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後》字幕選段




校訂整理:單志民

(一)代助到訪平岡家聚舊

平:「你定在嘲笑我的失敗

可是,你自己也一事無成

就像沒有自己意志(註1)的人。」

代:「我沒有笑你,

我只是在笑自己。」

平:「騙人!騙人!騙人!

好多年沒這麼痛快過

我變回往日的平岡常次郎

你卻無復昔日的長井代助

真沒趣

你定要變回過去的面貌

應該大醉一場。」

代:「喝了酒後,你滿口醉話

其實腦筋很清醒!

那麼我也說說了。」

平:「就是這樣,這才是你!」

平:「三千代

你知道長井為何不工作嗎?

簡單說是因為

日本跟外國的關係讓人失望

再也沒有像日本這樣

窮得一身是債的國家。」

代:「而且還以一等國自居

受著西方國家壓迫的國民

便無暇用腦袋,做不好工作

除了自己眼前的事外

腦子甚麼都不想。」

平:「像我一樣跟生活苦戰的人

是無暇去思及這些問題

管他日本貧窮或弱小

幹活時自會丟在腦後

你有閒情逸致照鏡子

才會想這些事

忙碌的時候

大概連自己是誰都忘掉了!」


(二)午飯時,代助到酒館與平岡會面

平:「讓你久等了!」

代:「怎樣? 工作還順利吧。」

平:「我負責經濟版的

知道其中一些有趣的事情

要不要我寫下你家企業的內幕

寫起來會很有趣

單是日糖事件太單調了

你們家是與日糖有關的企業

應該受到影響陷入窘境中。」

代:「有這回事嗎?」

平:「這是你家的事

你跟他們是一家人,應該很清楚。」

代:「我又不是蝴蝶

別把我釘起來分類好嗎?(註2)

代:「是這樣的,我想跟你談一件事。」

平:「我已想辦法還錢了

可惜現在仍沒著落

請你再寬限多些時日

當然,令尊跟令兄的事

我都不會那樣寫。」

代:「你變得很厲害啊!

三千代很感寂寞了吧!

平:「你放心,她也變了許多呀!

你以為她還是三年前的三千代嗎?

她變化可大了!

代:「沒這回事!

她跟從前一樣,一點兒也沒變!」

平:「你怎麼知道?

回家一點樂趣也沒有,真是無奈。」


(三)三千代被邀到代助家

三:「有何急事嗎?」

代:「哦,慢慢談吧

我方才買了這些花回來。」

三:「好香哪!」

代:「為了要回憶起妳跟令兄

住在清水町的情景

才盡量多買些回來。」

三:「你還記得那時的事嗎?」

代:「怎會不記得!

妳當時穿戴時髦的領襟

梳了銀杏型的髮髻。」

三:「那是剛到東京的髮式,不久就改了。」

代:「妳上趟拿百合花來的時候

不也是梳了銀杏型的髮髻。」

三:「啊,你真細心

那是唯一一次

如果家兄還健在的話…

現在的我會是怎麼模樣呢?

大概會變成另一個人吧!」

代:「不,不會變成另一個人。」

三:「你呢

代:「我也一樣

我...

我從那時到現在,始終沒有變。」

三:「啊

代:「我需要妳

非常地需要妳!

早在四年前

我就該向妳這樣表白。」

三:「你真太殘酷了!」

代:「請妳原諒

而我

也為此受到應得的懲罰了

自妳結婚以後

三年多以來

仍然是獨身

三:「這是你個人的選擇。」

代:「不

我是娶不到,所以才不娶

在妳向我報復的期間

我必須保持獨身才行。」

三:「報復

代:「我

倒希望妳永遠向我報復

我這樣的人,很自然地會犯這種錯(註3)

即使犯下世人眼中的錯

我也要向妳表示懺悔。」

三:「我

是為了報復自己而嫁給平岡的

因為你甚麼都不說出口

我才怨恨你

嫁甚麼人都好

更何況是你推薦的人

應受懲罰的是

代:「三千代

三:「不要再道歉了

只是

若你肯早點跟我表白就好了

代:「若我一輩子都不說出來

妳會較幸福嗎?」

三:「當然不是囉!

