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榮

盲人都可睇電影

導演問影評人, 「你覺得我這一部電影怎樣?」

「啊,難得,你這部電影,連盲人都可以欣賞。」

說出這樣的評語,潛台詞是,你的電影,不夠影像感,靠對白交代一切,連盲人都聽得明白。

盲人看的電影,今日要給修正,不再是口水電影,太多好片專供盲人欣賞,因為,香港創意基金搞了一個影像解說導賞員的計劃。目的是,讓盲人都可以融入社會睇電影。

賣座電影掀起了話題,他們無法參與。

《葉問》掀起了詠春熱潮,盲人無法參與討論,他們無法睇到這部電影,會被社會邊緣化。

刊物: 
作者: 
2011年
03月
24日

重拾父親風采

曾國祥做導演,片名《戀人絮語》。他是曾志偉的兒子,出道時做演員,04 年我和他在開平拍電視劇,相處多日,他雖然是幕前,其實,計劃好多,對電影製作認識不淺,我知道他將來一定會做導演。

他成功執導第一部電影,已是他入行十年後的事。

《戀人絮語》是愛情片,其中一個故事,曾志偉有份演出。

父親演,兒子導。我想起了奇斯洛夫斯基的名言,他說: 「世間上,所有父子關係都是不對等的,兒子是不會欣賞父親,因為,兒子日漸長大,只看見父親一天一天垂垂老去, 他永遠看不到父親年輕時的神采飛揚。」

刊物: 
作者: 
2010年
12月
06日

保護甄子丹

甄子丹的外號是宇宙最強,現在他的花名改了,應該是宇宙最忙。他是香港最忙的演員!不!他是中國最忙的演員,一部接一部的拍下去。

今次出席威尼斯影展,為的是《精武風雲:陳真》,演的是陳真,全國上畫在即。他剛拍完了歷史武俠片《關雲長》,塗紅臉,手執青龍偃月刀,飾演一代忠魂關聖帝。之後,他又接了陳可辛的《武俠》,即是獨臂刀,斷臂再戰江湖。

聽說唐季禮的《岳飛》,如果成龍不拍,又會找他。但是,必須拍完另一部特技動作片《大鬧天宮》,他要扮孫悟空。總之,所有角色他都可以演,《葉問》打完日本佬,打鬼佬,可以再打俄羅斯摔角手,一集一集拍下去。

作者: 
2010年
09月
10日

發哥要接什麼戲?

從影四十年的周潤發,現在的戲路,非常尷尬,有點似正要出道的謝霆鋒細妹謝婷婷一樣,既小心揀戲,又唔知應該點接戲?

像《諜海風雲》的角色,他演一個在「珍珠港事件」前夕,正在上海和日本人周旋的黑幫大佬,外形殺食,以為是度身訂做 — 重回上海灘的風姿,再加一件巨型大褸,雙手握槍的勇悍,就是Mark哥輪迴上身。結果,全猜錯,落在無能老外導演和編劇,《諜海風雲》,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可以及早提名「金草莓」投資最大爛度最大影片。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05日

逼人的凝視

眾所周知,《2046》的周慕雲和《花樣年華》的周慕雲是相同的角色,卻又可以不全是同一個人。

游移之間,令演員有時無法定調|他有一種難以猜測不確定性,梁朝偉便是挑戰了這一個難度,回憶總是潮濕的,令《2046》膠結著混沌一片,自己也找不到出路的角色,充滿矛盾,卻又可親可愛復可憐地令觀眾接受。

畫龍點睛地在花俏的臉孔上畫上了一匹鬍子,這是一個慧詰的假面,卻有一個傷透的真心。

作者: 
2004年

活力充沛的少年初戀夢

【最佳編劇:芝See 菇Bi(初戀嗱喳麵)】

做人,我是無厘頭派。

看電影,我是言志派——在電影中找主題。

《初戀嗱喳麵》,帶著初戀的朦朧內容和年青人應有的鬆散,呢喃之間,不多不少,也有主題。老谷(曾志偉飾)在暑假之始,以短期租約,只得兩個月的嗱喳麵店,也要搞下去,這是不合乎生意經營的算盤。最後,兒子問他賺了還是蝕了,他才道出電影的主題:想到就做,那怕短短兩個月,唔做過,又點知賺蝕。

初戀和做人一樣,總不能打著如意算盤,分分秒秒計著袋內的斗零一毫。

作者: 
2001年

愛與誠:語不驚人死不休

導演非常用心,全片努力營造獨特風格,泰柬黑色風情浪漫動作場面尤為出色:天台追逐戲;潑水節行刺;王傑單鎗匹馬去救人,一邊跳舞一邊槍戰。可惜,劇本一味要語不驚人死不休,過份製造奇特效果反而沖淡戲味,人物性格非常有型,但流於空洞,陳曉東的角色最失敗,千里尋兄,卻寫不出兄弟情。

作者: 
2000年

友情歲月之山雞故事:後古惑仔時代

文雋一手開創了《古惑仔》已是1995 年的事了。第一集古惑仔,情節亦接近漫畫《古惑仔》,一派江湖片格局,宣揚黑道英雄,拚命出位,刀光劍影,義薄雲天。

《古惑仔》掀起「古惑片」風潮,一系列的跟風電影,如《紅燈區》、《古惑女》、《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開創了「古惑仔年代」,不久,題材已到荼薇,創作人乃由「古惑仔」進入「反古惑仔年代」。

作者: 
2000年

刀手:內容單薄 演員出色

江湖片由《古惑仔》開始也拍到五集,難有新鮮感,直到杜琪峯在風格化路線,拍出《鎗火》叫人耳目一新。這部《刀手》在色調、氣氛、場面也走風格路線,並不難看。尤其攝影,鏡頭處理在斬殺場面中應用得很悅目,但救不到內容單薄。四個刀手的性格典型,出賣、爭女、復仇的情節,平鋪直敘,追看性太弱,慶幸一班熟手演員如雷宇揚、陳小春做得開心,未有驚喜,卻值得嘉許。

作者: 
2000年

天有眼:娛樂性不足

原著的構思既現實也奇特,可是每一次殺人的佈局過份簡單,不夠驚奇,似乎趙崇基影象追求意境,探索主角心理層面的筆墨忽略了刺激效果,娛樂性不足,在商業市場上吃虧,但是編與導的心思和取向值得肯定。

作者: 
2000年

Pages

Subscribe to 林超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