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二十世紀的藝術

電影是二十世紀的藝術,但隨着世紀的終結,人們對「藝術」這兩個字卻愈來愈敬而遠之。有些人是壓根兒瞧不起這碼子事,他們容或粗暴,到底還是比較坦率直接。有些人則是心虛,偶而提起這個詞兒,也總是帶着幾分歉意,唯恐別人恥笑,這是一個群眾大晒的年代。隨着去年年底羅拔•布烈遜的離逝,剩下來仍然對電影這門藝術執迷不悟的大抵寥寥可數,尙•瑪歌•史特勞普與丹妮•惠麗這一對伴侶兼老拍檔毫無疑問屬於這個珍貴的稀有族類。

作者: 
2000年
04月
14日

《鬼妻》

是時候認識日本和南韓之外,其他亞洲國家的電影了。

影片在泰國打破賣座紀錄,使人聯想起徐克和程小東的《俏女幽魂》,都是用現代手法重拍民間傳奇,影象凌厲節奏明快,傳統的淒美人鬼戀浪漫果然再現威力。那些蛇蟲鳥獸及血淋淋的鏡頭,相信是對當地人有吸引力的特色。令人驚訝的是製作水平之髙已達國際標準,儘管從藝術角度不能超越日本的《怪談》等鬼片,卻勝在風味特別,實感強烈,可觀且難得一見。

刊物: 
作者: 
2000年
04月
11日

重返電影的伊甸

電影節曲終人散後,我補看了一些走漏眼的影片,其中拉斯•馮•特艾爾的《越笨越開心》和魯里•比茲•舍蘭的《小城歲月》特別有意思。前者來自國泰民安的丹麥,後者來自干戈未息的土耳其,無論題材與風格,都風馬牛不相及,然而它們卻有一個很明顯的共通點:導演都有意識地將攝製的過程與方式盡量簡單化。他們背後的動機可能不同,但出來的成果卻足以叫人重新思考電影的本質。

作者: 
1999年
04月
30日

天使的夢

《兩極天使》中的兩個女演員實在好。愛露廸•保茜飾演的伊莎,濃眉大眼黑短髮,手指圓圓粗粗的,尙殘留着些指甲油的痕迹;她可以一點也不臉紅地胡亂編個故事,向陌生路人兜售自製的小卡,心底裏倒是澄徹善良的。娜塔莎•希妮雅的瑪莉卻完全是另一副模樣兒,單薄的金髮藏着一張蒼白而又倨傲的面孔,她毫不吝嗇自己的肉體,卻把生命孤注一擲地押在一個相識不久的男人身上。

作者: 
1999年
04月
2日

另類追求快樂招數

美國憲法上申明,「追求快樂」是公民應有的權利,《你快樂嗎?》原名乾脆叫Happiness,開宗明義探討國家精神的意義。
新澤西州近郊社區,各種中產階級豐盛不在話下,核心家庭母慈子孝,父親是有爲的「楓木大夫」(Dr. Maplewood),名字充滿田園風味,職業是幫助現代人應付各種生活困擾的心理醫生。如斯平穩安寧的生命,放大於銀幕上顯然另有所圖。導演托德蘇倫斯上回《純眞傳說》,把中產生活來個極盡諷刺的嘲笑,今回手上更不客氣,把美國神話後的瘡疤一一暴露,苦是挖得露骨了點。但上半生受盡拆磨的校園異類,長大後借藝術來個Revenge of The Nerd也情有 可原。

作者: 
1999年
04月
29日

另類追求快樂招數

美國憲法上申明,「追求快樂」是公民應有的權利,《你快樂嗎?》原名乾脆叫Happiness,開宗明義探討國家精神的意義。
新澤西州近郊社區,各種中產階級豐盛不在話下,核心家庭母慈子孝,父親是有爲的「楓木大夫」(Dr. Maplewood),名字充滿田園風味,職業是幫助現代人應付各種生活困擾的心理醫生。如斯平穩安寧的生命,放大於銀幕上顯然另有所圖。導演托德蘇倫斯上回《純眞傳說》,把中產生活來個極盡諷刺的嘲笑,今回手上更不客氣,把美國神話後的瘡疤一一暴露,苦是挖得露骨了點。但上半生受盡拆磨的校園異類,長大後借藝術來個Revenge of The Nerd也情有可原。

作者: 
1999年
04月
29日

法國新浪潮速寫

在我的光影天地裏,有兩個桃花源,三十年代的上海和六十年代的巴黎。前者屬於純粹的想像,三十年代天真開放的中國電影加上父母的十年代上海憶舊,塑造了一個色彩絢爛、充滿傳奇的城市,一位同學看了一九三一年卜萬蒼導演,阮玲玉、金焰主演的《戀愛與義務》,很驚訝地問我:「那個年代的中國,怎麽可能這樣大膽開放?」我幾乎是帶點横蠻地回答:「可能,怎麽不可能,那是三十年代的上海!」如此説來,六十年代的巴黎又怎麽樣?那可絶對是《四百撃》中的比加爾區(PIGALLE)和《斷了氣》中的香舍麗榭大道的奇妙結合。

刊物: 
作者: 
1999年
04月
28日

大臝家與大輸家

第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結果,是《野獸刑警》成了大贏家。一部電影囊括五個獎項或以上,其實是金像獎遊戲規則下的常態,不尋常的是《野》並非文藝片而能有此佳績,簡直創了金像獎的先河。

這其實反映了投票者對兩部都打正旗號「主題嚴肅」(回顧九七及香港身份歷史)的文藝片,即《玻璃之城》和《去年煙花特別多》頗有保留(前者提名十二項只得「最佳歌曲」一獎,後者提名八項亦一無所穫)。《愈快樂愈墮落〉不
獲最佳電影提名,早已注定是陪太子讀書。同理,《風雲雄霸天下》及《我是誰》雖被提名最佳電影,最佳導演和編劇兩項提名却落空,也一早洩露了只能奪取技術部門獎項的玄機。

作者: 
1999年
04月
27日

戲院質素差

那天到銅鑼灣皇室戲院看試片,發誓不會花錢光顧。坐到前排第二行,仰了鼻子折了頸項,每一個影像仍然像「叻唔切」的MTV般帶着超現實的扭曲殺過來,整部電影好像只有特寫及大大特寫。這種座位還賣錢,票價亦不便宜,這種院商眞無良。
又一天到尖沙咀,電影開始了一會,一群少年人珊珊來遲,入座時你推我讓,笑作一團,其中兩人更站在中央大聲討論,我忍不住開聲請他們坐下,事後與朋友提起,都說我僥倖沒有挨打。

作者: 
1999年
04月
22日

安哲羅普洛斯的凝望

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都寫尋覓之旅,我們觀其作品,也如踏上漫漫長路,冷不提防打了一個瞌睡,醒來眼前白濛濛一片,然後迷霧漸散,只見一個一個小小人形,懸掛在邊界的鐵絲網上,或稻草人似的插在雪地裏,面向渺渺的彼方特(Magritte)畫中那些永遠在半空中飄遊的戴帽黑衣男人(《尤里西斯的凝望》、《一生何求》),令人只想逃回睡夢時的迷糊狀態裏去。有時候,我們倒又變成了人群中的一員,在漫天飛雪中遙望空際,默然無語,大家彷彿走進了夏加爾(Chagall)那如夢如幻的畫中世界(《霧中風景》、《尤里西斯的凝望》),集體被催眠了似的。

作者: 
1999年
04月
16日

Pages

Subscribe to 0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