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趙德胤──限制下磨練出風格

因為去年《冰毒》入圍競逐金馬獎最佳導演,並代表台灣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讓更多人記住了趙德胤的名字。其實他的三部長片(《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冰毒》,合稱「歸鄉三部曲」)都曾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過;鮮浪潮國際短片展也放映過他的短片《華新街記事》;《沉默庇護》作為《台北工廠》其中一段,曾在夏日國際電影節放映;《安老衣》作為《南方來信》 其中一段,亦曾在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早前舉行的香港獨立電影節就一次過選映了他的「歸鄉三部曲」及三部短片,並邀請他來香港出席映後座談。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463

惠英紅的演員課

在我上月主持電影文化中心「電影沙龍:演員篇」一節時,很想引渡惠英紅透露一下她的演員功課,然而她只是輕輕帶過,可能因為題目定為「我放低,我放不低」,她總是很快就説到得失的人生歸納。想不到短短一個月內我再有一次機會跟她對話,對自己説要把握啊,開場白就來拉關係,説做過威禾,她演《霸王花》(1988)的時期,她笑著説:「我知道啊,認得你。」嗯,終於眉粗也有比膽粗有用的時候。我再表示,不如,之前問過的不再問,答過的不再答,説一些未説過的東西,好不好?她沒有收下笑意應道:你問吧。大有即管放馬過來的意思;好的,就朝惠英紅的演員課室全面探討。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463

我的心略大於整個伊朗

看伊朗電影,會自然想到中國。關於中國電影的審查制度,常會有一些非官方傳聞流傳,如建國之後動物不許成精、校園戀情不許開花結果等,如同荒誕小説中走出的素材,生猛可笑。伊朗電影則至2009年內賈德政權取得連任以及「綠色革命」之後,由肅秋步入嚴冬,一些電影從業人員被捕,麾下有一百八十多名導演的行會組織「電影之家」遭遇解散危機。如此政治氣候下得以進入國際視野的伊朗電影,往往繞開縱向歷史,走向平民日常。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463
Subscribe to #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