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再起──《電視台風雲》映後談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風雲再起──《電視台風雲》映後談



自從約翰甘迺迪和尼克遜在電視作出第一次總統競選辯論之後,所有評論都認為,電視將會在美國政治上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

《電視台風雲》於1976年推出,即時探討當時電視在美國政治、經濟、社會不容忽視的影響力。2012年影片事隔三十六年後於科學館放映,我找來文化評論人馬恩賜一同映後分享。

馬恩賜既是文化評論,年輕時在電視台擔任編審工作,對《電視台風雲》一片感觸良多,他指出薛尼盧密的電影擅長社會諷刺,一語中的說影片有荷李活社會派的創作精神。

雖然柴耶夫斯基憑此片獲奧斯卡最佳編劇獎,在馬恩賜心目中,劇本卻犯了一個大毛病,不停讓演員作舞台式獨白,尤其是彼德芬治每一次「大發神經」,在電視清談節目出力鞭撻時弊,有如冗長報道大會。

美國人對社會眾生相喜歡大發議論,男女主角愛情爭拗,也長篇大論一番。我認為此片舞台劇化,出於一份政治性,美國觀眾當時對社會不滿不吐不快,phone-in 節目、talk show 大行其道,各種反政府、反社會、反宗教不同意見全都大派用場,各佔意見山頭的一角。

另外,「報導式」的旁白處理,又正是七十年代的時代精神,於劇情片中夾雜紀錄片的論述觀點,一針見血,寫情論世,觀點獨特。馬恩賜又說,當時社會反越戰、反權威,主流價值崩潰,人在大氣電波裡,爭取高收視率,無所不用其極,彼德芬治揚言在新聞報導中自殺,反而被主管睇中,給他搞個 talk show 節目,這做法就是將新聞娛樂化,不理真假,他扮瘋或真瘋都好,他講的瘋話竟然成為人民真理,觀眾當作言之有物節目來看,收視高,廣告多,他們這一代是「新聞節目」娛樂化的先行者。

當電視讓一切戲劇化,虛假化,女高層菲丹娜惠盡以收視掛帥。當她膽敢把恐怖份子殺人的行為直播出街,已經將自己人生完全電視化,在虛擬世界裡的自設戲劇人生,正如威痛廉荷頓半責備半關懷對她說:「你不能離開我,因為我是你虛擬人生中唯一真實的橋樑。」

電視就有這一種魔力,讓虛擬的自我無限膨脹,以為不會犯錯,卻是無從自省。彼德芬治就走上了自毀的道路,以為自己是神,老闆向他說「美國不存在」的道理時,他又以為看到了神;幕後高層也以為自己是神,聘用恐怖份子當眾槍殺主持人。

今時今日,電視歿落,互聯網興起,每一個人身陷網中,network 的魔鬼能量,依然揮之不散,時代不同,古今皆然。

附加檔案大小
IMG_9787.jpg64.92 KB
IMG_9701.jpg54.7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