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水、撲水──《其後》映後座談後記



1.

兩場《其後》放映順利完成,映後座談會由天光講到天黑,我自認口水多過茶,難得是觀眾仍耐心靜聽。

觀眾A先生提到森田芳光和小津等上兩代導演分別,提醒我笠智眾這位小津和山田洋次愛用的演員,當時一時語塞,小津的《父親在世時》片名在咀邊溜掉了。不錯,小津筆下的慈父笠智眾,在森田芳光的《其後》中成了頑固的家長,是否偶然呢?

翻查資料,小津和笠智眾年紀只差一歲,森田芳光和松田優作亦是相差一歲,笠智眾拍《其後》時已81歲,足成森田和松田的祖父輩了,森田芳光以自己的幕前化身,面向小津輩的化身,愈想愈覺得不簡單哩。

觀眾B女士提到戲中的水和錢,很有趣味。紀陶神來之筆地提到,森田芳光的前作《家族遊戲》中的人物已有渴水症,森田大概是玩水派,他的人物為何渴水如命呢?紀陶解釋:「他們真的好口渴!」真佩服他的生鬼和急才。

談到錢。後來想起了,平岡第二句對白,已經開口問女僕人借錢,他是莫水之人,窮得一屁股是債,三千代也為此而四出撲水,挑起了代助的撲水潮,男人莫水,女人渴水,老友撲水,三人都是為水奔波哩。

紀陶很high,金句不少,他說年輕時以為自己是代助,誰知多年後發現自己原來是平岡,笑笑口講的;又談到三千代就是女版代助,都是笑笑口講的。

這一晚就在我口震震,和他的笑笑口中度過。

2.

兩場放映後,我得認真鳴謝好一些人。康文署電影節目辦事處委約我們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辦此「影評人之選」,確是膽色過人,幸而好心有好報,12場,場場爆到瀉,連工作坊都要encore。

當然,若非安樂公司李玉蘭小姐仗義引薦,我想《其後》不可能在港放映。

紀陶、邱淑婷和鄭政恆撥冗茶敍,我們談了一個愉快的下午,靈光閃閃,這討論紀錄是近年我做得最愉快的一次,多番重看也獲益良多。鄭政恆還賜文挺著夏目漱石這大題目,淺入深出,又快又好。

學會前職員黃燕霞小姐,妳適時幫忙補我的不足,著實很感激。還有,電影節辦事處的金婉蘭小姐,瞻前顧後,以一對六,非常打得,佩服佩服。

祝願其餘五位策劃朗天、鄭政恆、家明、鄭傳鍏和劉嶔皆順利。

後會有期。

附加檔案大小
AndThen71.jpg102.37 KB
AndThen74.jpg109.89 KB
AndThen76.jpg47.32 KB
AndThen77.jpg51.7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