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杜魯福──《愛情潛水》中的《四百擊》



《愛情潛水》 是李察‧艾育亞迪(Richard Ayoade)首次執導的劇情長片,成績十分不俗。由開場始,觀眾不難發現高達(Jean-Luc Godard)的痕跡和影響,單是開場的字幕已是高達慣用的形式,然後電影選用的主調顏色(紅、白、藍)、在電影中插入電影片段、正面鏡頭、突然斷裂的音效、敘事的跳接和一再出現的打字機,都叫觀眾聯想到高達身上。雖然導演故意運用高達電影的元素,但在敘事取態上,他就更接近杜魯福(François Truffaut)多於高達了。


《愛情潛水》這故事明顯要與杜魯福的《四百擊》對話。除了有論者指出結尾的海灘場景引自《四》的尾場外,《愛》中其他敘事元素與《四》也極為相似︰同是成長故事,同樣有學校場景(同樣在教室中傳紙仔),同有校園欺凌,同樣有出牆的母親;而當中最為不同的,就是父與子的關係。

法國新浪潮無論是在電影手法上,還是電影的內容,在在都看見挑戰上一輩的能量,而《四》更是其中的表表者。主角 Antoine 從一開始就要跳離父輩,然而代表著父輩的權力(父親、教師、守衛、警察、監獄、精神科)一而再的把他抓回來(社會中的四百擊)。到最後家庭撕裂(原來父不是子的父,而母則紅杏出牆),主角逃離父輩最後逃到海邊,看著浪一浪接一浪的湧回岸,彷彿整個自然界也與父輩合謀的要把他推回去,電影就停於此,而這也是主角的成長內容。

然而《愛》中的父子,則是承繼多於反叛。雖然《四》中的父和《愛》中的父同樣在社會上不成功,但《愛》中的父親更見柔弱。每逢他遭遇挫折,他就會浸沉在他的檸檬水中,並(隱喻地)潛沉到他的海底世界(因而他成為了海洋學家,而這片也因此叫作 Submarine)。而《愛》中的子則在此柔弱上與父認同了︰當他在愛情上遭遇挫敗時,他就重複父親的動作,浸沉到自己的「海洋」裡去。這裡就看到與《四》的差異︰《愛》中主角的成長不是從童黨友誼而來,而是從愛情而來,而主角對愛情的沉溺,並且電影表達這沉溺的畫面,又叫人想起另一部電影《無痛失戀》(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我們或許可以在這裡批評,艾育亞迪沒能承繼《四》中以自傳式的自我對公共世界的回應,而單純的回到私我的感情世界中,然而男女主角在廢墟中談戀愛還是能從私我的感情世界,折射出導演對當前人與人關係的態度。


箇中的關鍵,除了是廢墟中的「浪漫」外,還有女主角皮膚上的濕疹。男主角看上女主角,除了是她的獨立特行,也因她身上的濕疹,濕疹成為男主角接通女主角的刺點。這刺點集合美與醜於一身,既是吸引,亦是阻隔。他們的愛情始於此,中斷於女主角皮膚復元時,而再續於濕疹又再起時;這呼應著男主角父與母的關係︰他們多年來表面上平靜如昔,就像女主角復元後的皮膚,像是完好無缺,但他們其實多月來沒有性愛,關係已是千瘡百孔;當母向父表示她為舊情人手淫,濕疹再次浮上水面,竟又成為他們修補關係的起點,使他們重新有性有愛。這與在廢墟中戀愛同一道理,美與醜同冶一爐,這也是工業社會後現代主義的美學觀,幾十年來延展至《愛情潛水》,也是如此。

電影最後一幕明顯是借鏡於已經被借鏡數百次的,《四百擊》片尾的場景調度。若果說《四》片尾主角的成長是灰暗,發現社會中無處不在的壓制(四百擊),那麼《愛》的片尾則是有亮光的,從醜中看到美,或許說醜與美是一體兩面,共同進退,辯證地結合在一起。

附加檔案大小
Submarine1.jpg112.75 KB
Submarine2.jpg87.1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