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展鵬

趕不上中國大片時代,未必是遺憾-紀念梅艷芳逝世十四周年

今天,北上發展已是香港藝人的不二「錢途」。在十多億人口的市場,藝人不必大紅大紫,也可財源滾滾。電影方面,十億票房已不稀奇,《美人魚》及《戰狼2》等賣座片更有三數十億票房。收益如此驚人,藝人自然趨之若鶩。但是,趕上了這時代的藝人就很幸運嗎?卻也未必。

刊物: 
作者: 
2017年
12月
30日

我們都是黎小軍與黎耀輝-《甜蜜蜜》及《春光乍洩》的九七回歸故事

香港歷史哪裡尋?答案可能是-電影!

香港回歸20周年,如果要尋索相關的歷史記憶,除了官方檔案、新聞報導、書籍著作,還可以去哪裡找?我相信,關於1997的回憶,除了彭定康、江澤民、鄧小平、柴契爾夫人、董建華等,很多香港人也不會忘記以下幾個人:黎耀輝、何寶榮、黎小軍、李翹。在九七前夕,前兩者曾經自我放逐,遠走阿根廷,後兩者則漂流美國,在鄧麗君的歌聲中相遇。

刊物: 
作者: 
2017年
06月
28日

讓澳門故事愈說愈複雜-談《甲戌風災》

《甲戌風災》之所以令人興奮,是因為這齣戲宣示了澳門劇場人對這個城市的本土書寫又提升至另一層次了。

把一段澳門歷史搬上舞台,本身就吸引力十足,因為時至今日,澳門人的本土歷史知識仍是驚人地貧乏:很多人每天在亞馬喇前地轉車,卻未必知道亞馬喇如何改寫澳門歷史;去舊法院看戲,我們也許會不經意地看一眼那個區華利石像,但很少人知道這個人跟葡國航海歷史及澳門的關係;路過得勝花園,學生不會去問這個花園究竟紀念了甚麼勝利,這跟附近的荷蘭園又有甚麼關係。是的,我們都不知道這個城市的故事-哪怕是最基本的歷史梗概與最關鍵的歷史人物。

刊物: 
作者: 
2017年
05月
18日

帶紙巾為你愛的人(與城市)流淚:《骨妹》

去年年底,《骨妹》在澳門國際電影節首映,觀眾的啜泣聲此起彼落;電影結束時,觀眾鼓掌達三分鐘之久。的確,《骨妹》是個動人的愛情故事,那甚至是眼淺的人必須要帶紙巾去看的電影。然而,《骨妹》又不只是愛情故事,電影著墨更深其實是一個人跟一個城市的分分合合、愛恨交纏。它要問的是:你有多愛、多恨你的城市?

刊物: 
作者: 
2017年
02月
23日

香港有個黑社會——香港黑幫片中的政治意識

「香港很多黑社會,對吧?」時至今日,我在台灣坐計程車仍會偶爾被司機這樣問,全因香港黑幫片太深入民心。

黑幫片在香港歷久不衰。從八十年代的《英雄本色》系列、九十年代的《古惑仔》系列,到近十年的《黑社會》系列,黑幫片數十年來是港片的文化標誌及市場支柱;它的成功,甚至曾經把台前幕後的周潤發及吳宇森送到好萊塢發展。表面上,黑幫片是誇張失實的:那些在槍林彈雨中不死的英雄,那些雙手各拿一支槍開火的主角,都虛假得可以。然而,這些虛構的黑幫片如何迂迴地寫出了香港故事,並呈現了香港人的集體情緒?這些黑幫故事對於香港這城市的意義何在?本文會從政治禁忌切入,討論黑幫片的香港意識。

刊物: 
作者: 
2016年
12月
#168-169

台灣有,香港沒有——紀錄台灣電影史的《我們的那時此刻》

為甚麼台灣有,而香港沒有?

看《我們的那時此刻》,我被銀幕上的電影片段深深打動的同時,亦不禁羨慕台灣拍出了這部梳理台灣電影史的紀錄片——香港其實也很需要這樣的一部作品。

兩年多前,台灣導演楊力洲為金馬獎五十周年拍了一部名為《那時此刻》的紀錄片。最近,導演剪出一個新版本,易名《我們的那時此刻》在全台灣上映,用兩個小時展現半個世紀的台灣電影史。這部片有先天優勢:數十年來的精彩電影與粒粒巨星,再加上珍貴的金馬頒獎禮片段,為這部片保證了豐富材料。

刊物: 
作者: 
2016年
04月
07日

在血光中看見澳門——談《心亂.疑城》

從二○○八年的《堂口故事》到今天的“堂口故事3”《心亂· 疑城》,轉眼已有六七年。這些年間,我們看了聽了多少澳門故事?

近幾年,不同創作領域書寫澳門已蔚然成風:視覺藝術上,有霍凱盛用古地圖思考今日澳門問題;文學上,有寂然、太皮及鄧曉炯等寫出不同題材的澳門故事;戲劇方面,從《七十三家半房客》到《威尼斯人要買樓》,本土故事有情味有視野;音樂方面,無論是資深的李峻一或是生力軍Catalyzer都把社會問題寫進流行曲中;電影方面,《奧戈》成功地把土生故事帶到國際舞台,《無花果》則漂亮地示範了一次港澳合作。

刊物: 
作者: 
2015年
02月
19日

澳門不再是小插曲——澳門電影《無花果》

“我回來澳門本來以為可以靜吓,點知呢邊都咁多嘢發生。”《無花果》中的阿家說。

雖然近年有不少本土獨立電影出現,但《無花果》仍然令人眼前一亮;亮點包括經常遊走港澳的獨立導演崔允信的平實有力的影像、曾寫出《天水圍的日與夜》的呂筱華的大膽而細緻的劇本,還有電影對澳門的破格呈現。

刊物: 
作者: 
2013年
09月
26日

李安給澳門的啟示

當不少港澳人繼續保衛「本土」並仇視外來者與外來事物,李安二度得到奧斯卡最佳導演。

奧斯卡史上得過兩次最佳導演的人寥寥可數,而李安竟以華人之姿(奧斯卡是個充滿種族意識的地方)再套小金人。李安是個獨特的電影作者,無論是都市題材《飲食男女》、武俠片《臥虎藏龍》、喜劇《喜宴》、美國漫畫《變形俠醫》、牛仔同志愛情故事《斷背山》、張愛玲小說《色,戒》、歷險題材《少年pi的奇幻漂流》,幾乎沒甚麼題材駕馭不到。他也可以厲害到從沒建立甚麼視覺風格,而仍然讓每部片都「非常李安」。作為一個華人導演,他成功遊走中西題材,文化隔閡對他來說彷彿並不存在。

刊物: 
作者: 
2013年
02月
26日

Pages

Subscribe to 李展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