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的古典音樂如何展現角色關係new



《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Sherlock Holmes: A Game of Shadows)是英國導演佳烈治(Guy Ritchie)2011年的懸疑片,由漢斯季默(Hans Zimmer)負責配樂。電影改編自柯南道爾(Sir Arthur Conan Doyle)《福爾摩斯探案》系列的《最後一案》(The Adventure of the Final Problem)。電影講述福爾摩斯與宿敵莫里亞蒂教授(Professor James Moriarty)的最終對決,最後福爾摩斯決定與對方同歸於盡。

故事設定為十九世紀,選用古典音樂固然是理所當然,但除了配合時代背景,導演的選用和設置也含有深層意義。電影用上莫札特的《G大調弦樂小夜曲》(Eine Kleine Nachtmusik)及歌劇《唐喬凡尼》(Don Giovanni)、舒伯特的《漁夫生涯》(另譯《漁夫小調》,Fischeweise,D811)及《鱒魚》(Die Forelle)和約翰史特勞斯的《加速》(Accelerationen,Op.234)及《維也納圓舞曲》(Wiener Blut)。當中最有明顯意思的,絕對是能彰顯莫里亞蒂性格及用作呼應的歌劇《唐喬凡尼》、呈現其與福爾摩斯對立關係的歌曲《漁夫生涯》及《鱒魚》。

戲中莫里亞蒂作為高智慧大學教授,導演特意設計他喜歡古典音樂極為符合他充滿學識、教養和高雅的一面,但同時他也是喪心病狂、窮兇極惡的犯罪者。荷里活電影常將反派或殺人兇手角色設定為喜歡古典音樂,這裡也運用同樣角色定型概念,而且在此戲中更加發揮得淋漓盡致,既能表現莫里亞蒂典雅、知性的一面,又能與其陰險、兇殘、暴戾一面形成強烈對比,從而令人物的塑造更加鮮明突出。故此,接下來先以《唐喬凡尼》簡單介紹莫里亞蒂這號人物,再重點分析《漁夫生涯》及《鱒魚》如何以音樂呼應及展現福爾摩斯與莫里亞蒂的關係。

犯罪界的唐喬凡尼──莫里亞蒂

莫里亞蒂在原著小說出場機會不多,其性格、背景多靠故事細節猜測及福爾摩斯轉述,電影反而比原著更仔細塑造莫里亞蒂,導演特意選用歌劇《唐喬凡尼》令此角色更立體,且內容上亦有所呼應。《唐喬凡尼》是莫札特於1787年負責譜曲的二幕歌劇,講述喜歡四處尋花問柳的貴族唐喬凡尼最終自招惡果,命喪地獄之火中。

之所以選用《唐喬凡尼》,乃因這號人物與莫里亞蒂有著不少共通之處。首先,他們兩人同樣道德淪喪、殘酷不仁:前者為滿足情慾,任何女人也不放過,甚至犯上殺人罪;後者為自身利益,除了殺害多人,引起世界戰爭也在所不惜。其次,唐喬凡尼將女子形容成比食物、水和空氣更重要,學者尚景建亦指出莫札特沒有大量著墨道德問題,反而將唐喬凡尼的所為歸咎於人性和本能兩方面。莫里亞蒂在戲中也曾說:人們潛意識隱藏對戰爭和衝突的渴望。同樣將犯罪行為與人性掛勾,可見兩者的相似,此為另一共通點。唐喬凡尼在各地風流快活,縱橫歐洲情場;莫里亞蒂同樣稱霸歐洲犯罪界,加上前者有一本征服女子的紀錄名冊,後者有一本管理龐大財產的小名冊,由此,二人除了性格、行徑相似,紀錄方式也互相呼應。

