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映唯一的拷貝──《其後》加場緣份



這是為6月27日《其後》加場谷飛而寫的,絕對是篇鱔稿。

說影生花加場的意念,由十二齣戲火速爆滿開始籌劃,但延至6月10日才公布兼開賣,關鍵原因,正是無法從日本片主東映公司處確認《其後》加場的可行性。由於「說影生花」是以整體作加場考慮,《其後》遲遲未能落實,其他五齣經典雖取得續借允許,仍只能按兵不動。


這些枝節本來就是熟練策劃的兵家常事,我這新丁少見多怪,自知沒甚大不了。然而,跟東映洽談加場續借拷貝的過程中,東映才透露,現運了來港的《其後》拷貝,是該片廠唯一的拷貝,這才令我大吃一驚,覺得責任重大哩,不止要小心保存,還要珍惜每次放映機會!

唯一的拷貝?難怪此拷貝並無任何字幕,連慣常作參考的字幕稿亦欠奉,應是只供日本本土放映之用。李焯桃提到80年代中後,香港國際電影節曾選映《其後》,當年放映的是附英文字幕的國際拷貝。情況似乎是,25年過去,國際拷貝早歸於塵土了,菲林是有限期的。

東映向我提出的續借條件中,除了是一筆不菲的租金外,還建議將它運送回日本檢查,查無問題後才送回給我們!由此可知,東映是如何重視這僅有的拷貝。結果是,多番周旋下,東映才允許我們保留拷貝至6月27日,加場放畢後才讓它起錨回鄉。

這讓我想起,去年的東京電影節搞了個森田芳光小回顧,當局竟沒有選映《其後》。

至於松田優作,這在日本人心目中一直是英年早逝的天才,悼念刊物、活動和放映等,每逢5、10等年頭便出現。日本現正放映松田優作紀錄片《Soul Red 松田優作》,便是紀念他逝世廿周年。《其後》只看松田優作的戲藝魅力,觀眾都暈得一陣陣。

千山萬水,我們能在此時此刻在大銀幕以唯一的拷貝放映三場《其後》,算不算是緣份呢?

附加檔案大小
AndThen81.jpg94.2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