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英瑪褒曼新作曝光

蔡明亮這回角逐康城的《洞》,是不折不扣的「高意念」電影。末世紀疫症患者行爲像曱甴,便比《河流》中李康生的側頭怪病更進一步;不停的大雨和漏水亦毋須任何解釋。當然,更莫名其妙的是男女主角在那種環境仍不搬出,而繼續百無聊賴地「生活」(如厠、吃杯麵……)。從《青少年哪咤》到《洞》,蔡明亮的導演風格愈來愈精,人物和感情却愈來愈不自然流露。《洞》的象徴意味最露骨,角色都變成虚殼,正是他創作槪念化的高峰。評論反應也是兩極化的,但大致上仍獲得歐洲精英影評人的力捧。

作者: 
1998年
05月
21日

來頭愈大愈失望

影展開幕三天以來,來頭愈大的影片愈令人失望。《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煙》編劇,名作家保羅奧斯特首回當導演的《橋上的露露》,得到夏菲基圖、米娜蘇雲露、威廉達福、雲妮莎烈格麗芙等人俾面演出,並作爲「某種面貌」部分的開幕電影,成績却令人尷尬之極。實在很難想像這班好戲之人,演起空中樓閣格格不入的角色時給人的那份惋惜。

作者: 
1998年
05月
19日

感覺熟悉 間有妙筆《蘭桂坊七公主》

《蘭桂坊七公主》開場就直切入故事,無需作引子讓觀眾代入,看出侯永財對處理此片時的信心。不過故事實在是耳熟能詳,有信念也拍不出神采,劇情處理得頗爲納悶。

所謂「蘭桂坊七公主」,其實主要是寫兩幫人的故事。一幫以陳偉爲主的七公主,是流連蘭桂坊打發時間的女蒲友。而另一批則是以趙學而作大家姐,專在夜店賣「弗得」的黑幫少女。十個少女主要是集中陳烽與趙學而齊對酒吧睇場唐文龍的三角愛情衝突,其他都只不過是點綴而已。甚至看完也不明「七公主」之名從何而來,只是一個安上去的記號罷了,沒有因此而披上傳奇色彩。

刊物: 
作者: 
1997年
05月
9日

玩轉類型 笑了不絕 《奪命狂呼》

類型電影發展到一定程度,都會變得自省。兩部《揸Fit人》電影,打着黑旗反黑旗(李焯桃語),便是黑幫片從《英雄本色》到《跛豪》到《古惑仔》的自然演變,推翻了類型訂立的遊戲規則。

《奪命狂呼》便是「變態刀仔片」的《揸Fit人》。「變態刀仔片」(slasher films)盛行初七、八十年代,經典作如《月光光、心慌慌》,描寫無面孔的狂魔,以利刃將受害者逐個劏豬咁劏,甚受青少年歡迎。近年一來青少年長大了,二來濫拍,已式微多時。

刊物: 
作者: 
1997年
05月
9日

一家之主

墨西哥導演奧岡魯利普斯坦(Arturo Ripstem)曾在一篇訪問中説:「歸根究柢,我覺得父母對子女的愛始終是一種戕害,即使表面看來是那麼的無微不至,合乎傳統的……。」小津安二郎在他的第一部早期默片《獨生子》裏也説過相近的話。他們二人都愛拍家庭倫理題材,前者暴烈,後者委婉;殘酷與溫 柔是親情的一體兩面。

刊物: 
作者: 
1997年
05月
9日

《世界呢分鐘》 邊緣人物邊緣事

獨立電影在三月份奧斯卡頒獎中大出風頭,五月份在香港把一部八年前完成的獨立電影解凍上映,也算是應節吧?謝了,《別問我是誰》。

獨立電影老大哥
《世界呢分鐘》的導演卻是必定要問的人物。占•渣木殊是獨立電影中堅分子,八十年代開始耕耘,多年來保持獨立精神,始終沒有向荷里活妥協。他更是HIPSTER導演的老大哥,當昆頓•塔倫天奴還在錄影帶店受人白眼時,他已憑其玩世不恭的態度,在各地電影節或訪問中定期爆出死不休的驚人語,令人除了欣賞他作品中獨特的個人風格外,還得對他的個人刮目。

刊物: 
作者: 
1997年
05月
5日

題材科幻 遊戲人間 《第五元素》

美國一名作者説,布斯韋利士過去幾年的表現,跟他的頭髮有關。他留了頭髮的時候是明星(如《Die Hard》),光後卻是很有才華的演員(如《Pulp Ficton》)。那麼他在《第五元素》中沒有剃頭,頭髮染成金色,是明星還是演員?

《第五元素》是法國人拍的荷里活片,名指的是水、火、土、風四行以外的特異力量。導演路比桑走的是科幻片流行的路,結合古典的神秘色彩與電影的高等科技,過去與未來昇華到燦爛繽紛的製作設計及韋利士的金髮上。

刊物: 
作者: 
1997年
05月
30日

鏡獅子 小津首部有聲電影

當小津安二郎於一九三六年推出他的第一部有聲電影《獨生子》時,已比五所平之助的《太太和妻子》晚了五年。據日本出版的《小津安二郎映畫讀本》記載,小津曾答應他的好友兼長期合作者——攝影師茂原英雄,要等到他的茂原錄音系統試驗成功才拍有聲片。但事實上,小津的第一部有聲片是攝於一九三五年,片長二十分鐘的紀錄片《鏡獅子》,茂原的錄音系統尚未完成,小津頭三部有聲片採用的,都是當年松竹公司土橋兄弟的錄音系統。

刊物: 
作者: 
1997年
05月
2日

評第五十屆康城影展賽果

康城影展五十周年適逢香港九七,首次有港片入圍角逐不算稀奇;但王家衛就憑《春光乍洩》一擊成功,爲「香港」贏得空前絕後的一個最佳導演獎,却實在並不容易。近年他在歐美影評人心目中的地位愈來愈高,本地不是有太多人知道(多數報道只提他在日本韓國市場受歡迎):這回康城報捷傳媒才爭相報道,不無跟紅頂白之嫌,但他也會有吐氣揚眉之感。

作者: 
1997年
05月
24日

電影與人生繼續下去

巴斯•基阿魯斯達米眞了不起,他的《橄欖樹下的情人》簡直把續集這個觀念帶到了一個完全創新的、近乎超脫的境界。《橄》片是他的「科卡三部曲」第三集,但基氏拍續集不是爲了票房搞噱頭,也不是像Michael Apted拍《Seven Up》系列般以社會學的角度,每七年追訪同一批人、紀錄他們的生命。基氏拍續集的意念其實很簡單,「三部曲」第二集的英文片名便作了很精要的闡說:《And Life Goes On 》(生命繼績下去)。

《橄》片本身便是一部很動人的影片,但如沒有看週「三部曲」前兩集,始終不能完全欣賞——不,應該說感受,甚至領會——這部電影的可貴。

刊物: 
作者: 
1997年
05月
22日

Pages

Subscribe to 0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