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

有關金馬獎的三個問號

第51屆金馬獎的結果塵埃落定,21個獎項裡,大陸電影橫掃了14個,台灣電影則奪得四個,香港電影僅奪三個。

記得第49屆金馬獎的時候,大陸電影共獲十個獎項,香港電影也獲九個,台灣電影只贏得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導演,當時台灣就有人呼籲停辦金馬獎。今屆金馬獎,台灣電影的成績沒有兩年前那麼「慘烈」,但由於憑《軍中樂園》贏得最佳男女配角的,都是大陸演員,因此還是有網民嘲諷金馬獎以後搬去大陸舉辦好了。

「台灣電影技不如人?」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460

女兒窮,男兒有夢

2014 年香港電影人明白形勢,知道要變。吳思遠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季刊《HKINEMA》第 27 期接受我的訪問,反思CEPA 十年,明確提出「回歸年」的說法。從實際製作環境考量,確認政策只說不做假開放,重整策略是時機。吳思遠生態思考,以市場開拓為目標,不由影片美藝成績去衡量,但他明白,回歸是一種身份自証,去找一種對應時代的氣質。我認為回歸的意思簡單不過,就是回來處理一個眼前變動中的香港身份。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460

讚美BOYHOOD的時候我們在讚美什麼?

在談《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之前,我們不妨再思考一下有關電影與所謂「反映 / 捕捉現實」的關係。我們現在還不時可以聽到有人稱讚一部電影「成功反映現實」,或「把日常生活細節呈現在銀幕上」之類的說話,彷彿衡量(某一種)電影的其中一個標準就是看它能否原汁原味地重現現實。例如之前的《黃金時代》,就有人讚揚它去戲劇化的處理,以平淡、散文式的風格描寫出一個貼近現實的蕭紅。但我以為「現實」本身是中性的,它可以是雜亂無章、冗長無謂的——大堆資訊,也可以是折射出某種真相、真理的碎片。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460
Subscribe to #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