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與尋見:《愛麗絲漫遊記》



若要說德國公路電影,雲溫達斯(Wim Wenders)毫無疑問是代表人物,他的公路電影三部曲──《愛麗絲漫遊記》(Alice in the Cities,1974)、《歧路》(The Wrong Move,1975)與《大路雙王》(Kings of the Road,1976),以《愛麗絲漫遊記》為第一回,也與後來的名作《德州巴黎》(Paris, Texas,1984)互相呼應。


《愛麗絲漫遊記》展現旅途上九歲美國小女孩與德國攝影師 Phil Winter 之間的友誼,全片充滿生活的質感,以簡樸紀實的目光觀看美國與德國的城市景象。影片開始時,坐在沙灘的 Phil Winter 拿著寶麗來相機拍照(可比較《德州巴黎》的開始是德州荒野,沙灘與荒野都代表放逐者的荒原,需要尋找精神的出路),他的一手照片,反映孤獨浪遊者的疏離觀察,對於電台節目、電視的大眾廣告商業文化,他十分不滿意,似乎美國的事物,並不能夠給他帶來出路。電影以現代世界的反思與批判開始。

Phil Winter 來到美國之旅的終點站──紐約市。他打算回家,回到歐洲。在機場遇上愛麗絲和她的母親,偶然之下受小女孩母親託付,將留在紐約的女孩帶返歐洲。電影中,Phil Winter 一個人在美國遊走,工作和創作力落入瓶頸,無法與人溝通,在路上感到迷失和焦慮,現實世界、生活世界、影像世界、理念世界互相割裂。

Phil Winter 和愛麗絲的二人旅程在荷蘭和德國遊走,去過阿姆斯特丹、西德的伍珀塔爾(Wuppertal)、埃森(Essen)、杜伊斯堡(Duisburg)、奧伯豪森(Oberhausen)、蓋爾森基興(Gelsenkirchen),整個尋找婆婆的旅程,帶有目的和方向(雖然實際地方不大清楚)。如果說《德州巴黎》中尋找母親,是贖罪和懺悔的旅途,帶有宗教的意味,那麼《愛麗絲漫遊記》中尋找婆婆,則是尋根的旅途,帶有追認傳統的意味,而這個傳統難以一步達到,因為 Phil Winter 和愛麗絲遊走的魯爾區(Ruhr),是邁向工業化、現代化的地區,拆遷正在開展,就正如喜歡直接發表意見和感想的愛麗絲,評說面前所見:「這些空地看來像墳場──老房子的墳場。」

雲溫達斯以二人的尋親旅程,突顯出德國現代化的改變趨勢,美國文化的碰撞,新大陸和歐陸的文化差異,以至美國大眾神話的破滅,個人身份的再發掘。值得注意,電影開始時,Phil Winter 在汽車旅館休息,電視放映尊福(John Ford)的經典作品《林肯傳》(Young Mr. Lincoln,1939), Phil Winter 本來像孩子般睡著了,卻醒過來。尊福代表了美國文化的象徵(另一代表是 Chuck Berry,片中有他的音樂會片段),他的電影曾為雲溫達斯帶來精神上的啟蒙,而電影結尾,Phil Winter 從報紙看到尊福的死訊(雲溫達斯正在拍攝《愛麗絲漫遊記》中途發生),這是導演向一代電影大師表達的敬意。

附加檔案大小
AliceInTheCities_1.jpg78.8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