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展鵬

我們都活在悲慘世界 ——談新版《孤星淚》

最近,不少觀眾為電影《孤星淚》掉眼淚。這淚水,到底是為了電影的人物劇情,還是為了電影外的真實世界?

大多數人認為,分析電影就是討論劇情、演員,導演手法等屬於電影“內部”的東西。但其實,電影以外的那個世界——觀眾所處的時代氛圍,以及電影被閱讀的社會脈絡——往往也很重要。

廿一世紀的“感覺結構”

刊物: 
作者: 
2013年
01月
31日

西方看東方,世界看莫言——電影、文學、東方主義

莫言得諾貝爾獎,自然值得慶賀。然而,此事卻引起不少爭論,其中涉及這次得獎的政治原因。有人說,不要將諾貝爾獎政治化,更不要將文學政治化。然而在這世上,從出門能否順利搭到巴士到豬肉的漲價,又有甚麼跟政治沒有關係?不過,這裡我要討論的,倒不是狹義的政治,而是廣義的政治——文化政治,也就是政治如何介入文化,而文化又如何介入政治。

你未必知道的《紅高粱》故事

刊物: 
作者: 
2012年
10月
22日

亂世.旗袍.梅艷芳——寫在梅艷芳冥壽與反日浪潮中

當我們在訴說過去的時候,其實往往是在書寫當下。

在最近的釣魚台爭議下,中日之間的歷史再次成為焦點。對比內地的反日暴動與種種不理性的行為,港澳人在支持捍衛釣魚台主權之同時,並無過激行為。是的,香港人不是全沒國仇家恨,只是,曾身處殖民地的複雜處境中,香港人也看透了歷史的複雜。而這種複雜性,又可以從香港電影的亂世與梅艷芳身上的旗袍看到。

回到過去:梅艷芳的古典

刊物: 
作者: 
2012年
10月
10日

時光倒流一百年 ——反日浪潮與中國文化症狀

“光復”、“淪陷”、“宣戰”、“血洗”、“漢姦”、“華夏不是東亞病夫”——以上措詞,不是來自電影或歷史書,而是最近的釣魚台新聞。釣魚台主權絕對要捍衛,但這種激烈情緒不禁令人思考:今天的中國人是活在什麼年代?難道是時光倒流,我們回到十九及二十世紀,面對清末的列國入侵、民初的動盪局勢、二戰的屍橫遍地?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24日

鏡頭下,澳門故事不再隱形

過去數十年,兩岸三地都各自以豐富的影像回應了社會的劇變,於是今天我們可以從張藝謀、侯孝賢及王家衛等導演的作品看到內地、台灣、香港的政治社會文化發展軌跡。那麼,一向在"兩岸三地"的概念中完全隱形、在"港澳"的概念中又形象模糊的澳門又如何?澳門的故事,如何用影像訴說?

作者: 
2012年
07月
12日

愛情,為城市把脈——《愛情在城》的澳門症狀

愛情故事常被誤解,它向來被認為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與政治、社會無關。然而,情況恰恰相反,不同時代的戀人因何分手,不同地方的情人因何受折磨,往往都取決於政治社會因素:梁山伯祝英台的悲劇,是階級社會造成;魯迅的《傷逝》,控訴的是殘餘的封建思想容不下自由戀愛;《鐘樓怪人》的駝俠與吉普賽女郎,因為政權對社會弱勢的逼害而死;《帝女花》最明顯,是政治的改朝換代令戀人無法廝守。那麼,如果愛情發生在今天的澳門,這些故事又如何反映這城市的面貌與問題?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月
19日

重訪倚紅樓,重訪香港歷史——寫在梅艷芳的四十八歲誕辰

“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這是電影《胭脂扣》中十二少送給如花的一副對聯。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香港西環,在那個紙醉金迷的風月場所,有妓女與嫖客的繾綣纏綿與生生死死:他為她離家出走,她幫他發展事業,奈何環境逼人,他們選擇了殉情,結果一個死,一個活;五十年後,死了的那個她回到陽間,尋找尚在人世的他。這種故事,本是鴛鴦蝴蝶的靡靡之音,但這電影卻成為華語電影經典,最近亦入選香港電影資料館選出的“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電影”。

國難當前的妓院愛情故事

刊物: 
作者: 
2011年
10月
20日

書寫的契機與局限──在澳門看華語電影傳媒大獎

華語電影傳媒大獎今年首次在澳門舉行。對澳門觀眾而言,除了可以近距離看到一眾明星及導演,我們還看到什麼?這次得獎的電影,如《讓子彈飛》、《當愛來的時候》及《志明與春嬌》等,給華語電影創作帶來什麼啟示?

澳門的“隱形”狀態

澳門,一個被無數電影取過景的地方:從黑白粵語片時代,到關錦鵬的《胭脂扣》、王家衛的《2046》、杜琪峰的《放逐》,是一張很長的電影片單。然而,澳門的場景常被別人借用,卻少有人拍出澳門本土故事。長期以來,澳門是富有異國風情的佈景板,或用以捕捉懷舊氣息,但當中就是沒有澳門人的視角,沒有澳門人的真實生活。

作者: 
2011年
07月
03日

王子有婚事,王上無話兒 ——荷里活片與王室婚禮的帝國幽靈

英國王室大婚,全球逾廿億觀眾追看婚禮全程;一時間,“莊嚴”、“浪漫”、“尊貴”的讚美之聲不絕於耳,曾是“日不落帝國”的英國再被世人仰望。早前,一部以英國王室為題材的電影《皇上無話兒》名利雙收,有奧斯卡加冕又有賣座紀錄。一場被全球傳媒轉播的王室婚禮,一部講英國王室故事的電影,彷彿毫不相關。然而,兩者卻不約而同地對帝國與王室作出正面的描繪,而打動了全球不同種族不同國情的觀眾。在廿一世紀的今天看這種“帝國書寫”,其意義遠大於消閒電影與國際花邊新聞。

平凡醫師的“以下犯上”

刊物: 
作者: 
2011年
05月
05日

十年澳門,影像沒有缺席──談澳門的獨立電影

電影藝術常常是一個地方一個時代的鏡子:法國新浪潮側面反映了六十年代法國風起雲湧的“五月風暴”學生運動,同樣在六十年代發端的新好萊塢(New Hollywood)電影為美國戰後的嬰兒潮一代記下影像的標誌,八十年代的台灣新電影則代表了台灣一個自省的、批判的、渴望尋溯歷史的政治新時期。

在過去數十年,兩岸三地都各自以豐富的影像回應了社會的劇變,於是今天我們可以從張藝謀、侯孝賢及王家衛等導演的作品看到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幾個地方的政治社會文化發展軌跡。那麼,一向在“兩岸三地”的概念中完全隱形、在“港澳”的概念中又形象模糊的澳門又如何?澳門的故事,如何用影像訴說?

作者: 
2010年
09月
21日

Pages

Subscribe to 李展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