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無力,卻用力去愛



「感於哀樂,緣事而發」這是一套充滿現實主義精神的電影。一套三十五分鐘的電影,枝節分明,清新雋永,以輕鬆的調子表達了沉重的主題,經濟發展主導了社會,時代巨輪把環境、人們的家園、回憶和感情,一一壓碎。

沒有濫情,亦沒有「妖魔化」特區政府,透過兩爺孫的相處、對話,挑戰我們重新思考「新與舊」、「發展與保育」,甚至「價值」的有無。看畢電影,身為香港人的我,有一點傷感,不單單是為了將被剷平的菜園村而可惜,更是一種疑似幫兇的愧疚。

「一毫子」的心理價值

這是個明顯的對比:立法會門外一位西裝男丟了「一毫子」卻不加理會,不屑拾起;熙來攘往的街道上,一位青年問爺爺借錢,因全是「一毫子」而面有難色。可是,這些被人忽視、甚至被嫌棄的,爺爺卻小心翼翼的逐一收藏好。同一個硬幣,卻如此截然不同的待遇──這就是心理價值,從來都與物件的客觀價值無關。

困在瓦錢罌的「一毫子」硬幣藏住了爺爺的回憶。珍而重之的收好,六十多年來,他每天每天的累積,每一個硬幣都藏上一天的故事。人記憶有限,太害怕忘記生命中的每一個片斷,每一份觸動,於是便有「紀念品」的出現。不但作為一個提示,讓人睹物思人,更是一個「憑證」,證明我們確曾經歷過的。意義,從來都是人所賦予的,這個「一毫子」之所以顯得珍貴,是因為你把它看成珍貴。同一道理,一棵樹,一片草園,一個魚池,它們的珍貴僅僅是作為主體的人們所賦予的,大概它們是你童年的一部份,它們早已成為你兒時無憂無慮生活的一部份。

My Little Airport 的配樂,清新跳脫,令人感動的是〈leo, are you still jumping out of windows in expensive clothes?〉,兩爺孫在菜園村嬉戲,走過田野,跨過魚池,配樂唱出 "I hope you can feel what I can feel. I hope you believe what I believe, because I feel lonely",這就是爺爺的願望,歌詞裡的 "you" 不僅是對孫兒,更是整個香港社會。

這就是爺爺,若 "you" 能夠看到爺爺所看到的,聽他所聽,感他所感,"you" 也一定會明白,這個城市,除了經濟發展,除了鈔票以外,其實還有更重要、更有價值的東西(正如爺爺一直在乎的從來都是硬幣,而非鈔票)。


無力,卻用力去愛

請留意電影的主角──「年老的爺爺」、「年幼的孫兒」。老人與孩子,正正是社會上最需要幫助,最無法自力更生的人。電影一開首,在港鐵車廂中,他們坐在「愛心座位上」(先讓給有需要人士)他們卻一直守住家園,為城市送上願望,這就更凸顯了一份「無力感」。

可是,我認為電影終究是積極的。雖然「無力」,但他們沒有放棄去「愛」。一老一幼,不斷穿梭於城市中,把「富貴竹」放在城市重建的地方,仍然祝福這個城市,總有一日,明白。電影的高潮是兩爺孫失散的一幕,孫兒在大雨中,獨自一人,又害怕又傷心,可是,她看到閘門貼上「市建」告示,她仍然把富貴竹插在門上。環境縱然惡劣,力量雖然微少,一人雖然孤單,但她仍然堅持去堅持,堅持去祝福。

電影末段,爺爺終於道出「富貴竹」的意思。「竹」諧音「足」,希望人們富貴而知足。他們希望(導演也希望)這種信念能夠根植香港,城市不是只有高樓與汽車,多元的社會亦不應只得金錢、經濟與利益,種一棵樹苗,這個世界還有生命與感情。

其實,導演豈不是跟這兩爺孫一樣?有太多政策不是我們有能力改變的,有太多風氣我們無法力挽狂瀾,可是,導演仍然選擇去愛,借一部小小的電影,祝願香港越走越好。

附加檔案大小
1Plus1_2.jpg116.09 KB
1Plus1_3.jpg98.48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