莫里亞蒂這邊廂在歌劇院觀賞《唐喬凡尼》,另一邊廂策劃以爆炸掩飾槍殺,當他發現福爾摩斯上當前來劇院,朝向莫里亞蒂的鏡頭稍有推軌,畫面看到他露出奸計得逞的神情。此時,騎士長石像現身舞台上,唱出《Don Giovanni A Center Teco》的起首,內容是石像指唐喬凡尼曾邀請自己參加晚宴,現已前來,明顯指涉福爾摩斯受莫里亞蒂的「邀請」來到,可見在劇情上與歌劇內容呼應。之後當唐喬凡尼被地獄之火燃燒時,畫面穿插酒店爆炸現場煙霧瀰漫、血肉模糊情景,同樣是燃燒的火,台上是懲罰奸惡的火焰,而酒店內卻是濫殺無辜的火焰,形成反差和對比。爆炸現場的畫面,音樂卻是石像懲罰唐喬凡尼一段,同時帶反問意味,莫里亞蒂為掩飾槍殺才設置炸彈卻牽連同場的人,人聲如吶喊,為被莫里亞蒂謀害的人發聲,質問何以會落得如斯下場。

歌劇演至最後,音樂是唐喬凡尼以歌形容自己的痛苦(呻吟),穿插莫里亞蒂特寫鏡頭,他一臉玩味看著台上唐喬凡尼受罰而自己大計得成,令他確信壞事做盡遭受天譴只是娛樂大眾的戲碼,現實根本不會發生,他本人絕不會因犯罪受懲處,對自己抱有莫大自信。但惡事做盡的莫里亞蒂最終也落得死亡下場,由此,唐喬凡尼的死既能彰顯莫里亞蒂不信惡有惡報,也預視其最終命運。而唐喬凡尼的呻吟吶喊也有代替之後他墮進瀑布時驚惶、憤怒呼喊的意味(當時僅以悲情柔和的原創音樂《Memories of Sherlock》作畫外音,畫內音全被隱去)。

漁夫登場──雙方首度正面交鋒

故事說到福爾摩斯獲莫里亞蒂邀請會面,在校園內前往莫里亞蒂辦公室,某處隱約傳來悠揚歌聲的畫內音,古典風格的校園,配上溫柔的古典樂曲,更添書卷氣息。同時,愉快曲色也象徵學生們的無憂無慮,與正要見莫里亞蒂的福爾摩斯形成反差。畫面一轉,鏡頭對著室內的黑膠唱機,音樂也因而增大至清晰可聞,是舒伯特的藝術歌曲《漁夫生涯》。莫里亞蒂的辦公室完全是十九世紀的設計風格,古典英倫風的裝潢和陳設,甚有韻味,配上典雅的古典音樂,視覺與聽覺元素完美交融,相襯之餘更顯和諧。至於為何選用此歌,除了因內容談及漁夫的故事(詳情將於下一部份分析),最主要亦因全曲歌詞能呼應劇情,以下將集中分析角色特意談及的最後兩句。

福爾摩斯甫進莫里亞蒂辦公室,即以英語及德語道出此歌背景,通知莫里亞蒂自己已前來赴約,再說出其中一句歌詞「放棄你愚蠢的把戲吧」,莫里亞蒂旋即以下句歌詞接下去:「這條魚你可騙不到」。二人初次見面交談,在《漁夫生涯》輕鬆愉快的曲色鋪墊下展開序幕,然而畫面上並不愉快,反而充滿火藥味,鏡頭在兩人之間快速切換,切換之急產生緊湊之感,加上互相角力的場面伴上節奏歡快的樂曲及溫婉的女聲,藉對位法更能帶出二人首度面對面交鋒的緊張氛圍。《漁夫生涯》由兩段詩節組成的分節歌曲,歌詞解讀同樣可分成兩方面,分別象徵二人立場和想法。

