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金錢作怪 股海翻騰

美國知名女演員茱迪.科士打早在一九九一年開始當導演,產量不多,這次她選擇了沒有導演過的類型:揭露華爾街黑幕的驚慄片,藉着一位小市民的怒吼,引爆金融界陰謀。

故事講述股評人李蓋茲(佐治.古尼飾)與電視監製柏蒂(茱莉亞.羅拔絲飾)製作節目《錢作怪》,以嬉笑怒罵手法分析股票市場,提供投資賺錢「貼士」,大受歡迎。藍領小股民凱爾(積.奧干奴飾)相信李的推介,傾盡身家買入艾比思公司股票,但損失慘重。他持槍及炸彈闖進《錢作怪》直播室,脅持李,令他公開道歉。李與柏蒂一方面和凱爾談判拖延時間,一方面設法調查艾比思總裁涉嫌藉製造電腦故障而獲利的違法行為。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9日

康城評審團制度的危機

上周日閉幕的第69 屆康城影展,競賽電影佳作之多乃近年罕見。另一方面,少數劣作的惡劣程度也使人大開眼界。每年英國的《銀幕》(Screen)雜誌都邀請十位(主要是英美歐)影評人為參賽片打分數,從0 分到4 分不等。今年竟同時打破了有史以來的最高及最低紀錄——最高的是德國女導演瑪倫艾德的《東尼雅曼》(Toni Erdmann),總平均分為3.7 分;最低的是辛潘導演,查莉絲花朗和查維亞巴頓主演的《最後的臉容》(The Last Face),竟然只得0.2 分!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9日

《嫲煩家族》老來不安樂

日本「國民導演」山田洋次是喜劇老手,曾以一年兩部《男人之苦》系列撐起了松竹電影公司二十年。自從主演《男人之苦》的演員渥美清病逝,片中的寅次郎沒法繼續流浪。之後的二十年,山田洋次沒有再碰喜劇,其間他拍的不論是時裝、古裝,多是以刻畫小人物的生活為主。然而,他的新作《嫲煩家族》重拾喜劇路線,大師再放笑彈。行光

新世紀的年輕觀眾如果不看舊片,恐怕不會知道山田洋次這位大名鼎鼎的電影巨匠是拍喜劇的。其新作《嫲煩家族》除了回歸喜劇,還聚焦在日常生活上。而對於筆者來說, 除了「家族」, 這個家族所在的「家」,也是一個有趣的地方。

老妻竟要離婚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6日

差勁的得獎名單

康城影展周日閉幕,賽果爆冷頻頻,眼鏡碎一地都是。評審團事後記者會上表示,那是他們盡量平衡各人喜好的集體決定,可惜結果卻是嚴重的錯配,獎項一半以上名不符實。

首先宣布的最佳男女主角獎得主,都是出乎所有人想像之外。《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的阿斯加法哈迪獲最佳編劇獎實至名歸,但同時獲最佳男主角獎卻莫名其妙。菲律賓片《羅剎大媽》(Ma' Rosa)的女主角只是一頭一尾有戲,中段無戲可演,發揮機會根本不多,榮膺影后難怪她也大感意外。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6日

短暫情感故事

再一次觀看Andrew Haigh 2011年作品Weekend,與他的新作《緣來他不夠愛我》(45 Years)並置比較,饒有趣味。兩片都是寫一段短時間內一對情侶的關係變化,《緣》片從頭至尾有6天,而Weekend則更短,只涉及周五到周日3天內的事情。《緣》片的主角情侶廝守45年,卻因為一件丈夫隱瞞多年的舊事而在數日之內撼動了二人的互信;Weekend則寫一對周五在同志酒吧邂逅的男子Russell和Glen,講他們那一段無可奈何地必須在3天內結束的深刻關係。

作者: 
2016年
05月
25日

細說康城影后熱門

今年21部競賽片中,只有3部的導演是女性。影展開幕前大會便指出,這個比例已經比現實裏的女導演要高。但其實一個比這更明顯的現象,是女主角由頭帶到尾的戲今年特別多,竟佔了三分一以上。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4日

喪屍變 死裏逃生

這部喪屍電影由日本兩大青春偶像有村架純及長澤正美攜手演出,改編自暢銷漫畫,講述宅男鈴木英雄因緣際會,在喪屍肆虐時期,憑一枝霰彈槍殺出一條血路,克服懦弱性格,成為英雄。題材上未算很有突破,但視覺效果出色,排山倒海般湧至的喪屍被槍擊爆破頭顱至血花四濺,非常震懾,加上一直手忙腳亂的男主角數度身陷險境,也緊張萬分。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2日

亞洲片和作者電影 CANNES film festival 2016

今年康城全無華語片參賽,早已經不是新聞。但連常客日本也告缺席(是枝裕和新作《親情比海深》(After the Storm)雖有阿部寬和樹木希林壓陣,卻只是平平無奇的電視劇格局家庭倫理小品,能入圍「某種觀點」已算十分畀面),亞洲片只餘下南韓朴贊郁的《侍女》(The Handmaiden)和菲律賓布里揚文杜沙的《羅剎大媽》(Ma' Rosa)支撐大局。幸而最後關頭尚有伊朗阿斯加法哈迪的《推銷員》(The Salesman)加入戰圈,卻無改歐美電影壟斷的大局。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2日

參賽片的四種市場出路

康城影展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不把主流電影放進競賽行列,像史匹堡的THE BFG和茱迪科士打的《華爾街綁架直擊》都在主場館舉行紅地氈首映禮,卻屬於「非競賽」單元。競賽影片的出路主要在「藝術影院」(art house)市場,這市場自以西方(較富裕的國家)為主,放映的俗稱「藝術片」其實是art house film,其中不少有頗強的通俗趣味甚至商業噱頭。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1日

人心最可怕 《喪屍末日戰》

日片《喪屍末日戰》中有一個小細節,主角鈴木英雄認為日本流行文化的頂峰是漫畫,因為相比起電影、電視,只有漫畫可以無障礙地進入世界市場云云。這個說法有多準確,可以討論,但可以見到的是,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開始,日本漫畫作為電影改編來源的例子越來越多,其中《喪屍末日戰》的原著《請叫我英雄》,就是一例。

《喪屍末日戰》

一開始,其實像是《爆漫》(另一齣改編自漫畫的電影)失敗版的故事,主角鈴木英雄是失意的漫畫助手,多年前得過新人獎後,一直在漫畫業內浮沉,但苦無機會成為連載作家,工作室的同事和他關係冷淡,女友則開始嫌棄他。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1日

Pages

Subscribe to 0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