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在「我」中流放──談桑堤艾格曼

桑堤艾格曼(Chantal Akerman)是私人珍藏級別的電影作者。她1950年生於比利時,父母是1930年代由波蘭移民過來的猶太人,於二戰期間飽受流離驅逐之苦。她從未接受過完整正規的電影教育,十七歲中學肄業,進入比利時表演藝術和廣播學院(INSAS)學習,但三個月之後就退學去拍攝自己的電影。她曾直言,十五歲時看高達的《狂人皮埃洛》是電影啟蒙,法國新浪潮對她的影響,尤其是七八十年代的作品中,也是言而易見的。她提到過深受影響的電影導演還包括伊利盧馬、法斯賓達等。在1968至2015總共四十七年的創作生涯之中,她嘗試過藝術和商業領域的多種電影類型,實驗、紀錄片之餘,甚至還包括喜劇和歌舞。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9日

【老炮兒】要懂怎樣的「規矩」?

我一向都說,北京人有兩種,一種是胡同裡的北京人,一種是軍隊、各部委大院裡的北京人。後者,看過《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就明白所說故事和人都屬於大院,他們是軍隊大院子弟。前者,《老炮兒》就是了。片中馮小剛飾演的角色六爺,就是胡同裡的北京人,胡同裡的北京是一個世界,大院裡的北京又是另一個世界。有大院子弟不懂胡同規矩,同樣的,胡同子弟也未必懂大院規矩。因為,影片《老炮兒》的核心就是講規矩。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8日

追逐到極致—《屍奔女子高校》

從面世之初開始,電影就有一種叫「追逐電影」的說法,整部片以演員被人追逐或追逐別人貫穿,由早期的喜鬧劇,到後來的偵探、冒險,以至恐怖電影都有很多這樣的例子。而近期在網絡上曾經有部電影的宣傳片段引來注目,一開始令人震驚的畫面,引起了一連串的追逐。這部由園子溫導演的《屍奔女子高校》,可以說是一部把「追逐電影」這個概念推到極致的電影。

行光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8日

歡樂時光眾聲唱

日本導演濱口龍介新作Happy Hour,於剛過去的周日在香港獨立電影節中放映;電影以317分鐘的長篇幅鋪述明里、櫻子、芙美、純的生活日常,鑽探這四位三十來歲女性的內心深處。看完後我和一位朋友討論箇中細節,發現我們對其中一個角色拓也的看法有一個有趣的分歧。拓也是芙美吊兒郎當的丈夫,他的工作是替一位年輕女作家做編輯;遲鈍的拓也對妻子的不滿與彷徨毫無感應,還繼續打著工作的名義跟女作家不避忌的往來。最後確如芙美所顧慮的,女作家對拓也有意,在她表白後拓也翌晨才回家。朋友認為電影對拓也一角是有批判的;他的無能,他對妻子帶來的沉重心理負擔和傷害,責任無可推卸。

作者: 
2016年
01月
27日

電車中的相逢

前周寫到張愛玲對電車的鍾愛,談及一些張氏散文和小說,有學生回應,問怎麼不提〈紅玫瑰與白玫瑰〉呢?我猜她一定看過關錦鵬那齣改編電影,但原著小說讀得還未夠熟,未算「張迷」(我也不是)。

關錦鵬導演的《紅玫瑰白玫瑰》(改編作名稱少了一個「與」字,非筆誤),確有兩場電車戲,而且都是與故人重逢,電車擔當一個重要場景,跟原著有所出入,是電影編劇和導演的手筆。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5日

一代巨人思路

蘋果電腦創辦人喬布斯(賈伯斯)的事蹟兩年多前曾被改編成電影,好萊塢急不及待重拍,足見這位商業奇才與蘋果公司的故事仍有吸引力。本片編劇艾朗.索堅寫過如《白宮群英》等很多得獎電視劇,也曾把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的故事改編成電影《社交網絡》,他的妙筆將網絡世代兩位重要人物戲劇化處理,躍現銀幕。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4日

最值得浪費的時間—艾格曼早期作品

去年十月自殺,結束六十五歲人生的比利時女導演桑堤艾格曼(Chantal Akerman),於一九七五年憑三小時半的《主婦日記》(Jeanne Dielman, 23 Quai du Commerce, 1080 Bruxelles)一躍成為女性電影的重要導演,當時她只得二十五歲。本屆香港獨立電影節將會放映她在《主婦日記》前後的作品,而《主婦日記》將會在稍後的香港國際電影節中放映。

刊物: 
作者: 
2016年
01月
22日

Pages

Subscribe to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