「放棄你愚蠢的把戲吧」從福爾摩斯的角度來解讀,表面看似呼應正在播放的《漁夫生涯》,實則是福爾摩斯對莫里亞蒂說的話,廣義意指莫里亞蒂應放棄一切犯罪和邪惡行為,狹義則指先前莫里亞蒂為計劃特意制止 Rene 送信給妹妹 Simza 但終由福爾摩斯將信轉交給她,以及莫里亞蒂派人追殺 Simza 卻被福爾摩斯阻止兩事,均是福爾摩斯所指莫里亞蒂的「愚蠢把戲」,藉歌詞暗示福爾摩斯的自信,不論莫里亞蒂有何計劃,他也能對付和拆解。此句歌詞同樣適用於莫里亞蒂的角度,第一個層面指的是福爾摩斯屢次破壞自己計劃極為愚蠢,是自討苦吃,勸籲對方別再干涉,否則將對付他。第二個層面同時可作反諷,因他雖覺福爾摩斯把戲無聊愚笨,但後來終被福爾摩斯擺了一道。福爾摩斯為達成目標承受莫大痛苦雖是愚蠢行為,但的確有效,乃是對莫里亞蒂的一大諷刺。第三個層面所指涉是最終決戰一幕,雙方都預測到打鬥結果,故此句也可意指當時莫里亞蒂對負傷福爾摩斯的想法:「放棄你的把戲吧,反正你必輸無疑。」

至於「這條魚你可騙不到」,主要作為一種諷刺的效果。在福爾摩斯的角度,是指自己不會輕易受騙,在後來卻因推理錯誤無法阻止爆炸,形成反諷。而在莫里亞蒂的角度,重點則放在「你可騙不到」上,莫里亞蒂一直認為福爾摩斯計謀沒法逃過自己法眼,然而莫里亞蒂的筆記簿被偷龍轉鳳竟渾然不知,待福爾摩斯道破才知曉。由此,當莫里亞蒂確信自己不會受騙,可是卻因輕敵而敗陣,所謂「欺騙」最終成功,為另一反嘲。

漁夫與鱒魚──誰是人?誰是魚?

福爾摩斯等人潛進兵工廠被發現,莫里亞蒂派人捉拿福爾摩斯,又向福爾摩斯談及自己喜愛的歌曲《鱒魚》(歌詞來自詩人 Christian Schubart 的詩,講述一個漁夫如何用計捕魚),之後莫里亞蒂播放《鱒魚》唱片,更放聲歌唱。以下先分析歌曲整體旋律與畫面的配合,再分析曲中歌詞含意與畫面的關係。

此曲主以鋼琴彈奏,曲調簡樸,節奏輕鬆愉快,感覺開揚明亮,如一首民歌。若只聆聽此歌,的確令人放鬆,但在此戲中,畫面配上此歌,明顯不是這回事。播放現場為兵工廠,色調陰沉偏冷,加上四處都是金屬兵器及銅牆鐵壁,可見環境絕對是冰冷、缺乏感情和暖度,與感覺溫暖明亮的音樂形成強烈反差。其次,當時莫里亞蒂手下用鐵勾偷襲並吊起福爾摩斯,接著便啟動唱機播放《鱒魚》。此時,福爾摩斯正受凌虐,一曲《鱒魚》便以畫內音出現(此場另有畫外音穿插,但《鱒魚》仍於大部份時間比較明顯),莫里亞蒂亢奮地跟隨音樂歌唱,之後更猶如舞動般將被勾起的福爾摩斯推來推去,在空中擺動、旋轉,令福爾摩斯痛不欲生。如此暴力殘酷的畫面,配上這首輕鬆悠然的音樂,更顯莫里亞蒂的冷血、暴戾。

歌詞方面,講述的是一個旁觀者以主觀視點觀察一條鱒魚如何被奸詐的漁夫欺騙最終被釣。漁夫與鱒魚,明顯是對立關係,故能引伸為反派莫里亞蒂和正派福爾摩斯的關係,漁夫當然是指莫里亞蒂,而鱒魚就是福爾摩斯。莫里亞蒂讓福爾摩斯知道兵工廠的地點,意圖伺機解決絆腳石(除了捉住福爾摩斯,也派人追擊 John),恰如歌詞中使計令鱒魚上當的漁夫。另外,此時畫面所呈現的正是被鐵勾吊起的福爾摩斯,此利器與魚勾形狀相似,而其痛苦的掙扎擺動、慘叫,亦像是鱒魚被漁夫釣上水面時的掙扎一樣,可見畫面與歌詞內容吻合。

