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政恆

《修女伊德》與公路電影

人在公路的電影有許多,六七十年代是美國公路電影的興盛期,重要例子有阿瑟潘(Arthur Penn)的《雌雄大盜》(Bonnie and Clyde,1967)、丹尼士賀巴(Dennis Hopper)的《迷幻車手》(Easy Rider,1969)、哥普拉(Francis Ford Coppola)的《霧雨飄飄淚兩行》(The Rain People,1969)、泰倫斯馬力克(Terrence Malick)的《荒漠情》(Badlands,1973)和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曾經蒼海難為水》(Alice Doesn't Live Here Anymore,197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30

電影與詩人

也斯《也斯影評集》收錄也斯(梁秉鈞)自六十年代以來撰寫的過百篇電影評論,分為歐美、亞洲、香港三章,收錄他在不同報刊和專欄撰寫的影評文章,當中的電影有大師經典,也有當年新片。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29

龍剛電影和政治

六十年代粵語電影中的失落、徬徨、虛無心態,挺能夠形容龍剛及楚原的部份作品,但從龍剛的《播音王子》(1966)、《英雄本色》(1967)和《窗》(1968)三部電影中,角色也許經歷失落和徬徨,但電影本身的中心思想並不流於虛無,我甚至認為三部電影的主題是透過道德上的修正和力量,以及聖徒一般的宗教奉獻精神,去奮力拒抗虛無。

刊物: 
作者: 
2014年
11月
#28

從各國電影看當今世界的人際關係

香港有許多電影節,可見影迷不少。今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已是第三十八屆,兩個禮拜放映了三百部影片,近年的重點顯然轉向修復經典,當然,亞洲電影、華語電影及香港本地新片,都相當注目。香港國際電影節中,除了新秀電影競賽、紀錄片競賽、國際短片競賽、天主教文化獎,還有國際影評人聯盟獎,十二部角逐電影,分別來自台灣、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烏茲別克、埃及、奧地利、巴西和美國,都是新導演的作品。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27

這一趟回到公屋:《掃毒》

印象裏,香港電影中的天台,跟身份特別有關係,遠一點有易文的《曼波女郎》(1957),葛蘭飾演的青春女子愷寧,發現生母另有其人,晚上拾級到天台去,俯視千萬人家(五十年代的香港顯然不是現在般萬家燈火,甚至有光污染問題),一回頭,在幻覺中聽見生母的歌聲,看見她的身影。在生母與養母之間的不確定狀態,暗示了香港在共產中國與英國殖民地之間的特殊身份,也只有這個借來的的地方、步入西化的華人城市,才有難以估量的活力與新的可能。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狂舞派》:沒有包袱,才走得遠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和杜琪峯的《毒戰》自有其好看的地方,但近期最教我感動的電影,卻是黃修平的《狂舞派》。

《狂舞派》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沒有包袱,一直前行,以青春熱血展現活力,甚至乎《狂舞派》比廣獲好評的《打擂台》(2010)再走前了一小步。電影完全由年輕人主演,集合了運動、喜劇、愛情與成長四個元素,夠青春了吧。

片中的阿花(顏卓靈飾)離開老牌荳品店,尋索自己的跳舞理想,加入大學裡的跳舞團隊BombA,一邊要面對另一支強勁跳舞團隊Rooftoppers,另一方面要面對感情的三角關係。

刊物: 
作者: 
2013年
07月
1日
#23

你最近看了有甚麼好的電影

每一次見面,你都會問我最近有甚麼好的電影。有的你看過了,於是我們談得興高采烈。你自有一套標準,時而我們有相同的共識,但你也常常有獨特的發現,我不甘示弱,滔滔不絕地講我的見解,你不以為忤,只是沉吟點頭,好像要找一個角度回應我的看法。我們都喜歡觸類旁通、相互比較,於是往往從電影又聊到文學。有的電影你還未看,就說,好,等我看看。後來我發現你的問話和回應,不是寒暄,更不是信口開河,下一次碰到你,我們會接續話題,談到這部電影。有時我想,你多麼認真。

刊物: 
作者: 
2013年
01月
30日
#21

《車手》:熱血青年行我路

當我們説銀河映像第二梯隊的中堅分子,首先會想起「根正苗紅」的多年弟子羅永昌和游乃海,現在不得不提鄭保瑞了。他加盟銀河映像後第一部作品是2009年的《意外》,果然很意外的是,第一,風格上有點遊離,不是純粹的鄭保瑞誇張手筆,又不是見慣的銀河映像風格。第二,片中一隊職業暗殺組內部不和,似乎團隊磨合有點難度。第三,從《軍雞》(2008)到《意外》只是用上一年時間,但兩部電影已頗為不同(一躁動一沉靜),從《意外》到《車手》,卻用上三年時間,風格更變了一變。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46

從楚漢相爭到三國演義,改頭換面再打一場

(鄭政恆口述,朱小豐、鄭政恆整理)

1. 主題
一個問了很久的問題─十多歲的時候沒怎樣問,二十多歲的時候也沒怎樣問,到現在可能要問一問─看了這麼久,看了這麼多次,到底《三國演義》這本書在說甚麼?看了又看,也搜羅過相關材料,心裡依然有個謎:到底這本書是不是沒有甚麼主題可言,是不是沒有一個中心的、特定的事件或焦點,純粹是一個富娛樂性,或者富文學性、富戲劇性的三國故事文本而已。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30日
#18

Pages

Subscribe to 鄭政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