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荒井晴彥筆下 日社會 眾生相

《歌舞伎町24小時時鐘酒店》是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話題作之一,因為電影由人氣偶像前田敦子擔綱,加上是部三級片,自然引起傳媒和粉絲的關注,而不少報道介紹這部電影時,總會提到導演廣木隆一是拍成人電影出道。不過,這種經歷對於他這一輩上世紀八十年代出道的日本導演來說其實是常態,像金子修介、瀧田洋二郎等名導演,都是這個背景出身。事實上,只要是七、八十年代在片廠系統內開始執導的導演,幾乎都離不過先拍成人電影,然後慢慢轉拍正常的商業電影這一條路。或許是時鐘酒店這個題材,才讓人對導演的背景有過多的聯想。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23日

心傷與娃娃,隨她去

Criterion Collection最近推出了《柏德娜的苦淚》(The Bitter Tears of Petra von Kant, 1972)的藍光版,影碟到手不久,便翻看了一遍。這個電影我還未有機會在銀幕上看,以前看的也是DVD版本。為着法斯賓達的張揚情感與campy味道,我第一次看就愛上了這部戲。

作者: 
2015年
04月
22日

《花街柳巷》——她有機會是女神,不是艷星

或許有人看完《花街柳巷》會覺得不外如是,都是成本不高的三級煽腥片,不過我還是覺得,故事構思夠本土之餘,可塑性其實也可以很高。這部戲令我想起邵氏年代製作的邪術片、恐怖片,特別是桂治洪導演的那些,到今天重看我們仍然感到興奮的邪典電影。《花街柳巷》很邪,邪在不是有鬼出現,而是拍出了邪惡的人性,邪惡的女孩。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20日

茶餐廳的光影速記

上期說到一些茶餐廳文學小說,那電影呢?嗯,陳冠中的〈金都茶餐廳〉的確多少令我想起《金雞2》的。都是以嚴峻的〇三年為背景,金都茶餐廳一班常客展開「茶餐廳救亡運動」,而阿金(吳君如飾)經營的茶餐廳也終日拍烏蠅,幸好關門大吉前也曾為一身倦怠的抗疫醫生(黎明飾)送上一份飯盒溫情,而戲末,連醫生都死了。社會低谷,茶餐廳成了一個縮影。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20日

匪匪相鬥 岌岌可危

初次出任導演的劉浩良曾經長時間與麥兆輝及莊文強合作,協助撰寫了多部警匪片劇本,所以他首次執導亦選了最擅長的類型;不過,本片是不按牌理出牌的警匪片,構思獨特,嚴格來說該是一部「匪匪片」,全程由兩幫賊匪對碰,只有勢孤力弱的騎單車警員在努力執行職務。

劉浩良撰寫的劇本帶有濃厚荒謬感及對時局的冷嘲,這種風格可追溯到二零一零年他參與編劇的《飛砂風中轉》,描寫兩位不願做黑社會大佬的江湖人物互相施計推搪「上位」,藉着鄭伊健及陳小春兩位具代表性的演員,顛覆香港特色《古惑仔》電影類型。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19日

報復才是王道 《無定向喪心病狂》

正所謂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即使阿根廷片《無定向喪心病狂》(Wild Tales)在國際已經上映多時、並出了影碟,這時才在香港上畫卻變相得到另類宣傳:影片的第一個故事和上月的法國空難十分相似。發生那次空難以後,應該很難再用虛構的性質來寫這樣的故事。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17日

佔領的《風景》──專訪許雅舒

許雅舒早年以實驗短片知名,近年卻不時有長片創作誕生,繼2009年的《慢性中毒》和2013年的《哭喪女》後,她正在準備拍攝新的長片《風景》。雖說現在與《哭喪女》首映已距兩年,但其實許雅舒在做《哭喪女》的後期製作時,已構思這部《風景》。「2012年我重剪《哭喪女》,那時已構想《風景》的故事。2012年是跌盪的一年,維持了近一年的『佔領中環』在九月完結,十月就有反國民教育運動。我幾乎每個星期都在示威。『佔領中環』累積了很多另類的實踐,影響著後來的社會運動。在剛過去的『雨傘運動』,不少實踐其實是『佔領中環』中進化過來的。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16日

甜味蓋過酸苦辣——《五個小孩的校長》

在都市化的香港,鄉村學校是一種正在消失的事物,一如鄉村本身一樣。近年來,村校也多有轉型,學生不再只是附近的學生,也多了南亞裔的小朋友,甚至僑居香港的歐美小孩入讀村校也偶有傳媒報道。在芸芸村校之中,近年最多傳媒關注的應是呂麗紅校長主理那一間,由高薪厚職的國際幼稚園提早退休,放棄了人生大計,接下月薪四千五百元的校長加校工職位,把一間只剩五個學生,馬上就要閉校的幼稚園起死回生,整件事本來就夠傳奇,是近年的城市「傳說」之一,被拍成電影也算是理所當然。搬上大銀幕之外,以一個據說是福音電影班底的出品,創下了近四千萬(還在增長中)的票房,更加是一個香港電影界的小奇跡。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16日

溥儀一生為囚

我們看中國歷史上的帝皇,往往先着眼於他們的功過。治國有道、文韜武略的就是明君,庸碌無能、斷送江山的就是昏君。說皇帝們的故事,雖偶有逸事趣聞記載,但主軸總是不離權力勢力的盛衰更替,以及朝野中的鬥爭。對中國人來說,要把皇帝當作一個普通人一般去講他的悲歡情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貴為九五之尊,衣食無憂,皇宮之內千萬侍從宮女聽他差遣,大好江山在握,這個萬人之上的天子又怎會有凡夫俗子的憂愁呢──大概這種仰望統治者的眼光,今日仍多少殘留着。貝托魯奇拍《末代皇帝溥儀》,其中一個優點就是他沒有這個包袱。溥儀是亡國之君、是傀儡皇帝,這些對他來說都不是最重要,電影不是單純由政治得失去評價溥儀的一生。

作者: 
2015年
04月
15日

Pages

Subscribe to 0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