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坐看雲起時》 回首向來 蕭瑟處

喜歡法國電影的,今年要留意這一部,故事關於電影、戲劇、文化,也關於演員、情感、人生,《坐看雲起時》對奧利華阿薩耶斯來說也是舊派導演的最大尊嚴。

認識奧利華阿薩耶斯(Olivier Assayas)是因為電影,也因為張曼玉。他拍的電影看過不少,不過第一次看他的還是張曼玉演的《女飛賊再現江湖》(Irma Vep)。事實上除了兩部由張曼玉主演的之外,看他其餘的電影心中都覺納悶。納悶也許是因為他的風格,向來故事的戲劇性不強,部分亦因為他的導演手法略為呆板太四正。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11日

姜文和他的《一步之遙》敗在什麼地方?

我從未經歷過也未曾見過一部影片會出現連續多天觀眾退場現象,儘管我看了至少超過4、5,000部電影了吧?不論是在商業放映的戲院或大小電影節的放映場合。那天我在廣州UA花城匯(這是目前廣州戲院硬件設備最好的一家影院)看《一步之遙》,觀眾不多,上座率大概不到兩成,但影片放映不到一半時間,就先後有三人退場,其中一人還邊走邊罵罵咧咧地嚷嚷說:「什麼亂七八糟的電影啊!」然後,到過了一半左右,又有一對情侶退場。再加上朋友間、網上所說的持續多天退場情況,確然構成了「退場現象」,這在中國電影市場上確屬罕見。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10日

《撒嬌女人最好命》——中台女人的戰爭

女人會為了什麼而群起戰鬥呢?影片提供了一種東西叫男人。這是近年中港兩地經常談論的話題:男女適婚年齡人口比例失衡,女多於男,於是出現了「剩女」的講法,有很多有條件的女人都無法找到理想對象。無綫拍了幾輯什麼「盛女大作戰」,參加者有誠懇的有招積的有些另有企圖志在出位,節目低俗得啖笑,還拿香港女人形象當笑柄。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09日

十二年磨一刀《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李察連利加前作《情約半生》(Before Midnight)有這樣一幕,伊芬鶴基(Ethan Hawke)飾演的男主角和前妻所生的兒子Hank,遠道從美國去希臘和爸爸見面,臨走時說那是他最好的暑假。Hank還是個小孩,大一點還會不會這樣想念父親呢?可能要到下一集「情約」才知。不過兒子和不同住的父親見面一幕,反覆在連利加新作《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出現,從兒子六歲見到他十八歲。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09日

《無涯》大師杜琪峯如何煉成?

相比起世界其他國家,香港電影業有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直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主導電影行業的創作者,還有很多是從行內從低做起,沒有受過系統的電影教育,憑工作經驗而成為導演的電影人。這些人當中,杜琪峯絕對是佼佼者。相對比他更早出道,留洋回來的那批新浪潮導演,他今天的創作力和對電影工業的影響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到底這位以場面調度技巧見稱的導演,在拍攝現場是如何工作的?他鬼斧神工般調度場面的能力是如何煉成的?可能是看林澤秋導演的《無涯:杜琪峯的電影世界》時,觀眾最想知道的答案。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08日

金正恩不搞笑

2014 最熱話電影《刺殺金正恩》,雖然是瘋狂喜劇,但是噱頭十足,以劇本論劇本,符合荷李活類型劇本ABC,十分工整,結構不錯,製作資源都合格,火箭、導彈、大炮車都出齊,北韓國境雖然並不真實,也不馬虎,以四千萬美元製作,是中型成本,不算「吞泡」,只是一味胡鬧,如果不是被北韓黑客入侵,成為話題,此片不會像如今熱賣。

電影劇本工整, 由電視台清談節目interview 主持人,向來揭人陰私的八卦醜聞,竟然得到北韓領袖金正恩垂青,給他一個「直播訪問」。

監製和主持親身去到北韓,全球直播,絕不刪剪,CIA 借此一機會,叫主持人暗殺他。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08日

優柔寡斷的鋼琴師

上個月在法國電影節看到的杜魯福電影中,最教我歡喜的準是他第二部長片《射殺鋼琴師》。《射殺鋼琴師》改編美國作家David Goodies的犯罪小說Down There,電影講述Charlie (Charles Aznavour飾)曾經是一個甚具潛質的鋼琴家,但自從他的妻子自殺身亡後,Charlie 就隱姓埋名在小酒吧裏彈鋼琴來討生活。

作者: 
2015年
01月
08日

等一個人的距離

《戀10,000公里的愛》(10.000KM)像在看兩人的愛情全紀錄,是揭開一章又一章的纏綿日記,但今天的日記不再是用紙和筆來書寫,是用錄像、聊天視像和短訊來維繫。開場時一對戀人就在牀上,女上男下,不算很大膽但就很寫實,鏡頭一直放在牀邊,如同第三者凝視的眼睛,我們依照鏡頭提供的角度,近距離觀看和聽着他們的呼吸聲,客觀上看見他們在做,情感上感覺到的是愛。兩個人一早起來便像兩條蛇一樣捲在一起如扭脆麻花,不是愛到發狂是什麼。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08日

叮噹與我的那個年代

由於寫影評,我看電影的基本習慣,是盡量看電影的原聲演出。真人固然如此,即使迪士尼、Pixar 或宮崎駿的動畫,只要可以,我都會聽原來的語言版本。唯獨看《叮噹》(我是《叮噹》第一代讀者,看着它在《兒童樂園》首次刊登,所以不依原作者定譯《多啦A 夢》)電影或電視,我都不守這習慣,一定聽香港版配音,因為對自己來說,林保全的配音,才是《叮噹》的「原聲」。他的配音,接近創作,為我們創造出一個「半香港版」的叮噹來。我試聽過日本配音,是兩種取向,頗有種「不依原著」之感,林保全的配音確是別有一功。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07日

Pages

Subscribe to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