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志銘

黃飛鴻的雨傘龍虎鬥

世情之荒謬,來自做出荒謬傻事的人不知自己做了荒謬絕倫的傻事,還理直氣壯地荒謬失常下 去。另一種更荒謬之荒謬怪事,就是明知荒謬得 無朋友的,仍扮作若無其事的如常演活下去。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上述的,本是戲劇原理之荒誕術,殊不知,活生生的現實世界裏,有人可一次過同一時間內做齊這兩大極端荒謬事,難度超高,但卻輕而易舉地圓滿成功!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中國詩人北島如斯說。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28
Subscribe to 彭志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