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是一門學問──《南荒的童話》



本以為《南荒的童話》是小女孩如何拯救大地的童話故事,看後發現自己誤會了,這是一個現實得很的故事,說的是人類的毀滅與重生、死亡與生存。

死與生

「浴缸村」是小蝦與爸爸眨眼榮的家,那兒人們住在簡陋的房子裡,靠自製的船代步,大人要畜牧獵食維生,小孩上學學習實際的求生技能,過的絕不是夢幻生活,但快樂。小蝦說:「他們以為我們都死了。」他們是誰?是住在堤壩後的人們。這條堤壩是為了隔開急速融化的南極冰川而存在,浴缸村的居民則是因為不願與大自然割裂而死守的人類。此時觀眾才發現,這個故事不是發生在幻想的時代裡,而是我們未來的一個可能性。(電影有很多回應2005年卡特里娜風災的地方,除重現居民因暴風雨迫近而撤離家園的場面外,「浴缸村」的所在地以及包括女主角等六名演員均來自災區路易斯安那州的河口郊區。)


堤壩後的人類以為文明能夠解決大自然的威脅,既然阻止不了溫室效應,便索性把問題隔開,一了百了,卻同時切斷了與自然的聯繫。浴缸村的居民冒死住在一片荒涼的土地上,但他們知道食物是怎樣來的、知道樹林是怎樣的、知道動物的心跳是怎樣的,他們順應自然的法則──適者生存(像老師跟學生說,古人就算孩子被猛獸吃了也不會哭,因為他們還要堅強地生存下去),但他們更懂得守望相助,因為一個人是活不下去的。

同樣,眨眼榮雖然明知自己大限將至,也不願接受文明世界的治療,因為對他來說,戴著呼吸器苟延殘喘比死更難受。死亡是每個生物無可避免的終局,他不需要無意義的續命,唯希望能夠在死前教懂女兒獨立求生,否則沒有父母庇蔭的孩子也注定死路一條,就像古代被猛獸吃掉的幼童一樣。

父與子

就觀眾的眼光來看,眨眼榮對小蝦很兇,不許她與自己住在同一幢房子裡,也永遠沒有擁抱和憐惜。不過這其實正是父親對子女最大的愛:他不要女兒受盡溺愛卻不堪一擊。像野獸一樣,他訓練她自己獵食、捨棄無用的禮節,拋棄恐懼,因為他視女兒為獨立個體,不應也不可仰賴別人養活自己,就像他自己一樣,就像小蝦離開的母親一樣。

因為這種家庭教育,小蝦成長中缺乏溫柔的關愛,她說自己唯一一次被人抱起就是剛出生的時候。畢竟她還只是個六歲的孩子,所以她把這種需要投射在母親的形象上,跟她留下的衣服進行角色扮演,裝作被關心、被擁抱,這是她不停向爸爸渴求,但他作為父親不能給予的(這也是為甚麼她會故意燒掉房子的原因,因為她想證明自己受關愛)。後來小蝦在水上酒吧找到媽媽,終於顯露出其未泯的童心與軟弱。


我們無從得知小蝦媽媽為甚麼會離開,明顯她比眨眼榮更擁抱文明(在水上酒吧當廚子),也許她是被趕走的?還是她決定追求適合自己的生活?縱使與母親的相聚帶來短暫的安寧,但最後小蝦還是選擇以父親的方式生存,從對母愛的渴望及對父親的依賴中畢業,戰勝死亡的恐懼(由幻想中的史前野獸代表),承繼了父親的勇猛,無論遇上災難侵襲還是文明崩潰,也能繼續把人類──作為生物、作為地球一部份──的火種延傳下去。

附加檔案大小
BeastsOfSouthernWild_4.jpg94.61 KB
BeastsOfSouthernWild_5.jpg99.8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