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鼓》響噹噹



德國新電影在七十年代正是如日中天,一眾德國導演屢出經典,也拍攝了不少文學改編作品,主將之一的舒倫杜夫改編過穆齊爾、克萊斯特、波爾、普魯斯特、阿瑟米勒等文學家的名作,其中將葛拉斯二十年前出版的小說《錫鼓》(1959)改編成的同名電影,尤其出眾。


《錫鼓》是葛拉斯的「但澤三部曲」之一(葛拉斯生於但澤,父為德國人,母為波蘭人),一般被歸類為「流浪漢小說」。流浪漢小說的特點是運用幽默諷刺的筆觸,描述小人物浪跡黑暗世界的故事。從《錫鼓》可見葛拉斯承接此一小說傳統,還加上了荒誕的情節橋段,現實與虛構事件的相互穿插,將二十至五十年代自由市但澤的小市民生活轉變表達出來,以致於深切反省德國納粹的禍害。

電影《錫鼓》是舒倫杜夫的代表作,他只是改編了小說的三分之二,沒有處理最後一篇男主角奧斯卡在西德的歲月。電影由1899年、奧斯卡的旁白開始,導演用喜劇的手法去呈現奧斯卡外祖父母的相識,同時提綱挈領地交待了電影的主題:回到母體的衝動(不願長大)、荒誕離奇的現實。及後,導演用主觀鏡的角度、恐怖片的氛圍展現奧斯卡的出生,表明電影是全面用他的角度看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而母親說要他玩錫鼓,防止他重返母體去,但諷刺地錫鼓沒有帶着他穩步有序行進,反而是他一直不願離手的童年玩具。又當小小的奧斯卡目睹成人世界的邪惡與虛偽,他就幼稚地拒絕長大,用高頻尖叫發洩情緒,維護自我。

奧斯卡的一生如他自述,是介乎奇事與幻滅之間,其中有兩個片段尤其深刻。在一次納粹黨集會中,躲在講台下的奧斯卡用鼓聲將軍樂引導至荒腔走板,甚至轉向《藍色多瑙河》,以輕鬆愉悅的音樂對抗政治的嚴肅慷慨,人人聞曲起舞,一下子將納粹黨集會的荒謬性徹底揶揄,教人啼笑皆非。

另一個片段發生在海邊,工人用馬頭捕獲鰻魚,場面很恐怖醜陋-如現實的納粹政治,奧斯卡的母親立時嘔吐,後來母親中邪般大量吃魚暴食而死。母親是片中重要的女性角色,她徘徊在德國丈夫和波蘭情人之間,彷彿是但澤的象徵。她又同時代表着愛護者、包容者、受難者的理想角色,又彷彿是聖母的象徵。母親過世以後,長不大的奧斯卡只有鑽到外祖母裙下,還是逃避現實,不想長大,後來加入納粹,直至他被自己的兒子用石頭擲中,掉進墓穴,就重新長高,一家人往西德開展新生活。

葛拉斯說奧斯卡「是他所處時代的一面鏡子,他表現了這個時代的特徵。從不願長大的心態中產生的獸性、幼稚性以及犯罪-這些涉及到整整一個時期-,他是所有這一切的表現。他是一個參與者,而不僅僅是一個旁觀者。」是的,奧斯卡是歷史的見證者,也是同流者,他代表了一種古怪、非理性、置身其中的觀察角度,他的目光將荒謬的時代放大顯影,響噹噹的鼓聲帶引着我們反省過去,讓我們在哭笑不得之中將畸零的歷史發展看得更加徹底。

延伸閱讀
葛拉斯,胡其鼎譯:《錫鼓》,台北:貓頭鷹出版社,2001;另有胡其鼎譯:《鐵皮鼓》,台北:桂冠,1994 / 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8
鈞特.葛拉斯、哈羅.齊默爾曼,周惠譯:《啟蒙的冒險》,台北:先覺出版,2004

附加檔案大小
TinDrum1.jpg125.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