在莫里亞蒂將福爾摩斯放下來,一邊用力按壓福爾摩斯被鐵勾刺進的傷口一邊審問,並得意地問他:「他們二人之間誰是漁夫?又誰是鱒魚?」莫里亞蒂顯然覺得自己像漁夫般掌控全盤局勢、佔盡上風,反而虛弱無力的福爾摩斯及正被狙擊的 John 正處於被動的弱勢,任人(漁夫)魚肉。

此外,歌詞的敘述由「我」的角度出發,觀看鱒魚被釣過程,跟正在觀看莫里亞蒂虐待福爾摩斯的觀眾如出一轍,觀眾像歌詞中的「我」,雖為鱒魚(福爾摩斯)感到緊張、對於漁夫(莫里亞蒂)所為感到氣憤(學者韓建邠形容歌曲後半唱至漁夫攪渾河水時,鋼琴音變得短促緊密,營造緊張氣氛,加上演唱漸強,曲詞配合讓音樂更急促,表現「我」對於鱒魚會否被釣起的擔心和慌張;另鱒魚被釣起時,鋼琴音快速緊湊,也表現出「我」的憤怒),但又無能為力(韓氏形容歌曲最後回復起初活潑節奏且音量漸細,表現「我」雖不忿但只能接受)。

《鱒魚》歌詞其實來自一首抨擊現實的詩,學者李海青指出此詩原為詩人表現對統治階層的憤慨及對社會黑暗的無奈。在此,同樣有類似解讀:歌中清亮的河水指表面天下太平的世界(實則為各國內部正在備戰但按兵不動),漁夫所指涉的正是意圖引起戰爭的莫里亞蒂,他為了得益,製造多宗襲擊及意圖謀害德國大使,如漁夫為釣鱒魚而攪渾河水,將河床泥土弄到水中。

漁夫與鯊魚──捕魚失敗反成魚餌

福爾摩斯和莫里亞蒂最終對決一場,當福爾摩斯道出已將莫里亞蒂的罪證筆記簿送回倫敦,莫里亞蒂拿出筆記簿一看,簿上是福爾摩斯所繪的連環圖:釣魚者釣到鯊魚最終被吃的故事,最末那頁還有一句「小心你所釣之物」。完全呼應之前莫里亞蒂的提問,福爾摩斯的答案是:漁夫的確是莫里亞蒂,但福爾摩斯並非鱒魚,而是假裝鱒魚的鯊魚。漁夫自以為能釣大魚,最後卻被吞噬,帶出莫里亞蒂自認掌控一切,一時輕視福爾摩斯,最終自食惡果的意思。另,兩人雙雙墮進瀑布,但只有福爾摩斯生還,也暗示魚和人的特性差異,可見比喻貫徹全片,在最後也有一個呼應。

電影中的《漁夫生涯》及《鱒魚》,前者藉愉悅節奏襯托兩人首次見面的火藥味和舌劍唇槍的明爭暗鬥,並藉最後兩句歌詞表達雙方想法,平靜畫面配以柔和歌曲本是相襯,但在言語對白上卻是充滿對峙、衝突,產生強烈對比,同時更能突顯雙方對立、互不退讓的立場,為日後鬥智鬥力拉開序幕;後者先透過歡快前奏與冰冷畫面及殘酷情況形成反差,再藉歌詞將福爾摩斯和莫里亞蒂類比成魚和漁夫的永恆對立關係,像是獵物與獵人般不能共存,明確展現雙方一正一邪誓不兩立的狀態。由此可見,兩首歌曲既能與畫面配搭,也產生特別意義,襯托出緊張、充滿張力的氣氛,同時也能呼應劇情,暗示福爾摩斯及莫里亞蒂在本質上的對立,藉以突顯二人的宿敵關係。

附加檔案大小
GameOfShadows_1.jpg231.4 KB
GameOfShadows_2.jpg283.18 KB
GameOfShadows_3.jpg87.66 KB
GameOfShadows_4.jpg268.5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