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神話不再 《水手服與機關槍-卒業-》

所謂喜劇效果,很多時候是靠強烈的對比來製造。像曾經流行一時的日本「幽默推理小說」大師赤川次郎,就創作過一個「刑警太太、小偷丈夫」的系列,夫妻身份的矛盾衝突更甚於荷里活電影《史密夫對史密妻》。赤川早年寫過一本小說叫《水手服與機關槍》,玩的也是這種概念,它改編成電影後,更成為一則電影神話。

代表純潔的高中女生與兇神惡煞的黑社會大哥集於一身,是《水手服與機關槍》最大的賣點。這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發表的小說,在一九八一年被搬上銀幕,風靡一時。這個神話的影響力,從事隔近四十年,角川映畫把這部電影的續集《水手服與機關槍─卒業─》捧出來當作他們四十周年的紀念作,就可見一斑。

刊物: 
作者: 
2016年
07月
07日

舊夢仍須記

在布烈遜的作品中,有兩部因版權問題長時間沒發行過影碟,一是1969年的《溫柔的女子》,另一是1971年的《一個夢者的四個晚上》;這兩部片以往只以錄映版本在不同渠道流傳。3年前《一》片曾以全新菲林印本在日本上映,及後也推出了一個藍光影碟版本。

作者: 
2016年
07月
06日

《下女誘罪》──不要只談「男性凝視」了,讓我們談談其他慾望的可能

1. 今天(2016年7月3日)朗天在明報撰文評《下女誘罪》,評說影片最後一鏡「只是炮製了另一幅西洋侍女圖,女體仍然是被觀看的。」這一鏡的女體當然是被觀看了(電影拍出來不是就是被觀看的嗎?),而潛台詞應該是那個沒有說出來的「男性凝視」(male gaze)吧。關於「男性凝視」,最經典的讀本當然是Laura Mulvey的〈Visual Pleasure and Narrative Cinema〉。這篇文章評說古典荷里活的鏡頭如何以男性凝視女性的視點來獲得視覺的愉悅。

刊物: 
作者: 
2016年
07月
04日

天煞蒙牛Baby 襲地球

《天煞地球反擊戰:復甦紀元》(Independence Day: Resurgence)上映,令人再思考一個恆久的問題:這個世界有沒有外星人呢?外星人是善意還是惡意呢?人類與外星人能夠共存嗎?中美合拍片又係咩玩法?

《天煞地球反擊戰2》已經假設了,地球有很多外星專家,幾乎沒有一個在太空署工作的人,是懼怕外星人的,他們對外星妖獸見慣見熟,習以為常。戲中的美國太空研究中心地下囚牢,更禁閉了多隻外星妖獸做實驗。人類不怕外星人,不代表外星人善良,戲中,外星妖后便要一報上集二十年前戰敗之辱,強戰地球。

刊物: 
作者: 
2016年
07月
03日

樂韻懷舊 暴雨朝陽

本身是音樂人的愛爾蘭導演約瀚.卡尼至今拍了三部劇情長片,主題都和音樂有關。前作《一切從音樂再開始》(Begin Again)描述一位美國唱片監製重新振作的故事,贏得觀眾共鳴。本片他重回出生地都柏林,拍攝一個八十年代背景、關於青春和音樂的故事,側寫一個受新英倫音樂及美國音樂錄像(MTV)文化衝擊的年代。

刊物: 
作者: 
2016年
07月
03日

《魔獸》「文明」伏魔

《魔獸爭霸:戰雄崛起》(Warcraft: The Beginning)改編自電腦遊戲,該遊戲中豐富的人魔世界,是改編成電影的不錯材料。影片有吳彥祖飾演的奸角,一改近年華人影星串演荷里活製作的慣例,這位奸角的出場時間很多,但要是沒人告訴你,你是不會看出這個怪物就是「吳彥祖」。不管看到還是看不到,影片看對了中國內地市場,並在內地大賣。

刊物: 
作者: 
2016年
07月
01日

有靈魂的影展──記第十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隔年舉辦,1998年創辦時,原本名為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上屆正式易名,到今年剛好第十屆。過往影展曾搬到台中舉行,近兩屆搬回了台北。今屆影展剛於五月舉行了,共放映198場電影,其中133場設有映後分享,每場分享時間至少都有40分鐘,務求有充分時間讓導演或者講者跟觀眾交流。影展由選片、競賽、座談,到相關活動,都辦得相當具規模,努力把那些被認為是「小眾」的紀錄片推向「大眾」。瑞士的紀錄片影展策展人Luciano Barisone獲邀到台灣擔任評審,據知就曾稱讚這是一個有靈魂的影展。

刊物: 
作者: 
2016年
07月
#478

台灣電影兆豐年?──聞天祥由金馬獎談到《刺客聶隱娘》

2015年台灣電影似有回勇之勢。侯孝賢憑《刺客聶隱娘》在康城影展摘下最佳導演獎,中生代的張作驥也拍出了入圍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的《醉‧生夢死》,幾位被看好的新生代導演,如林書宇、鄭有傑、林靖傑、何蔚庭、趙德胤,今年都有新作面世。趁着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執行長兼台灣資深影評人聞天祥到訪香港,本刊特地安排本地影評人陳志華訪問他,談台灣電影的發展。

刊物: 
作者: 
2015年
07月
31日
#505

玩轉腦朋友 悲傷有時,歡樂有時

今年暑假檔期的美國動畫片不算熱鬧,上映了三星期的《迷你兵團》(Minions)之後,有彼思(Pixar)最新作品《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迷你兵團》可謂比其「主人家」《壞蛋獎門人》(The Despicables)更為無腦,豈料《玩轉腦朋友》走另一極端,以腦袋運作來做故事題材。

刊物: 
作者: 
2015年
07月
31日

Pages

Subscribe to 0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