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舊年暑假搞乜鬼》

《奪命狂呼》前年大爆冷在美國市場收了超過一億美元,奇雲威廉士充滿黑色幽默及類型自覺的劇本是成功的主要原因。由他編劇的《舊年暑假搞乜鬼》去年推出時,馬上以威廉士作爲宣傅重點,標明電影是《奪命》創作人手筆,兩部電影製作公司差點因此對簿公堂,但策略沒有用錯。《舊年》秋季上畫,雄踞黄座榜首達數周之久,結果收了可觀的六千多萬元。

《舊年》其實比《奪命》遜色很多,不但完全喪失了前作遊戲人間的自我嘲諷,並且還要靠《奪命》樂於取笑的典型類型手法揾食。

作者: 
1999年
01月
24日

佯狂扮癲的《超時空要愛》

去年冬天,人在紐約,陪伴至親的人走完人生最後一程。我沒有宗教信仰,然而在親人彌留之際,心裏倒緊記着篤信佛教的家庭醫生的勸戒,沒有在她跟前哭,以免她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時刻,對塵世仍有牽掛,影響她澄辨輪迴轉世的方向。昨天深夜看罷《超時空要愛》的錄影帶,竟有一份莫名的釋然。有緣份的,總會相會。

作者: 
1999年
01月
22日

走漏了職業

近年港片票房低迷,觀眾大擧却步,很多拍得好的電影都成滄海遺珠。現正在藝術中心擧行的「98走漏眼」,給去年六部資座差但各有特色的電影一個與觀眾再見面的機會,在這救市之說頻傳的時刻,不妨套一句義正嚴詞的陳腔:「走漏眼」是一個爲蕭條影業打氣的動作。

作者: 
1999年
01月
21日

揾錢不再俗套

去年的《天使多情》及《What Dreams May Come》已經夠晒悶蛋,年底還來一部《情約今生》,悶足三小時。人生幾許,馬田畢烈特上一部《女人香》,157分鐘已經是對耐性的挑戰,但畢竟還有阿爾柏仙奴。今回變本加厲,一百八十分鐘,進了戲院便人生三個鐘不能退票。畢彼特也不是阿爾柏仙奴、何苦?

《情約今生》根據荷里活舊片《Death Takes a Holiday》改編,一九三四年的電影。傑作談不上,總算有點趣味,拍出當年愛情片的天眞及成熟,而且片長七十八分鐘,比新版短了不止一半。

作者: 
1999年
01月
17日

賭俠見滄桑,幻影覺唏噓

新一年首部港產片《失業皇帝》,擺出回應社會經濟衰退失業浪潮的姿勢,實則完全不是那回事。不但葛文輝等一夥「丐幫」寫來不痛不癢,羅嘉良被奸人陷害到翻身成功的過程,更是在八十年代電視長劇的公式上加上粵語片的懷舊點滴,那份妙想天開的狂想曲味道今已看來又是那麼過時。

反觀去年初的《行運一條龍》,儘管拍於金融風暴後遺症尚未深化時,對危機喜劇化的誇張卻恰到好處,那份草根小市民味道更非《失業皇帝》可及。張堅庭小本拍攝的《失業特工隊》,則勝在以中產幽默來面對逆境,重拾平淡和人情而不流於苦澀。兩者都不失為對社會和時代有感應的九八作品。

刊物: 
作者: 
1999年
01月
14日

于仁泰功不可沒 評《嘩鬼新娘》

于仁泰不知是好命還是會挑劇本,荷里活劇作《五行戰士》票房失敗,第11部片是《嘩鬼》系列第四集,結果却拍得十分出色,也理所當然的賣座。這系列第一集己經很普通,連中心「人」物殺手娃娃也是舊瓶新酒,拍了三集後已經完全缺乏創意!但失蹤八年後,第四集《嘩鬼新娘》竟然爆出意外驚喜,主要是劇寫得妙,但我們的于仁泰也功不可沒。

作者: 
1999年
01月
14日

《忽然囉囉攣》編、演俱佳

九四年湯漢斯憑《費城故事》獲金像獎,在台上向當年一位同性戀老師致謝。製片人史葛魯丹靈機一觸,要根據這個充滿感情的場面搞一部無厘頭喜劇,三年後拍出了《忽然囉囉攣》。

選對班底成績佳
想出這個主意後,魯丹最聰明的地方(也許是最幸運)是找對了兩個人編劇保羅路尼克及演員奇雲格烈,後者是演技頗有造詣的明星,但無論外形及氣質都特別適合喜劇,演被踢爆「基密」的教師,向外堅决否認、內心自我疑惑,一時滑稽外露、一時敏感含蓄,收放間神采飛揚。

作者: 
1998年
01月
3日

《烏龍博士》特技大晒

《烏龍博士》改編自六一年的《飛天者爺車》,原劇英文名字是「大頭蝦教授」Absent Minded Professor,中譯片名是「飛天膠」Rubber(即Flying Rubber),當年的主角是人,今日的明星是膠,但中譯重點又回到人,十分有趣。

作者: 
1998年
01月
17日

《紅色角落》與《西藏七年》爭議所在

香港片商否認「自我審查」,上月初出動影協代表粉碎謠言,表示己安排上演三部觸怒中國政府的電影。但有業內人士認爲事件其實是宣傳策略,借「自我審查」製造迴響,增加叫座力,政治與商業互動催生了非常有趣的現象。

作者: 
1998年
01月
10日

打着拍子反拍子:反神話的《爲你唱情歌》

旣然要拍歌舞片,幹嗎找來一批不會唱歌,不會跳舞的演員?當《爲你唱情歌》在美國公映時,很多影評都這樣問。

反歌舞片的啓示
其實這是一部打着拍子反拍子的「反歌舞片」(Anti- Musical)。導演活地阿倫在訪問中也說過:「我根本沒想過這是部歌舞片。」而他起用了亞倫阿達、愛德華羅頓等旣沒有嗓子又沒有拍子的演員(其中阿倫自己及茱莉亞羅拔絲的唱功尤其差),便是要打破歌舞片花好月圓的神話,因爲眞正的愛情並非Gene Kelly般美妙輕盈,反而是豆沙喉、鐵脚仙般笨拙。因此英文片名並非「唱」而是「說」(says),而且是現代式,是一種超越時間的狀態。

作者: 
1997年
01月
9日

Pages

Subscribe to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