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飛甲》──李連杰「無性」的銀幕形象及其他人物呈現



英國諾丁漢大學電影博士余瓊(Sabrina Yu)曾於論文〈李連杰:網絡上的明星建構與影迷話語〉中,提及李連杰「無性/性冷感(sexless)」的銀幕形象是李連杰影迷覺得他具吸引力的因素之一,再搭配李連杰私下「居家可靠」的好男人形象,雙重的形象再與其他個人特質重疊,便成為了李連杰獨有且具魅力的明星形象。[1]

明星研究(Star Studies)始創人理查德.戴爾(Richard Dyer)認為明星將矛盾衝突調解成個人的明星魅力(charisma)外,在時間和影片的累積下,明星的銀幕形象也會因而確立成一種類型,成為明星的「明星工具」(star vehicle),以後該明星的影片便會圍繞著他的工具而建立。

李連杰從影多年,他「武者」或「大英雄」的角色形象,早已深入全世界觀眾的心中。不過由於李連杰性格內斂,所以一向在電影中的感情戲、接吻戲、情慾戲都欠奉,或只點到即止。所以長期以來,李連杰在銀幕上的形象也另外建立出一種「無性」的人物形象,甚至電影也會順著他這種「無性的大英雄」形象而安排,包括這次他再次跟徐克導演合作的3D武俠電影《龍門飛甲》也有同樣的情況出現。

「無性的大英雄」──趙懷安

趙懷安(李連杰飾)是一名浪跡江湖的大俠,率領著一群同黨,以私法了結弄權的宦官,希望一眾好官可以擺脫東西廠的迫害。電影一開始,趙懷安便將東廠督主萬喻樓(劉家輝飾)手刃,「大英雄」的形象隨李連杰的角色出場便立即確立了。不過由於「大英雄」形象只集中在他與宦官之間的正邪對立,對男女私情的部份就難以涉及。

「無性」的形象隨「大英雄」形象而來,他是一個面對著不義之事會奮力抗議,但面對兒女之情便會保持距離的男人,甚至會避免與女性的正面交鋒。趙懷安在電影中與皇后為首的東西廠抗衡,先是殺了東廠督主,然後追殺西廠督主雨化田(陳坤飾)。趙懷安深信只要消滅這些宦官,賢臣便會平安,而沒有視禍首的皇后為阻力。

除了避免與女性衝突外,趙懷安的感情也相當內斂,例如他跟龍門客棧老闆娘凌雁秋(周迅飾)的關係,當初他只留下一支笛便離她而去,就算後來再遇凌雁秋,他的舉動也是點到即止,從沒有太多的感情能從中流露。角色對警惡懲奸的投入及對感情的冷淡,成就了李連杰一貫以來「無性大英雄」的銀幕形象。


由「無性大英雄」率領的一眾女角

戴氏認為電影會圍繞明星的「明星工具」而設計,所以當男主角李連杰/趙懷安這對感情或異性都十分內斂的「無性大英雄」在片中出現時,連帶出現在他身旁的女性角色也會受影響。

電影中,趙懷安走到龍門客棧,遇到由布嚕嘟(桂綸鎂飾)及顧少棠(李宇春飾)為首,志在華夏奪寶的江湖人士,及後更與他們合作抵抗西廠及雨化田的追捕。這些與趙懷安合作的女角,每個都是被「去性化」(desexualized)的女性角色。如顧少棠女扮男裝的打扮,素慧容(范曉萱飾)因懷孕而穿上不見身體條線的寬鬆衣服,和布嚕嘟臉上有與同伴一樣遮掩著本來面目的圖騰,以及她粗豪的言行舉止所表現了「女性的男性特質」(female masculinity)。她們的角色都抹去了固有的女性特質,以不像女性的女性出現在趙懷安身邊,讓「無性大英雄」與其他女角的合作上,不存在多餘的情感隔閡。

被去性化的女角不止與趙懷安合作的女角,凌雁秋甫出場便以趙懷安的男性形象出現,甚至到最後,她依然以一身男裝的打扮現身,沒有半點女性的象徵可見,而且周迅本身的聲線較低沉,加上曾有報道指,周迅的角色是導演徐克刻意將她的眉加粗 [2],使其更顯男子氣概。將凌雁秋刻意去性化,更見女角為配合「無性大英雄」的形象下,要去除固有的女性特質,讓女角不會有過多的情感在趙懷安身上發生。

《龍門飛甲》是再一部彰顯李連杰「無性大英雄」銀幕形象的電影,或許在導演心目中,一位武功高強的「武者」或「大英雄」,都是一些不解溫柔的鐵漢,到底都不能夠與女角有太多的感情戲出現,若然李連杰真的需要有一種突破的話,可能成為一個懂「談情」的「武者/大英雄」,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註:
[1] 余瓊著:〈李連杰:網絡上的明星建構與影迷話語〉,張英進(Yingjin Zhang)、胡敏娜(Mary Farquhar)編,西颺譯,《華語電影明星:表演、語境、類型》(Chinese Film Stars: Performance, Context, Genre)(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1),頁268-283。

[2] 《龍門飛甲》造型曝光 周迅變身翩翩公子,北京新浪網。

附加檔案大小
FlyingSwords_3.jpg98.69 KB
FlyingSwords_4.jpg79.96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