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親不相愛》:家庭和社會的冷漠new



《雙親不相愛》(Loveless)代表俄羅斯出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項,外界對此電影評價甚高。電影主人翁為居住在莫斯科的一對中產夫婦。他們正面臨離婚局面,育有一名正值青春期的兒子 Alyosha,他接受不了父母離異,終於離家出走。


電影中的父母被描繪得非常可恥。他們自私自利,離婚時互相推卸照顧兒子的責任,甚至提到當初根本不希望孩子來到這世上。他們各自已另有伴侶,父親新女友更是臨盆在即。兒子此時已變得可有可無。Alyosha 開始失蹤時,這對父母仍沉醉於私慾中。導演刻意讓觀眾看著二人跟各自的伴侶纏綿,露骨的情慾畫面強調了兩人的自私本質。電影尾段播放著烏克蘭的戰爭新聞。這是一個混沌時期,戰爭從來都是冷漠無愛的(loveless),嚴峻政治環境就像俄羅斯漫長的嚴冬,沒完沒了。在這襯托之下,發生在 Alyosha 身上的悲劇亦顯得格外無情。而這對父母身處亂世,只想獨善其身,連親兒也能忽略,更何況發生在身邊的國家大事?都是各家自掃門前雪。電影運用了不少長鏡拍攝,凸顯冷冽的氛圍。即使人物已消失於畫面上,鏡頭依然會多徘徊數秒,留一些空間予觀眾沉澱與思考。

Alyosha 最後是否仍然生還,好像已不太重要。他襯托出這個家庭,甚至是社會的冷漠。到事過境遷,街上的尋人啟事都發黃變舊,一切回復原狀。他的父母已展開了新生活,但還是老樣子。男的對剛出生的小寶寶沒有半點溫情,女的繼續埋首於自己的社交網絡。惡性循環,悲劇又會再次發生。這樣的劇情令人聯想到科幻電影《滅。境》(Annihilation),講述人類本身有一個自我毀滅的基因,每個決定都由於這基因阻礙而步上不歸路。就像這對父母般,沒有汲取教訓,不就是正在慢慢步向自我毀滅嗎?

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Andrey Zvyagintsev)由《母親的罪愛》(Elena)到《荒謬啟示錄》(Leviathan),一直揭示俄羅斯的社會問題。這次亦不例外,更有不少直接的批評,例如人們對電子產品過份沉迷、婚姻狀態如何負面影響工作際遇、警方在小孩失蹤時的無能等。不過,最弔詭的還是女主角在結尾穿上明顯印有俄羅斯字樣的運動衣。這裡是否暗喻這對父母就是國家,而孩子就是人民呢?電影在此處留白,讓觀眾自行思考。

附加檔案大小
Loveless_4.jpg249.78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