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喵星人》難堪

看《喵星人》是一趟難堪的觀映經驗,面對一部極力想搞笑,但又絲毫不好笑的電影,作為觀眾,其實也很尷尬。製作人完全和現實脫節,他們的目的,或許是要製作一部老少咸宜,中港兩地觀眾都受落的合拍溫情電影,但觀乎電影所有環節也很差。

硬滑稽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29日

《鄧寇克大行動》 死亡,近在咫尺

《鄧寇克大行動》拍出死亡的恐懼感,令人震撼

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粉絲望穿秋水的《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終於面世。鄧寇克大撤退可謂二戰中數一數二的奇蹟,事緣德國在平定波蘭後,揮軍入侵比利時,劍指法國。英軍及法軍在二戰爆發後半年,才正式與德軍交手。可是,英法軍在德軍的閃電戰策略下不堪一擊,旋即退守到鄧寇克的海灘,名副其實的背水一戰。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28日

《喵星人》輕鬆搞笑

有說貓是互聯網世界最受歡迎的動物,受歡迎的程度遠遠拋離第二位的狗,所以,電影、電視製作找牠們來粉墨登場,也是理所當然。除了不斷有各式各樣搬演貓奴故事的日本電影,以及不時要貓貓和狗狗鬥一番的荷里活電影,香港的電視屏幕上也曾產生過一位貓明星。因為某連鎖個人護理店的電視廣告而知名的人形巨貓,一時成為坊間話題。這隻當時以藥房命名的貓,今天受到電影人的青睞,把牠請上銀幕,拍成《喵星人》。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27日

吳京的《戰狼2》以一敵百

暑假眨眼過了近一半,大陸影市七月至今才收30億,比去年的七月少收近10億,更遑論前年的暑假!國產片大多票房不濟,大家都期望即將開畫(都提前到今日)的《建軍大業》和《戰狼2》能吐氣揚眉,真正辣㷫個市。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27日

《編寫美好時光》挑戰男權 女人浮想

就在基斯杜化羅恩(Christopher Nolan)萬眾期待的新片《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上映的同一個星期,有另一部和這次歷史事件有點關連的小品上畫,這是朗舒菲(Lone Scherfig)導演的《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時代背景是英國被納粹德軍猛烈空襲的「大不列顛戰役」期間,一群電影人拍攝一部和鄧寇克大撤退有關的故事,不單片中人拍攝的故事是虛構,而且《編寫美好時光》本身就是虛構的故事。\劉偉霖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21日

《八月》小秘密映襯大時代

內地導演張大磊的處女作《八月》,在去年台灣第五十三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獲頒「最佳劇情片」,頗令人意外。但無論如何,新一代的華語電影人通過商業操作拍出這樣一部有趣的作品,本身已是一個成就。

《八月》去年在台灣獲獎時,還是一部尚未公映的作品,這個賽果凸顯了金馬獎賽制的特點──它是像影展那樣的報名制比賽,參賽作品也不需要曾經公映。得獎之後,《八月》的放映規模也很有限,在香港也是以「特別放映」的形式上映。這多少是因為它是一部很「藝術院線」的作品,而在華語電影的世界, 「藝術院線」還未成氣候,讓類似的作品難有放映的機會。

稚子仍懵懂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20日

《明月幾時有》以女性角度對抗主旋律

邊緣弱勢如何從權力核心搶回話語權?如何在鞏固當權者的官方宣傳下找到表現獨立自主的表現方式?平民百姓的角度在歷史上總要讓路給當權者的鬥爭。歷史(history)向以男性為主導,女性的地位自歷史發展以來已跟男性不對等,女性故事(her-story)並不受到同等的重視。另一邊廂,在中國的主流史觀中,香港幅員細小,對於中國作為國家所發生的大事,自然只佔一小角落。在中國人所讀到的中國歷史上、甚至香港人自己所觸及的中國歷史上,香港所扮演的角色,往往只局限在屈辱性的割讓條約。國家的官方正史強調戰爭與勝利,微小個體的經歷自被忽略,許鞍華的《明月幾時有》卻將這顛覆過來。

作者: 
2017年
07月
20日

《臘腸狗四圍走》冷眼看人生

日本電影拍得太多貓貓狗狗,不單日本觀眾有點膩,香港觀眾又不見得很受落這種寵物片,加上這十年間,香港的「貓奴」無論在人數上或氣勢上,都遠超愛狗之人,於是, 陶德蘇朗茲(Todd Solondz)的新作《臘腸狗四圍走》(Wiener-Dog),確實要面對貓不如狗的劣勢。不過,蘇朗茲的影片不時在本地上畫,相信都有一些捧場客。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14日

《明月幾時有》小人物×大時代

許鞍華是香港導演之中少有喜歡觸碰歷史/社會題材者,由早年的《投奔怒海》到中期的《千言萬語》,以至近年的《黃金時代》,她不時拍出這類作品。社會政治議題雖未必是這些電影的主要關注點,卻依然是理解這些作品的重要切入點。許鞍華的新作《明月幾時有》講香港淪陷三年零八個月期間活躍的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事跡,更是她首次直接處理政治軍事題材的作品,而非以旁觀者的視點出發。許鞍華一向偏好小人物和浪漫主義的創作方向,碰上了大時代,擦出了有趣的火花。

刊物: 
作者: 
2017年
07月
13日

許鞍華大開大闔大時代

對於許鞍華的新作《明月幾時有》,有人批評它情節散亂,故事裏有太多兀突的跳躍及沒有交代清楚的地方。從劇本的結構與編寫上而言,《明月幾時有》無疑是一齣相當奇特(甚至奇怪)的電影。

電影嚴格來說沒有一條從頭至尾貫穿的主要故事線,沒有傳統的起承轉合發展(在觀看電影的途中,我們的預期經常落空,恍似將來未來的衝突與高潮總是沒有如預想般出現);即便是戲中的3位主角,電影對他們的描寫都是片段式的、不完整的。然而,我卻想提出,《明月幾時有》其實是自有一套風格與描寫策略,而這一套風格與策略在電影中是貫徹而統一的。

作者: 
2017年
07月
13日

Pages

Subscribe to 0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