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問人性,信任與懷疑之間──談《怒》的電影配樂



一宗凶案,三個嫌疑人物,三段信任與猜疑之間角力的故事。

一名凶手殺害一對夫婦後,在受害人家中留下一個用血寫上的「怒」字然後逃走。凶手改頭換面、隱姓埋名,警察開始奮力追查。同一時空中,一個離家出走的少女、一名同性戀者、一對正在曖昧階段的小情侶,分別遇上三個與在逃凶手容貌特徵相似的陌生人。電視新聞不停報導凶案的最新進展,由信任、猜疑到背叛,到底這三個人誰是凶手?

電影《怒》是李相日導演2016年上映的作品,劇本改編自吉田修一的同名小說,電影配樂由1987年曾經憑《末代皇帝溥儀》奪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配樂的著名音樂家坂本龍一擔任。電影以懸疑凶案展開故事,但重點沒有側重於凶案本身而令其成為一部偵查推理電影,反而利用三組視點,對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提出疑問,懸疑的不是這宗凶案,而是人心。全片採用原創音樂,坂本龍一以一貫極簡的風格,淡然卻有力地向人性提出拷問。


邂逅

電影以警察到凶案現場視察作開首。案發後變得寂靜的凶案現場伴隨著幾下零碎的琴音,帶出懸疑氣氛,又份外蒼涼,為這套主題沉重的電影揭開了序幕。當警察發現凶手在牆上留下「怒」字,畫面轉到當時凶手犯案後的時空,散落的琴音變得緊密了一點,再以原本的鋼琴基調加入電子音樂元素,令整個感覺更抽象。坂本龍一大學時期主修電子音樂和民族音樂,可能因此經常以極簡的實驗風格將鋼琴與電子樂揉合。跟有搖滾元素的流行電子音樂不一樣,這裡的電子音樂調子非常緩慢,加上人工的水滴聲音作點綴,陣陣的寒意、荒涼之感令畫面裡凶手的孤寂無援更為明顯,讓人好奇背後是否有一個令人同情的故事。

故事在日本三個不同地方建構了三個視點以及三組毫無關連的人物,他們都恰巧分別遇上三個與凶手容貌相似的陌生人。最先與陌生人相遇的,是在沖繩小島的小泉,意外結識了在無人島生活的神秘人。音樂以小泉在無人島上舒服愉快的個人視點開始,一下戰機的聲響,音樂停止,她遇到了這個「危險」的陌生人,這下劃破長空的戰機聲響同時亦預視了未來,為之後小泉將會遇到的黑暗經歷埋下了伏筆。幾句聊天後,小泉對這位陌生人田中產生了信任,並答應田中不會跟任何人說在島上遇見他的事,有趣的是在這份信任萌生的同時,響起的音樂竟是有點急速的弦音,刺耳的感覺和平和愉快的氣氛並不協調,形成強烈對比。配在信任建立場景上的這首樂曲名為《猜疑心》(suspicion),這首音樂在電影中不只出現一次,在優馬跟他遇到的陌生人直人說歡迎直人住在他家的時候也曾出現過,信任再次築起,音樂卻代替人物提出不要輕易相信的提醒,刺耳的弦音加上稍微急速的節奏,帶有一種步步逼近的危險感,這是不是一個「警示」呢?令人產生一個「這份信任是否不當」的疑問。

熱絡

全片幾乎沒有一段能令觀眾感受到輕鬆氛圍的畫外音(non-diegetic music),幾乎每首樂章都以沉重的琴音帶動旋律。三組人物遇見後,接下來相處的點滴都伴隨著一首名為《愛》(love)的樂曲,即使畫面上三組人物開始熱絡,相處融洽,是尤其歡樂的時光,音樂卻再次與畫面逆行。二人在變得親密的過程中建立起互信關係,這份「愛」卻不單是甜蜜的,畫面以外不停敲打深沉的琴音,令沉重濃罩整個氣氛。正如故事想刻劃的那個複雜而難猜透的人類世界一樣,這首樂曲延伸了畫面敘事,令「人」複雜的內心情緒更加立體,並不是一味展現「笑就代表快樂」的直線思維,讓這份「愛」遊走在不安與猜疑之間。同時,這樣的設計也有觀眾的視點,作為第三者去看三組人物之間的感情,帶動觀眾也像愛子的父親一樣,一邊擔心又渴望相信這位陌生人是善良的,只是我們知道這份沉重是信任即將崩塌的預感。

天朗氣清的日子過去,小泉迎來她的黑暗經歷,原來那一下戰機的聲音是在暗示她會遇到兩個可怕的駐日美軍,被那兩個美軍性侵後,所謂的「人性本善」開始倒塌。明明田中和辰哉都在現場卻沒有向小泉伸出援手,有時候當好人比當壞人更需要勇氣,痛苦的呼喊後是一片寂靜,音樂緩緩響起一下長鳴,到底「人」還值得信任嗎?

