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正在攝製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時代正在攝製



大島渚以及其《日本之夜與霧》(下稱《夜與霧》)是學運本身的反映。

五十年代大島渚就讀京都大學法學部時已經與石堂淑朗(《夜與霧》的編劇)參與學生運動。影片的主角野澤在六十年代當記者採訪「安保鬥爭」,認識了參與其中的學生玲子,之後對受傷入院的她萌生愛意,決定結婚。影片就由他們的婚禮開始及結束。野澤在五十年代曾是學生運動的中堅,及至六十年代捲入「安保鬥爭」,無疑是大島渚個人經驗的投射,他以當年學生運動參與者的經驗,反思十多年來學生運動的得與失。


一般的政治電影,多數是事過境遷多年才去討論事情的利害得失;通常以政治事件為背景,襯托故事主線,政治和歷史淪為配角。《夜與霧》卻實時討論學生運動的體制問題,即時回應學生運動內部的矛盾。在當時火紅未過的年代,甚至今天,可謂史無前例。全片以結婚典禮為主場景,在搭建的佈景拍攝,出席典禮的同學左右擠滿兩排,空間壓逼感強烈;大部份敍事都在黑夜進行,顏色反差大。原本歡天喜地的婚禮,同學對話和爭辯此起彼落,變成兩派同學的聲討大會。

敘事電影應有明顯的故事脈絡,線性的時間觀,所謂起承轉合。本片反其道而行,非線性時間觀、忽然閃回、片段回憶和現實場面交錯並置,純粹靠說話和辯論推進電影,日本影評人佐藤忠男稱此為「討論劇」[1]。全片以舞台劇式的場面調度貫穿,對學生運動的內部矛盾提出疑問:

  1. 學生運動與愛情/家庭幸福
  2. 非主流派系與主流派系
  3. 群眾與領導層
  4. 鬥爭與娛樂社交
  5. 學生運動與政府壓制
  6. 學生與老師
  7. 如何檢討成敗

影片於1960 年10 月上映,正值「安保鬥爭」的激烈時期。當年6 月,日本首相岸信介與美國簽署美日「安保條約」,激發了日本大規模的學生抗爭運動。是次學生抗爭運動的受傷學生人數達幾百人,當中東京大學女生樺美智子不幸身亡。10 月,一位少年刺殺日本社會黨主席淺沼稻次郎,「安保鬥爭」引起的社會動盪無日無之。

松竹電影公司以票房不理想為由抽起此片,只上映了三天就匆匆落畫。表面是票房不理想,但普遍認為此片觸動到學生組織運動時的矛盾,電影公司恐怕此片繼續上映的話,可能造成更大的政治風波。後來大島渚撰文,抗議松竹公司的做法,與謀殺樺美智子和淺沼稻次郎無異 [2]

其實早在電影上映前,大島渚已反思片廠創作形式,導演在大公司制度下拍攝電影,有意無意自我管束,這樣的自我約束會深深植根於導演心內 [3]。他為尋找新的創作出路,在電影停映幾個月後,與石堂淑朗及一批松竹同事集體離職,自組創造社,開始日本獨立拍攝的年代,講求導演完全主導電影。青年的反叛,在學運體現,他的反叛則在獨立電影的系統得以繼承。


註:
[1]《大島渚的影像探索:革命‧情慾殘酷物語》,佐藤忠男著,沙鷗譯(台灣:萬象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3)

[2] p.54-58, Cinema, Censorship, and the State: The Writings of Nagisa Oshima, Nagisa Oshima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The MIT Press,1992)

[3] 同上,47- 48頁。

附加檔案大小
NightAndFogInJapan_1.jpg128.82 KB
NightAndFogInJapan_4.jpg88.9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