乾脆,缺乏以往三集電影中兩派較為旗鼓相當的論述。


「不再遮掩」正道盡了現代人的心事。年青人在成人掌權的時代,常感有志難伸,更常被批評不成熟、無目標、無遠見。成熟文化主導的現代社會表揚循規蹈矩為穩重、抨擊創意冒險為急進。年青人被廣義統稱為「80後」。另一邊廂,成年人要背負的包袱或許更大,在買樓、生兒育女、做好這份工的漩渦中打轉,許已早早忘記甚麼是真我本色。在這真我難尋的現代社會,磁力王敢愛敢恨的爽快,自然較博士的溫吞斯文更能觸動現代人壓抑及有志難伸的心靈。

萬事皆有源起

兩位主角迥異的背景自能解釋兩者價值觀堅持的所在。博士出身富裕,家人似是不存在般。他的異能為他帶來更多的智慧,卻非無盡的引誘。讀心術及能改變他人思想的異能對大部份人皆帶來更大操控的引誘,但博士毋須使用異能為他帶來更多的財富或權力,他自然較容易保有人性的光明面。反觀另一主角,異能不但未能為他帶來機遇,反是一連串詛咒的開端。他對社會正常人的仇恨自是事出有因。

簡單的論述不會為如何自處找到出路,反之在合理境況中的不尋常才是契機。博士在缺乏家庭關愛中仍保有對人性正面的希冀;磁力王在痛苦人生仍存留快樂的記憶,這記憶甚至是啟動他更大能量的動力。這些的不尋常或許可協助我們如何「做回自己」。

真我風采還是自我膨脹

「做回自己」說上來是多麼漂亮,但在強調自我時,他者的位置在哪裡?當妖后不願在人群中遮掩自我時,博士的回應是:小小流露真我無傷大雅,但毫無保留便是鋒芒太露。若展現真我會為他人帶來不平安與驚嚇,這種對真我的堅持是滿足私慾,還是向脆弱、易懼的社會作出控訴,甚或更進一步:復仇的表現?現代人生活在吊詭、矛盾的時代,一方面真我被壓抑,但同時卻在可能範圍內十分自我,常常罔顧他人的感受及需要,還可以用「活出真我」的理由為很多自私行為開脫。

固然,像藍獸般完全的否定自我反會帶來更中的悲劇。那麼,在動盪不安的年代,變種人要如何活出真我?


變種人學校的積極性

中庸之道或許是老生常談,故此博士的論述總給人無力、陳腔濫調的感覺。然而,眾人一窩蜂追求真我帶來的便是破壞與紛亂;完全的否定自我卻扼殺了美好的天賦才華。在這兩難中更顯出變種人學校的寶貴。

博士天真被人類出賣,但仍堅持與人類共存,在自己的豪宅中安於一隅,這看來是消極的妥協。但我們在小小的一方天地中除能保有真我還可錘鍊我們對自我的認識,方能懂得收放自如,對推動社會改革起積極作用。

世界越進步,物種越是單一化,我們的社會、制度倒模出一個個的人辦,讓我們找回開始的變種基因,為沉悶、易懼的社會帶來一點火花、一點燦爛。

附加檔案大小
X_Men_First_Class_3.jpg106.84 KB
X_Men_First_Class_4.jpg88.58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