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明

Boyhood《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追憶逝水年華

相比攝影按下快門的「決定性瞬間」,電影的鏡頭持續不斷,是不是把「時間」更形象化了?嚴格來說,每部電影都是「紀錄片」:記錄了某時某地某人的狀態。觀眾愛看老電影,有時是追憶逝水年華,看看那個明星的美好時代。菲林底片上凝結了的聲畫具文獻意義,因為它在虛構的故事中,讓我們看到了真實。

刊物: 
作者: 
2014年
12月
28日

《霍金:愛的方程式》意料之外

不期望因為近年傳記片多不好看,最新例子是《摩納哥王妃》(Grace of Monaco)。有些人真是不能扮的,美艷的Grace Kelly 是其一,妮歌潔曼絕對瞠乎其後;在《摩納哥》中出現過兩場的希治閣是其二。美國片都湊什麼熱鬧了?兩年間三度有人扮希治閣,2012 年的電視電影The Girl、去年安東尼鶴健士的《希治閣傳》以及這部。不過希翁的形象太獨特,演起來顧得了形捉不了神。看見演員頂着大肚皮,目無表情,故意壓低聲調跟女明星說「My Dear……」,即使沒失笑,也總是渾身不自在。

刊物: 
作者: 
2014年
12月
07日

《鼓動真我》 深明藝術大義

某場餐桌上的戲,一家人閒話家常,直至兩代人談什麼才算「成功」,19 歲的主角Andrew 跟父輩意見分歧。Andrew說三十來歲酗酒、英年早逝又如何,即使稍縱即逝,永遠被後世記得才沒白活。他這裏舉的例子,以及《鼓動》常談到的偉人,是僅活了三十四個年頭的爵士樂手Charlie Parker。父輩有點匪夷所思,像Andrew 面前另一對子姪,打打波、泡泡妞,過着「正常」的大學生活就好,為什麼一定要追求舉世聞名,甚至早死亦在所不計?

「魔鬼教官」vs. 天才鼓手學生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02日

《點對點》貴在不正常

有人說,要讓佔領運動結束,盡快回到正常生活。但什麼才是「正常」?天價的縮水樓正常?全街都是珠寶店正常?永遠的行色匆匆正常?貪得無厭的消費及物欲正常?社區全面被同化,生活方式給大集團及連鎖店壟斷正常?街道擠迫、車水馬龍、空氣污染正常?犬儒正常?甘於現狀正常?各家自掃門前雪才正常?

刊物: 
作者: 
2014年
10月
26日

《未來叛變》一場顏色革命

佔領運動上下一心,想不到電影宣傳也來湊熱鬧。《未來叛變》(The Giver)的宣傳文案: 「抗暴新生代,自己命運,自己控制,衝破維穩。」西片行銷本土化,證明有市場。對上一次電影沾社會運動的光,是1989 年吧?

刊物: 
作者: 
2014年
10月
19日

哀莫大於心死

連電影都沒心情看了,還說寫評論。《失蹤罪》期待已久、《她消失以後》很驚艷。都看了,但沒心情琢磨。前者的重點似乎在愛情幻像與婚姻生活的落差;後者說一宗意外導致夫妻分離,「孤獨」是關鍵詞。巧合的是,兩者皆從男女的視點看世界,對讀應有趣;然而愛情與婚姻,跟當下的香港狀况太不着邊際。提起視點, 「疏離手法」的《黃金年代》也在本周上映。片商看準十一檔期,想不到碰上「佔中」(不過香港市場微不足道)。一周內見盡香港沉淪、價值崩壞,低處未見低。「黃金時代」四字,恰恰是當下最大的諷刺。

刊物: 
作者: 
2014年
10月
05日

《大風暴》近在咫尺

上周四晚,我們在立法會大樓旁的停車場席地而座看《大風暴》(Z),一部1969年關於希臘的電影。似遠還近的,銀幕的虛擬與周遭的真實,彷彿融為一體。

戲放不到一半,添馬公園那邊愈來愈人聲頂沸, 「開路!開路!」之聲不絕於耳。我們當時不知道,原來因為警察刁難,阻塞遊行通道,遊行者發出怒吼。這邊的小屏幕上,人民同樣怒不可遏,戲裏戲外的人聲夾雜。電影此刻說到,一個左翼陣營的政治領袖、國會代表,某夜在公眾場合被襲擊致死了,警察完全袖手旁觀。翌日,擁護他的群眾舉起領袖的巨幅遺照,上街示威。群眾一出來旋即被警察驅趕、毆打;有長頭髮的青年,甚至被捉到一旁強行剪髮。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8日

Pages

Subscribe to 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