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從張藝謀到羅密歐—觀眾接收的問題

消息傳來,張藝謀的新作《有話好妤說》無法參賽康城已成定局,官方不放行的原因一如旣徑諱莫如深。不過早已傳得沸沸揚揚的,是張元的《東宮西宮》 也獲邀參展(盡管不是競賽部分),以國內一向勢不兩立的作風,實不可能派代表團與這等異端分子同場出現,所以張藝謀的新作會成爲杯葛的武器亦是犧牲品。如今决定取消參賽,似乎印證了這個說法。

王家衛佔優勢

作者: 
1997年
05月
03日

感覺熟悉 間有妙筆《蘭桂坊七公主》

《蘭桂坊七公主》開場就直切入故事,無需作引子讓觀眾代入,看出侯永財對處理此片時的信心。不過故事實在是耳熟能詳,有信念也拍不出神采,劇情處理得頗爲納悶。

所謂「蘭桂坊七公主」,其實主要是寫兩幫人的故事。一幫以陳偉爲主的七公主,是流連蘭桂坊打發時間的女蒲友。而另一批則是以趙學而作大家姐,專在夜店賣「弗得」的黑幫少女。十個少女主要是集中陳烽與趙學而齊對酒吧睇場唐文龍的三角愛情衝突,其他都只不過是點綴而已。甚至看完也不明「七公主」之名從何而來,只是一個安上去的記號罷了,沒有因此而披上傳奇色彩。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9日

玩轉類型 笑了不絕 《奪命狂呼》

類型電影發展到一定程度,都會變得自省。兩部《揸Fit人》電影,打着黑旗反黑旗(李焯桃語),便是黑幫片從《英雄本色》到《跛豪》到《古惑仔》的自然演變,推翻了類型訂立的遊戲規則。

《奪命狂呼》便是「變態刀仔片」的《揸Fit人》。「變態刀仔片」(slasher films)盛行初七、八十年代,經典作如《月光光、心慌慌》,描寫無面孔的狂魔,以利刃將受害者逐個劏豬咁劏,甚受青少年歡迎。近年一來青少年長大了,二來濫拍,已式微多時。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9日

《世界呢分鐘》 邊緣人物邊緣事

獨立電影在三月份奧斯卡頒獎中大出風頭,五月份在香港把一部八年前完成的獨立電影解凍上映,也算是應節吧?謝了,《別問我是誰》。

獨立電影老大哥
《世界呢分鐘》的導演卻是必定要問的人物。占•渣木殊是獨立電影中堅分子,八十年代開始耕耘,多年來保持獨立精神,始終沒有向荷里活妥協。他更是HIPSTER導演的老大哥,當昆頓•塔倫天奴還在錄影帶店受人白眼時,他已憑其玩世不恭的態度,在各地電影節或訪問中定期爆出死不休的驚人語,令人除了欣賞他作品中獨特的個人風格外,還得對他的個人刮目。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5日

題材科幻 遊戲人間 《第五元素》

美國一名作者説,布斯韋利士過去幾年的表現,跟他的頭髮有關。他留了頭髮的時候是明星(如《Die Hard》),光後卻是很有才華的演員(如《Pulp Ficton》)。那麼他在《第五元素》中沒有剃頭,頭髮染成金色,是明星還是演員?

《第五元素》是法國人拍的荷里活片,名指的是水、火、土、風四行以外的特異力量。導演路比桑走的是科幻片流行的路,結合古典的神秘色彩與電影的高等科技,過去與未來昇華到燦爛繽紛的製作設計及韋利士的金髮上。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30日

電影與人生繼續下去

巴斯•基阿魯斯達米眞了不起,他的《橄欖樹下的情人》簡直把續集這個觀念帶到了一個完全創新的、近乎超脫的境界。《橄》片是他的「科卡三部曲」第三集,但基氏拍續集不是爲了票房搞噱頭,也不是像Michael Apted拍《Seven Up》系列般以社會學的角度,每七年追訪同一批人、紀錄他們的生命。基氏拍續集的意念其實很簡單,「三部曲」第二集的英文片名便作了很精要的闡說:《And Life Goes On 》(生命繼績下去)。

《橄》片本身便是一部很動人的影片,但如沒有看週「三部曲」前兩集,始終不能完全欣賞——不,應該說感受,甚至領會——這部電影的可貴。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22日

燦爛多姿 保持風格 《反擊王》

香港導演拍荷里活片,拍的人必須說,沒啥大不了在那裏拍都一樣。觀察的也有人說,港人要跑到外國拍片,有啥了不起?但看《反擊王》預演那一00晚片頭打出「徐克作品」,大家禁不住鼓了掌。港人遠征,始終是「大件事」。

徐克不愧是香港電影的鬼才,兒戲的故事,尙格雲頓自戀的樣板,到了他手中,還是比先他一步的吳宇森及林嶺東更能保持風格。一開始便施展令人目眩的渾身解數,滑溜的影機、詭趣的剪接、頗有《黃飛鴻》片集的味道。雲頓雖然不是李連杰,但徐克燦爛多姿的手法,爲他遮醜遊刃有餘,這肯定是最不討人厭的尙格雲頓電影了。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16日

重抬午後情(上)

今日重看《午後之愛〉,不期然想起當年爲甚麼愛上了法國電影。

伊力•盧馬(依法語本該叫「荷馬」或甚麼的,但盧馬叫了這麼多年,大槪已成定局了吧這?)這部片是他「道德故事」系列的第六部終結篇。一如當日許多法國電影,故事以巴黎爲背景,人物漂亮聰明,過着舒適的物質生活,但並不沉醉於物質的追尋。他們常喝喝咖啡,優悠的進午餐、在精品店購物,更常常捧着本有趣的書在啃。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14日

重拾午後情(下)

(續昨)我清晰記得,看完法國片後那種朦矓的愛的感覺。朦朧是因爲那不是眞正的愛,可我又不能自己地戀上了那些機智而性感的歐洲寶貝兒。她們充滿才情的言談及寬衣解帶的從容都同樣的優雅自若。安娜•卡蓮娜、嘉芙蓮•丹露、珍•摩露……我覺得自己的傾慕是「正確」的,因爲我除了爲她們的身體着迷外,更迷上了她們的頭腦。

新浪潮導演這種感性顯然是「陽物中心」的,但當時許多女觀衆都樂意對社魯福、高達等人通融。我記得跟幾個唸研究院的女學生討論《午後之愛》,她們大多精通女性主權理論,卻沒有一個對女主角雪露性感小猫的造型稍有微詞。畢竟,誰不愛像法國新浪潮般被愛。

刊物: 
作者: 
1997
05月
13日

塵埃落定看電影金像獎

第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終於在風雨聲中擧行過了。事後不少人振振有詞,說金紫荆獎的出現和挑戰,其實刺激了影人更加齊心支持,在今屆金像獎出席率特高:兩個頒獎禮的成敗有目共睹,證明金紫荆獎不足爲患,金像獎協會的反應顯然過激云云。

金紫荆確實有影響

這種頭腦簡單的推論自然不足爲訓,大家只需看看兩個頒獎禮的收視率,便可一目了然。無論金像獎今屆如何爭氣,在亞視也只能取得十三點收視;金紫荆獎由於是無綫轉播,盡管劣評如潮,收視仍可輕易取得二十點(節目首段)。

作者: 
1996年
05月
02日

Pages

Subscribe to 0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