小泉的經歷後,同一時空另外兩組人物之間的信任也步向撕裂。優馬在街上偶然見到直人和女性友人約會卻對自己隱瞞行蹤;哲也過去不明的來歷令愛子父親對他起疑,此處再次響起《猜疑心》,陌生人已成為身邊最親密的人,卻變得比陌生人更不可信,害怕眼前的人利用自己,害怕被最在乎的人傷害。這次的《猜疑心》是人物內心的警號,也是他們間的橋樑崩毀的警報。

懷疑

故事進入尾聲,坂本龍一再次運用電子音樂作出首尾呼應。田中心中的「怒」開始爆發,向辰哉坦白承認小泉被性侵當時也在現場的事實之際,出現感覺隨機的實驗電子樂,每按下一個音鍵都有回音回響,另外兩組人物也開始在他們的心中泛起波動,對眼前的人越來越起疑,而這首掀開內心小混亂的樂曲正正名為《混亂》(confusion),凌亂跳動零落的電子音就像跳了掣的理智,不停重複思索對眼前人的信任,再加上身邊各種蛛絲馬跡(警察打給優馬的電話、突然無法聯絡的直人、新聞報導出現不斷把直人和哲也重疊的特徵)令他們思緒更是混亂。但電子音依舊是坂本龍一簡潔的風格,陰柔軟弱,隱約零碎的聲音又帶出一股無力感。明明是自己最愛最親密的人,卻又無法對他完全信任,為這份只想保護自己的軟弱而感到無力。

靜謐的電子音之後,是嘈雜的畫內音(diegetic sound),田中最終無法止住「怒」,在辰哉的民宿大爆發,狂砸廚房器具然後逃走。電子音在各個角色的心中泛起漣漪的混亂後停止,點到即止,之後就交給畫面震撼視覺,音樂負責人物猶豫不決的矛盾內心,畫面負責宣洩情緒的外在運動。「怒」,或許就是指對那種無力感後發洩出來的悲憤。

背叛

一個說服自己要信任,卻禁不住猜疑;一個一開始信任,卻又在最後選擇了離棄;一個從頭到尾就毫不保留選擇信任,可惜三組故事都摔得遍體鱗傷。雖然愛子最後能挽回對哲也錯誤猜疑的傷害,但故事始終沒有告訴我們關於「信任」的確切答案。最後,愛子和優馬都發現錯怪了眼前對自己真誠的人,作出背叛的是害怕受傷害而自私的自己。電影末段,所有事情揭開謎底,辰哉被自己最信任的田中狠狠背叛了,被自己認為最親密的人傷害,那種錐心刺骨的痛,由沉重的琴音直擊人心,伴隨響起的是這首名為《怒》(rage)的樂曲,那種被傷害的痛心和對人的失望,瞬間化為憤怒和仇恨,令辰哉拿起剪刀刺向田中。

這場掀起信任與善惡辯證的凶案最後由辰哉結束,在電影末章奏起的樂曲名為《信任》(trust),畫面中被自己或是別人傷害得體無完膚的人都已無法追撫自己的傷痛,緩慢蒼涼的琴音在他們幾個人的內心迴盪,信任與懷疑、善惡之間的抉擇始終是一個無法下判斷的問題。到了末章,這首淡然且無力的樂曲又再一次圍繞「信任」提出最後一口氣的疑問。為什麼陌生的時候可以坦誠相待,親密後卻互相猜疑;為什麼付出了最真誠的信任,最後卻換來背叛?這份到最後也沒能釋懷的沉重感伴隨琴音在人的內心拉扯著。

全片的配樂沉重,引出思考,坂本龍一透過鋼琴、電子音和大提琴層層疊加出人物內心的沉鬰。正如複雜的人心不能以一句話說清一樣,坂本龍一的配樂代替話語,訴說出人物沒能說出口的混亂情感。也正是因為人與人之間內心隱藏無法坦誠的一個個小秘密,信任與懷疑之間才會奏出這樣的悲劇。

附加檔案大小
Rage_3.jpg220.1 KB
Rage_4.jpg224.1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