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戈薩的手稿》版本之謎



普托基《薩拉戈薩的手稿》的故事中有故事中有故事的架構……令讀者讀得一頭霧水,連佈下迷宮的作者也作繭自縛,花了二十年才找到出口。他在1815年自殺前,至少寫過三個版本,《薩拉戈薩的手稿》的出版過程已是一則迂迴曲折的故事。

《薩拉戈薩的手稿》又名《新十日談》,以法文寫成,故事以日子當章節,每十日一小結。第一版相信在1794年動筆,僅存第19至33日。1804年普托基再寫一次,寫到第45日擱筆。修改不果,普托基於1810年又重寫,這次終於寫完。三個版本以動筆年份識別,是為1794年版、1804年版及1810年版。1810年普托基將頭四十日寄給巴黎出版商 T.E.Gide,Gide 等不到續稿,於1813及1814年將小說分成兩本書出版:《窩頓一生的十天》及《西班牙故事阿佛多羅》。

普托基於1815年自殺前已寫好1810年版,但沒有定稿。1847年 Edmund Chojecki 受普托基兒子 Bernard 委託,將《薩拉戈薩的手稿》譯成波蘭文出版,為此書首次以完整作品面世,自此《薩拉戈薩的手稿》成為波蘭文學的殿堂作品。由於 Gide 出版過的只是選段,沒被正式再版,近代法國讀者要等到1958年,才讀到由 Roger Caillois 編訂的缺本。Caillois 的版本由普托基生前出版過的選段輯錄而成,除了上述 Gide「一開二」的小說內容外,也包括1804年版的選段。1989年 Rene Radrizzani 以 Chojecki 的波蘭文版本作參考,製作首個完整的法語版本,在原著找不到的法文段落,便從 Chojecki 版的波蘭文譯回法文。

多得兩位學者的鍥而不捨,終於還《薩拉戈薩的手稿》的原貌。Francois Rosset 及 Dominique Triaire 於2002年在波蘭波茲南找到普托基的手稿,從而斷定《薩拉戈薩的手稿》其實有三個版本。普托基用的紙張都有製造年份的水印,是辨認版本的重要線索。Triaire 及 Rosset 不再像以往的編者般製作單一版本,他們將1804及1810年版本分開為兩冊,另把1794年版的手稿拍照,收錄在光碟上。

要說1804年及1810年版本的分別,先要探究普托基為何要在1810年由頭重寫。1804年版的故事中有故事愈寫愈複雜,連普托基都迷了路。讀者就好像小說內某人物一樣,看得/聽得一頭霧水,慨嘆這種故事內有故事的章法,一定要像編年史般,一欄一欄的表列出來。普托基寫1810年版時,就預備了故事表給自己參考,而且盡量不在一個故事未完結時,便開始另一個新故事。1810年的版本不但較易讀,也去得到結尾。1810年版有61天,Chojecki 版卻有66天,其實是1804年及1810年版本混合而成。

普托基於1810年版刪去「流浪猶太人」的故事,而且將數學家 Velazquez 的出場時間,由第18天延至第45天。1804年版不但難在故事內說故事,而且舊故事未說完,其他人就急不及待想說自己的故事,例如 Velazquez 經常打斷別人的故事來講自己的偽科學理論。普托基在這版本上不知如何收尾,正因如此,我覺得1804年版較1810年版好看。1810年版雖然多了16日,但故事題材差別不大,若先讀1804年版,1810年版要寫到尾的企圖就十分明顯。這兩個版本的差別正好印證了「故事內容不打緊,怎樣講才是重點」的名言。Ian Maclean 在1996年出版的英譯版本是較接近 Radrizzani 所編製的1810年版,而 Rosset 及 Triaire 編訂的兩個「新版」至今未有中英譯版本。

附加檔案大小
Manuscript11.jpg57.07 KB
Manuscript12.jpg82.06 KB
Manuscript13.jpg84.2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