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家族》的家族宿命new



黑幫主題電影屬於犯罪類型,可包含英雄式浪漫主義、對黑白兩道與社會體制的無奈,以至歃血為盟的兄弟情誼,而法蘭西斯高孟慈(Francesco Munzi)導演的《黑手家族》(Black Souls,台譯《教父啟示錄》),則從家族結構中側寫黑幫的宿命與悲哀。


盧奇安(Luciano)雖然是意大利某黑幫家族的長子,卻選擇在南部卡拉布里亞(Calabria)山區過著放牧山羊的恬淡生活;而他的兩位弟弟則掌管家族毒品生意:二弟羅可(Rocco)跟妻子住在米蘭,擔任家族企業的管理及會計,性情從容優雅,習慣分派任務給手下處理;小弟路易吉(Luigi)遊走在各角頭地盤,負責公關及交易的業務,他八面玲瓏且精通語言,擅長出面交涉談判。這樣的角色設定即清楚說明了盧奇安是不可能涉入自己家族生意,卻因為自己兒子的出現,對這原本穩定的家族結構產生了宿命的影響。

盧奇安的兒子李奧(Leo)年滿二十,正值年輕又血氣方剛,自然不會安於父親單調的放牧工作,而他兩位叔叔此時成了兒子崇拜的榜樣,李奧三不五時跟在叔叔身旁亟欲嶄露頭角;做父親的看在眼裡是無奈的:一來兒子到了開始獨立的年紀,二來自己跟弟弟們雖道不同,也沒到不相往來的地步。身為父母最無奈的是看著孩子被自家人帶壞,故事安排了幾場父親對兒子道德勸說甚至爭執的場面,最後僵局只好讓母親來收尾。可見對一位年輕人來說,父母再多的言教都可能比不上旁人的身教,這也呼應了中國孟子「一傅眾咻」的道理。

而家族在這部片的定位如何?首先可以看出傳統男性社會秩序的穩固及不可侵犯,女性角色不管是母親或是女友,皆依附在男性社會體制下;舉幾個典型例子:一幕由路易吉帶著姪子李奧投靠羅可家的場景,鏡頭原本放在二叔妻子及女兒的位置,當小舅等人來訪時,母女結構被打散,而下一幕當二嫂在餐桌旁想加入男方的話題時,也因為路易吉突然切換至家鄉方言,硬是排除了二嫂的參與;而家族女性間的對話也是冷漠的,比如當李奧闖禍東窗事發後,妻子們除了靜默陪伴,就是站在門邊簡單暗示如:「這件事情你丈夫沒跟你說嗎?」因此,傳統以男性主導的家族、女性聲音的式微、加上李奧這條導火線的引爆,讓家族慢慢走入了悲劇。

李奧的魯莽讓故事產生連鎖效應,首先他和朋友同夥趁半夜持槍破壞仇家的穀倉,父親訓斥無效,羅可警告他別再闖禍,路易吉則帶著手下欲息事寧人;砸店風波才暫告一段落,豈料引發更大餘波:路易吉在一次難得的家族聚會後竟在車上被仇家槍殺身亡,葬禮及世仇的燃起再度凝聚了這家族,最糾結的必然是盧奇安,此時他至少有三種複雜的情緒:失去至親的傷痛、父職失責的沉痛,及恨子不受教的心痛。

葬禮有一段畫面的場面調度訴說了一切:當眾人送路易吉最後一程時,母親表情凝重地輕拍著棺木,羅可及李奧在母親兩旁,而盧奇安卻站在最遠處冷眼回望。對於小弟身亡的打擊,做大哥的並沒有視而不見,只是他的處理態度是抽離的,而對於自己兒子的行為間接造成的後果,做父親的勢必也要分擔一些責任,這也讓盧奇安的角色從原本兩難的情緒中漸漸步入孤注一擲的命運。


之後的家族會議讓盧奇安的角色定位產生多重的游移:他是家族長子、是李奧的父親(類似肇事者家屬身份),卻無力改變家族;這樣尷尬的身份在影片燈光處理上製造了明顯的效果:比如一場在小弟告別式後不久的家族聚會,當眾人討論如何進行下一步時,李奧突然衝動進場揚言要替三叔報仇,此舉立刻惹惱了原本情緒不安的父親,而燈光在盧奇安的表情上也馬上反映出明顯變化;而同樣另一場討論如何替小弟報仇的家族會議上,主席是二弟羅可,盧奇安雖然列席於前排,但卻是近乎完全背光的呈現,相對其他同桌的人物受光程度則是清楚而均勻,強烈對照出他在這團體中失去自我樣貌。光影在他身上的明亮轉換強化了角色定位的不確定及掙扎,直到最後兒子也無辜的犧牲,讓父親才被迫採取激烈的手段。

李奧的犧牲在故事安排上是必然結果,畢竟家族間多年的新仇舊恨加上李奧介入打亂了秩序,的確讓這家族付出了不少慘痛代價;然而最讓觀眾詫異的應該是盧奇安最後的反應,當家族仍陷入李奧身亡之痛及責任歸咎時,盧奇安按捺不住壓抑已久的情緒,猛然闖入飯廳開槍終結了羅可及手下的性命,而隨後家人不斷哀求「把槍放下」及他的拒絕,也間接暗示了黑幫家族不得已面對的宿命。盧奇安大義滅親的這一擊引發了三種層面訊息:一是以父親的立場為兒子討回公道(畢竟一部份原因是叔叔的影響),二是為家族永無止境的世仇畫上句點(與其死在仇家的槍下,不如死在自己人手上),三是對於家族原罪的無情控訴(讓家族及觀眾驚覺他背負了多少家族沉重包袱)。

最後影片以蒙太奇手法悠悠揚起李奧好友海邊牧羊的畫面,是諷刺也是無奈;這位朋友跟李奧父親一樣是牧羊人,李奧因被他出賣而身亡,也間接導致盧奇安瘋狂弒親的悲劇;他朋友最後的一抹微笑,也道盡了江湖無情及人心險惡。一位看似與世無爭的牧羊人,不需刀光劍影,即可在動念之間將一個大家族毀滅殆盡;而看似人多勢眾的黑幫家族,也因為內部結構問題最後以悲劇收場,相較天性溫和而仍難逃待宰命運的羊群,這是否意味著殊途同歸的自然宿命法則?

附加檔案大小
AnimeNere_1.jpg183.79 KB
AnimeNere_2.jpg175.9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