假若

你不這麼說出來

我也許活不下去了!」

代:「答應我

請妳答應我!」

三:「沒辦法

我們面對現實吧。」

(四)平岡到代助家,代助向他表白一切

平:「你跟三千代有甚麼瓜葛?

她說有件事要向我賠罪

要我來問你原因。」

代:「平岡

你肯聽我說完整件事嗎?

等我把話說完

之後你怎麼罵我,我都沒所謂

……

我確實是背叛了你。」

平:「你還記得三年前的事吧?」

代:「你和三千代結婚時。」

平:「慫恿我娶三千代的,是你。」

代:「對我說很想娶她的,是你。」

平:「這件事我沒忘記

那個晚上

我倆穿過上野谷中下行時

雨剛停不久

道路很難走

我倆從博物館前

一直邊走邊聊

走到那座橋的時候

你為我流下眼淚

那時,我深切地感到朋友的珍貴

那夜,我興奮得失眠了

這一晚月色皎潔

我看著月兒漸漸西沉,仍無法入睡

那時,你因何為我流淚呢?

為何發誓要為我說服三千代呢?

與其弄到如此地步

當初為何呢?

我沒有甚麼對你不起吧?」

代:「那時候我聽了你的表白

心想即使犧牲自己的未來

也要使你得償所願

這才是朋友應盡的本份

那時候我真的這麼想

可是到現在

我覺得很對不起你

今天發生的事

全因當時不成熟的俠義感(註4)!」

平:「俠義感?」

代:「說明白一點…

那行為是有違自然的

所以

我自然而然受到報應

要當面向你請罪

我傷害了你

也傷害了三千代

……

請你把三千代讓給我!」

平:「給你?

我會給你的,但現在不行

三千代現在有病在身

而且病得不輕

我不能將重病病人交給你

直至目前,我仍是她丈夫

身為丈夫,有責任照料妻子

……

事到如今

以世俗的體統來看

我再也不能跟你交往了

從今之後

我們算是絕交了

不論我是否在家

請你自重,別到我家中出入。」

代:「我明白了。

平:「這是命運使然,沒轉圜餘地。」

代:「三千代的病嘛…

萬一她病危

讓我見她最後一面行嗎?

除此之外,我已別無所求了。」

平:「到時看情況吧!」

代:「你打算只讓我看三千代的屍首呀!

這太過份了,太殘酷了!

平:「有這回事嗎?」


註:

1. 原著中譯本用「不會讓自己意志有所舒展的人」,最後字幕以「沒有自己意志的人」最貼近原意。

2. 電影編劇加上去的一句,原著中並無這樣對代助的形容,表露了森田芳光對代助看法:「不想自己被標籤了。」

3. 「自然」的用法,是夏目漱石對人行事為人的個人化內在標準之一。至於「錯」,原著中譯本用「罪」,跟前面提到的報復和懲罰相對的,為口語化的易明性,用「錯」最接近原意。

4. 這一句最費思量,記得多年前的公映版上,字幕是寫「俠義之心」,當時令我一直摸不著頭腦。本地影碟在此譯為「不成熟的正義感」,翻查小說中譯本時,則寫為「似是而非的俠義行為」,前者淺白易明,但正義感的說法將人物的道德包袱扭曲了,變成見義勇為的良心行為,兩者都有好處和缺點。再翻看原聲大碟的小冊子上的對白文字,確切地是用上「俠義」兩字。於是現字幕兩者各用一半,保留了「不成熟」而不是「似是而非」,後者則換上「俠義感」,說明了代助年輕時服膺於外在的道德規律。

附加檔案大小
AndThen31.jpg61.54 KB
AndThen32.jpg67.92 KB
AndThen33.jpg58.4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