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華

蓋世梟雄

提起導演尊‧侯斯頓與影星堪富利‧保加合作的黑色電影,多數人會想起《群雄奪寶鷹》(1941)。拍於一九四八年的《蓋世梟雄》較易被忽視,卻堪稱黑色電影傑作,亦是堪富利‧保加與妻子羅蓮‧柏歌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攜手演出。英文片名Key Largo 指的是佛羅里達州最南端礁島群的大礁島,現為潛水度假勝地,離古巴很近,可說是隔海相對。那裡的特色是陽光與海灘,偏偏尊‧侯斯頓給它拍了一部黑色電影。礁島群由跨海公路連接,就是影片一開始,堪富利‧保加飾演的Frank 坐巴士經過的那條公路。一旦颶風侵襲,礁島就形同孤島。Frank 是退伍軍人,前往小島探望陣亡戰友的父親(旅館老闆Mr.

刊物: 
作者: 
2012年
10月

亂世行者 Fritz Lang

提起德國電影大師費立茲‧朗(Fritz Lang, 1890-1976),相信多數影迷會記得他的科幻電影經典《大都會》(Metropolis, 1927),兩年前香港國際電影節才放映過最新修復版本,還請來交響樂團現場伴奏。年初香港電影資料館放映高達(Jean-Luc Godard)的《春情金絲貓》(Le Mépris, 1963),費立茲‧朗亦有在裡面客串演回自己,劇情講他在拍攝荷馬史詩《奧德賽》。而回顧大師一生,納粹上台後,他與多年合作的妻子決裂,流亡他鄉,回國時年近七十,本身經歷已猶如奧德賽的流浪故事。

刊物: 
作者: 
2012年
09月
#354

2004 百廢待興

儘管經濟漸見好轉,但沙士猶有餘悸,民怨未解,卻有名嘴封咪,人大否決雙普選,又有人把「還政於民」標籤為「港獨」。《柔道龍虎榜》雖目盲但鬥心不死,疊羅漢為卡在樹上的氣球解困,被撻低亦能翻身。《墨斗先生》要「逃出港島」,以過海比喻過關,勉勵「過到海之後,我一定會重新做人」。《菠蘿油王子》笑中都是淚,自省「上天賜俾我一個花園,我搞到佢一片荒蕪」,城市被拆得爛溶溶,百廢待興,王子踏上征途,廢墟中乍見遊行隊伍,寄望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2006 因和諧之名

西九推倒重來,銷售稅叫停,政府卻以強硬姿態將天星鐘樓斬首。內地送來自由行,也附送毒菜毒魚。《天行者》談救贖,《傷城》要懺悔,《黑白道》的臥底連自己是人是鬼都不知道。《臥虎》是萬劫不復的結局,任務完了還要當一世臥底。杜琪峯繼《黑社會》影射小圈子選舉的權鬥,《以和為貴》進一步踩入中港政治關係,指向後 CEPA 時期,港人北上求財寄人籬下,國家因和諧之名,以欽點代替選舉,話事人被招安,世世代代永被操控,手執龍頭棍也是死路一條。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2010 處處是擂台

這邊廂,千人聚集禮賓府外反高鐵撥款,年青人以五區苦行表達訴求;那邊廂,立法會如期通過議案,菜園村面臨清拆。這邊廂,議員以「五區補選」變相公投;那邊廂,政府「起錨」宣傳政改,被諷為「超錯」,特首曾蔭權挑戰公民黨余若薇,進行電視辯論,始終處於下風,更被對方以「情願原地踏步,都唔要行差踏錯」技術擊倒,但方案照樣獲立法會通過。《地產霸權》一紙風行,社會日益撕裂。《歲月神偷》只是以懷舊手段憶苦思甜,《72 家租客》盡量簡化社會矛盾與抗爭,倒是《打擂台》喊出了「要打,邊度都係擂台」,《1+1》就一於「佢有佢哋拆,我有我哋種富貴竹」。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十五年細說從頭

就這樣,十五年過去了。真普選依然遙遙無期,六四沉冤未雪。新特首上任,前景未許樂觀。「慶回歸」連秦始皇都搬出來了。與其粉飾太平,不如重溫記憶,以抗善忘。雖然合拍片遷就內地市場,愈來愈多觀眾抱怨港產片喪失本來特色,不過無論電影市道如何低迷,合拍大潮怎樣洶湧,我們仍能在不同年份的電影裡,看得到時代的痕跡,讀得出這個城市的集體無意識。回望過去,還可以在電影裡找到不少關鍵詞,下面略舉一二,以作結語。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1998 往事只能回味

主權移交不久,金融風暴殺到,曾蔭權至今仍為當年入市擊退炒家引以為傲,但樓市泡沫已破,經濟開始逆轉,逐步走向《暗花》與《非常突然》的悲觀宿命。玩轉三國、性別身份大兜亂的《超時空要愛》以死求生,《陰陽路之升棺發財》只好情深款款給死者送上〈往事只能回味〉,《失業特工隊》出現,憤怒的《去年煙花特別多》就以失憶告終,縱有漫天煙花,卻恰如《愈快樂愈墮落》驅車駛過青馬大橋時,片尾曲〈暗湧〉唱的「然後睜不開兩眼看命運光臨,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2003 在瘟疫蔓延時

賀歲的《行運超人》被雷劈中都能化險為夷,不過官員為香港求籤,求得「凡事不吉」,竟是一語成讖。北京隱瞞疫情,病毒擴散,把香港殺個措手不及,近三百人不幸死亡。官員起初否認社區爆發,民間只好自助自救,人人戴上口罩,上網發放疫情資訊。淘大封樓,學校停課,四月一日更傳來張國榮墜樓噩耗。

疫症剛過,《非典人生》馬上就地取材,十五個導演聯合參與《1:99 電影行動》軟硬兼施宣揚勵志愛港,《龍咁威2003》拿肺開玩笑,《金雞 2》就提醒大家曾經怎樣熬過那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2003 群情洶湧

《百年好合》借祖師婆婆奉勸大家「隻眼開兮隻眼閉,只記好兮不記壞」。《PTU》自製失槍驚魂,在哪裡跌倒,要從哪裡爬起來。向《大隻佬》暫借一分鐘,只為看透因果放下執念。《無間道 III 終極無間》反覆唸著「過了明天就沒事」,卻始終撞牆無法逾越。

社會不景氣、政府施政失誤、處理疫情不力,已累積不少民怨,加上粗暴推行廿三條立法,終於激起民憤。2003 年七一遊行,數以十萬計市民頂著烈日高溫上街表達不滿,成為了八九民運以來香港最大型的群眾運動。

刊物: 
作者: 
2012年
06月
30日
#19

荷索:瘋狂的老頭

荷索(Werner Herzog)對電影的狂熱,早已成為神話。他拍劇情片《侏儒叛逆記》(Even Dwarfs Started Small)為了說服侏儒演員配合演出,竟承諾煞科後跳入仙人掌堆;拍《玻璃精靈》(Heart of Glass)為求效果,把全體演員催眠;拍《天譴》(Aguirre, the Wrath of God)帶著數百人翻山越嶺深入叢林,在急流中撐著木筏,跟大自然搏命;拍《陸上行舟》(Fitzcarraldo)更勞師動眾把三百多噸重的輪船拖上山……

刊物: 
作者: 
2012年
05月
#337

Pages

Subscribe to 陳志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