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赤道——具港產特徵諜戰片

作為終極武器的核武器有着多種多樣的面貌,除了用長程導彈運載、飛行數千公里直擊大城市的形態,在冷戰年代美蘇兩國設計了由炮彈、地雷到手提裝置等多種形式的戰術核武器。在電影的世界,背包內的核彈也不時出現,上世紀七十年代日本片《盜日者》中的DIY 原子彈,以及《末日戒備》中由氫彈中拆下來的裂變起爆器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例子。而在梁樂民、陸劍青編導的《赤道》中那個據說非常危險的韓製核裝置DC8,名字Davy Crockett顯然是來自冷戰年代的真實武器,一種同名的無後座力炮發射核彈。出動到核彈,如果再用港產警匪片的目光來看待這部電影,恐怕會有點捉錯用神。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07日

忘了名字就沒有回家的路

MCL院線乘《回憶中的瑪妮》上映,重映了幾齣吉卜力工作室的舊作,前一個星期天我就看了《千與千尋》。宮崎駿的作品之中,除了最新的《風起了》,我最喜歡的就是《幽靈公主》與《千與千尋》。我覺得這兩部比起《風》片和《天》片,皆有一種後兩者欠缺的宏闊感。宮崎駿電影基本上都各有一個完整的世界設定,它們部分參考歷史,又按此基礎發揮想像,然而,粗略比較,《風》片與《天》片的重點多落在主人公的冒險歷程及正邪雙方的對決角力,而《幽》片與《千》片則對主角以外的環境有更多細膩着墨。雖然《幽》片與《千》片都是以歷險旅程為主線,但兩片中的飛鳥、阿珊、千尋、白龍並不是故事唯一的焦點。

作者: 
2015年
05月
06日

《赤道》——棒打香港本土

近年港片的大趨勢,是把中港文化和意識形態差異問題,放進故事人物的矛盾衝突之中,其中以語言的衝突最常見。現在合拍片當道,要仰首內地市場,不能行差踏錯,同時又怕得失香港觀眾,被網民打入十八層地獄,有時為免國語粵語頻道兩邊轉太過刻意,又再加進外地演員,由演員說回自己的話,無需配音。於是港片成了文化大熔爐,國語、粵語、英語、韓語等,什麼語言都有,表面上是面面俱圓,做到「反映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特色呀」,其實,這才是香港人的問題。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05日

麥當勞微細質感之變

說起有麥當勞場景的香港電影,以前在本欄介紹過《秋月》、《墮落天使》、《甜蜜蜜》、《半支煙》,新近值得一說的,有彭浩翔導演的《香港仔》。《香港仔》說一家人的故事(「家」在電影中有另一種隱喻),父親是「喃嘸佬」,兒子是補習天王,新抱是模特兒,大女是博物館導遊,女婿是醫生等,各有故事互有交織,關係疏離裂縫處處,其中一家人全體出現的場面,如沒記錯,電影中有三場,第一場拜山(母親角色死去十年),第二場吃自助餐,第三場也是電影的尾聲:一家人共聚於麥當勞。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04日

《寄生獸》血腥下的詰責

曾經被荷里活導演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買下改編版權,最後卻因時效過期而回到日本電影公司手中,岩明均的漫畫《寄生獸》在結束連載差不多二十年後,終於搬上銀幕。

這二十年的等待看來是有意思的,這段時間,電腦動畫的技術大大普及,讓《寄生獸》這樣奇想天外的故事能夠在大銀幕上呈現讓人滿意的效果,也讓習慣了欣賞電腦特技的觀眾可以保有一顆平常心,有機會在相當驚人的畫面背後,看到電影對人性的反思。

共生或侵吞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04日

《告別言語3D 》看高達如何再定義電影

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決定拍他的首部3D 電影,念頭始於《阿凡達》上映之後。高達花了四年時間閉門鑽研,在平行時空裏,荷李活已經製作了不知多少部3D 電影了,但……

1. 3D 深焦攝影先行者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03日

無冤不成母子 薩維杜蘭「母親」系列

這兩星期的西片檔期,幾乎被《復仇者聯盟2》及《狂野時速7》所包攬,其餘西片被推至邊緣。又是法國五月的時候,五月頭將會有加拿大魁北克導演薩維杜蘭(Xavier Dolan)的回顧。他的前作《基密農場》(Tom at the Farm)為他帶來不少本地的知名度,去年的《慈母多惡兒》(Mommy)在康城與高達《告別言語》(Goodbye to Language)同獲評審獎,那是他第五部導演作品,今年他只得26歲。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01日

用歡樂換來痛苦

洪尚秀的《夜與日》(Night and Day, 2008),一開始就先聲奪人。

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稍快板(Allegretto),頑固低音的節奏嚴肅地帶着綿延不斷的抒情風味,充滿韻律性的覆奏,宛如進行曲的逐步推進,主題清晰開展。成男的故事,也由字幕伴着音樂作簡潔俐落帶出,一個為着逃避牢獄之災的浪蕩畫家遠赴巴黎,開展新生活。

大塊頭的成男,日間無所事事,總是拿着膠袋(俗世包袱或惟一依附的安全感?)傻兮兮的飄流城市,結識交往都是寂寞同鄉,互取片刻溫暖;夜裡窩在簡陋的旅館依賴着跟妻子的長途電話聯繫,抒發寂寞衷情。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狗眼看人間》的警世寓言

匈牙利電影White God,香港譯名《狗眼看人間》,但並非只是狗的故事。當小狗哈根流落街頭馬上掉進無處可逃的悲慘世界,牠的主人莉莉也踏上了成長歷程。十三歲的莉莉因母親與繼父越洋出差,暫寄居生父家裡,她與生父之間本來就疏離,更由於這個父親迫她放棄愛犬,關係惡化。莉莉不只無力保護愛犬,更因為賭氣,令哈根被丟在路旁。莉莉的成長,既是情竇初開渴望從異性身上找到家裡缺失的溫暖,盼望進入成人世界(不要玩吹泡泡,寧要父親的工作證),也是跟父親(以至愛犬哈根)和解的過程。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464

Pages

Subscribe to 0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