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奕思

書寫當下:香港國際電影節側記

大型國際電影節越來越趨同,香港國際電影節有咩特別?被譽為亞洲最歷史悠久和影響深遠的電影節,固然榮光無限,但這浮名以下,三十九年歷史的冰川,才是真正蘊藏價值的地方。

今年,有幸於香港國際電影節擔任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FIPRISCI Prize)環節評審,藉此機會為香港國際電影節寫一篇側記,本文不是歷史考證,也非年鑑記錄,只是從我翻開1977年電影節第一本場刊的感受講起,說說電影節不為人熟知的前衛歷史,也將我從好幾位電影節資深策劃口中聽來的零零碎碎的故事,用局外人的角度講出來。

來自生動的民間

刊物: 
作者: 
2017年
04月
13日

8米厘上的獨立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與日本PIA電影節、柏林影展共同策劃「日本獨立崩世代——8米厘狂熱」放映單元,將時間回帶到那個電影還只有菲林的年代。

8米厘與香港

菲林,方寸之間,電影開始的地方。其常見闊度有35MM/16MM/8MM。最早使用8米厘菲林的攝錄機,於1930年代問世,操作複雜,很難普及。1965年,柯達推出超級8(SUPER 8)攝錄機,易上手,然而只能拍默片。1970年代,柯達在菲林旁邊加上錄音用的磁帶,就可以拍有聲片了。一時之間,超8大行其道,迎來十多年的黃金時代,直至80年代中,VIDEO出現,才褪去狂熱,成一代人不可磨滅的影像載體。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476

《主婦日誌》凝視困獸

一個主婦的日常究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體現性別、政治乃至生存本身?為什麼那麼多電影拍攝男人的槍林彈雨愛恨情仇,卻不願意將鏡頭對準女人操持的廚房,去看她削一顆土豆?這種看見/看不見的選擇本身就歸屬於性別政治的範疇,比利時導演桑堤艾格曼在電影《主婦日誌》(1975)之中挖出日常生活的陷阱,一顆藏在線性時間之中不易察覺的炸彈。

刊物: 
作者: 
2016年
04月
#475

第四十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藏語電影的姿態

讓藏人自己說故事

在導演萬瑪才旦的《靜靜的嘛呢石》(2005)之前,進入主流觀眾視野的藏族電影一直都是他者的書寫,由漢人來講述藏族的故事,即便角色說了藏語,大部份也都要配上漢語,比如陸川的《可可西里》(2004)。藏族的一切都與漢族不同,宗教、生活、山川地貌都呈現在獵奇的眼光之下。萬瑪才旦的《靜靜的嘛呢石》是首部角色全用藏語對白而沒配上漢語的電影作品,誠如導演在多次訪談之中強調:「我首先是個藏人」。自己的故事應當由「我」來講述,語言也應當是「我」的。正是身份上的絕不退讓,才造就了藏語電影與眾不同的姿態——當模糊一切的現代文化殺到,本族文化該如何發出自己的聲音?

刊物: 
作者: 
2016年
04月
#475

在「我」中流放──談桑堤艾格曼

桑堤艾格曼(Chantal Akerman)是私人珍藏級別的電影作者。她1950年生於比利時,父母是1930年代由波蘭移民過來的猶太人,於二戰期間飽受流離驅逐之苦。她從未接受過完整正規的電影教育,十七歲中學肄業,進入比利時表演藝術和廣播學院(INSAS)學習,但三個月之後就退學去拍攝自己的電影。她曾直言,十五歲時看高達的《狂人皮埃洛》是電影啟蒙,法國新浪潮對她的影響,尤其是七八十年代的作品中,也是言而易見的。她提到過深受影響的電影導演還包括伊利盧馬、法斯賓達等。在1968至2015總共四十七年的創作生涯之中,她嘗試過藝術和商業領域的多種電影類型,實驗、紀錄片之餘,甚至還包括喜劇和歌舞。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9日

打開或再度被打開的世界

馬克卡辛斯(Mark Cousins)是電影《人生也許》(Life May Be,2014)的發起者。幾年前,他碰巧要為曼妮亞雅芭莉(Mania Akbari)的20 Fingers(2004)寫文章,心有觸動,於是寫出了第一封信。接下來,便有了他與雅芭莉之間的五封電影通信。馬克設定了電影信件的形式,也一如他做過的許多訪問、電影漫遊式的創作,他負責引導對話的走向,讓國家、身份、身體、性別等問題,在他與雅芭莉之間逐一展開;然而,對《人生也許》這部電影來說,雅芭莉的世界才是意義的內核。她的回應,也正像她的藝術風格,總能有力地衝擊要害,對問題哪怕是對自己,也毫不手軟。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30

我的心略大於整個伊朗

看伊朗電影,會自然想到中國。關於中國電影的審查制度,常會有一些非官方傳聞流傳,如建國之後動物不許成精、校園戀情不許開花結果等,如同荒誕小説中走出的素材,生猛可笑。伊朗電影則至2009年內賈德政權取得連任以及「綠色革命」之後,由肅秋步入嚴冬,一些電影從業人員被捕,麾下有一百八十多名導演的行會組織「電影之家」遭遇解散危機。如此政治氣候下得以進入國際視野的伊朗電影,往往繞開縱向歷史,走向平民日常。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463

後輩說談邱剛健

略談邱剛健劇本的起筆。《奪魂鈴》(1968)寫馬賊兇殘,見一女子殺之,見五六歲男童,一箭穿顱,也殺了。《愛奴》(1972)開場是大雪碎碎揚揚,落在一妓女的屍體上。《女人心》(1985)寫繆騫人與周潤發因瑣碎小事要離婚,居然說離就離,不過一個轉場。邱剛健的劇本震攝人之處,是他的創作視野。別人會用作高潮的戲,他用作開始。以此為起點的創作膽識,無所阻擋。同性、人鬼、婚外情,百無禁忌。社會現象在他筆下,與人的複雜心理互為因果,可堪玩味,亦更可理解,哪裏會停留在是非黑白的道德規尺上?《說謊的女人》(1989)開頭讓飾演情婦的劉嘉玲對着電話自言自語,傾訴苦等男人造訪閨中的煩悶。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不如為純粹乾杯

不管怎樣,該拍的電影還是要拍的。題材較冷,如《狂舞派》(2013);片種已死,如《殭屍》(2013);橫着藝術竹竿走商業鋼絲,如《微交少女》(2013);話題太敏感,如《過界》(2013);還有隨時丟失的內地市場。於是,常常被率先提起的明星支持、超強班底云云,更顯新導演們孤獨,或者說桀驁。在合拍行列已經人頭湧湧,甚至退潮的時候,他們踏上獨木橋,以個人風格的彰顯作出另一種示範。原來,商業、市場、審查等等就要淹沒電影樂趣的風頭火勢,還有創作可以大過電影。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界線兩邊,各自冷暖

近月有不少香港新晉導演的作品面世,除了麥浚龍《殭屍》、翁子光《微交少女》(亞洲電影節熱映三場),還有劉韻文的《過界》。這些新作均獲業界力撐,《邐屍》有鮑起靜等一眾戲骨,《微交少女》邀得溫碧霞、麥德和出演,延續當初《靚妹仔》(1982)裡的經典角色。《過界》的班底更是星光熠熠,俞琤、施南生監製,劉嘉玲、陳坤主演,攝影杜可風,美指張叔平。幾部新作中,《過界》選材刁鑽,將「來港產子」一事作為主線,劉嘉玲的闊太角色與陳坤的司機角色互為對映,意味深長。

刊物: 
作者: 
2013年
12月
#447

Pages

Subscribe to 喬奕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