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黑澤明】真正的電影感

黑澤明的喜好和培養其實很西化。他用的音樂、他靠近表現主義風格的畫面,當然還有他喜愛的西方文學(由莎士比亞到杜斯妥也夫斯基——簡直就是存在主義思維的發展書目)。可他之所以為大師,確是因為顯示了怎樣把那種養份,巧妙地融進自身的歷史與文化中。不是硬生生的所謂糅合東西方特色,而是已融會得不見斧砍痕跡,渾然天成,變成了他獨家的跨越地域文化的電影作品。不是東方不是西方,不是文學也不限於畫面攝影。他創作出的,就是電影自身!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31日

《7刻時空》迴轉木馬的終端

本片是改編自2010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故事的主角少女Samantha(素兒德芝飾),被困在同一天的生活中,在多番「來回又折返」的過程中,她發現了存在的真諦。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30日

《烈焰雄心》情味動人

美國「911」襲擊中,除了遇害的無辜市民,還有眾多消防員於現場殉職,或因長期呼吸疾病/癌症去世。二○一三年亞利桑拿州(Arizona)一宗山火,造成自「911」以來最嚴重的消防員殉職事件,《烈焰雄心》(Only The Brave)改編自這次事件,不少影評將它和差不多三十年前的火災片經典《烈火雄心》(Backdraft)比較。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27日

《空天獵》鏖戰正酣

空軍電影《空天獵》把解放軍最新的殲-20、殲-10C、殲-11等戰機以及預警機、無人機等,展示在銀幕上,這種拍攝方法,也算是跟上了國際影壇的標準做法。

如果沒有《戰狼Ⅱ》內地票房大賣的效應,像《空天獵》這樣以內地軍旅為題材的電影,恐怕較難有機會在香港作商業公映,就算女主角是范冰冰這樣的一線明星,也很難吸引本地片商的注意。把最新的軍事裝備放進商業大片這種軟銷軍隊形象的做法,十分常見,不算荷里活那些層出不窮的大片,連日本電影《新哥斯拉》,也把日本自衛隊所有現役裝備都拿來招呼哥斯拉了。

惡鬥恐怖分子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19日

真假結衣

自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大紅之後,結衣BB(新垣結衣)的人氣更上層樓,她已成為日劇中的王牌收視保證,以17夏季劇《空中急診英雄3》為例,即使爛至不堪入目的程度,但憑結衣BB效應以及其他明星的支撐,仍可保持平均收視過10%的水平,算是因人救劇的典型例子。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14日

《銀翼殺手2049》欠缺科幻視野

《2020》(Blade Runner)在許多人心目中,是經典中的經典,事隔三十五年,影片終於推出續集《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故事內容亦順勢推至二○四九年。一如《星球大戰》(Star Wars)的新三部曲,夏裡遜福(Harrison Ford)也在《銀翼殺手2049》中飾演老年版的Deckard。續集由《天煞異降》(Arrival)導演鄧尼斯維爾諾夫(Denis Villeneuve)操刀,令人期待經典能否經由新世代再闖高峰。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13日

《帝一之國》 審時度勢

這是一部成功「漫畫化」電影,《帝一之國》的主要演員,極盡誇張之能事,菅田將暉及野村周平已經到達忘我境界。漫畫化效果與故事又非常配合,更凸顯導演永井聰的想要嘲諷的現實世界,藉著一場阿諛奉承,盡見人性醜惡的中學學生會選舉,影射日本政界的黑暗,荒謬背後令人不寒而慄。

電影改編古屋兔丸在2012年至2016年期間發表的同名漫畫,故事講述在一所日本顯赫的高中「海帝高校」內,入讀的都是名流富商之後,海帝被視為進入日本政壇的搖籃,只要學生能當選學生會會長,之後定必一帆風順,可以直入著名大學,繼而涉足日本政壇,成為政府內閣要員,更有機會問鼎首相寶座!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13日

Mother! (媽媽!)

我恨惡所有人類,以及一切的電郵、電話、訊息、面書,不惜以烈火焚毀一切,重新再來。我的心從活躍跳動的赤紅,到死灰漆黑,只消一瞬間。我所講的,無人願聽; 我所有的,全人掠取。我存在的價值,就是容人前來剝奪的麼? 然後祢 – 那個至高無上的祢,所有人唯祢所獨尊,祢不是應當聽我的呼求嗎? 祢不是應當體察我的需要嗎? 更甚是祢的詩篇不是為我而寫的嗎? 正如我所付出的所有,全都是為了祢,但祢為何說著愛我,卻不斷折磨我,讓我陷進痛苦的深淵? 我快要受不了,壓力快要到頂端了,焦慮累積到要準備爆發了…

作者: 
2017年
10月
11日

《Blade Runner 2020》永續的夢境,人造的記憶

磅礡的影像、幻變的光線、迷離的聲效、醉人的配樂、閃爍的眼神、彌漫的煙霧、灰暗的雨天、詩意的台詞,2020年的都會風景在廣闊銀幕下成為了永恆。《Blade Runner 2020》譽為劃時代的科幻經典,如同其再造人突破自身生命的局限的故事背景,電影亦意圖以有限的光影與樂聲,追求達致無限的境界 – 無限,即永恆。

隨著現實時間逐漸步向這個年份,我們將意識到這個世界永遠不會成為真實,只是一個仿似曾經存在過的記憶,或夢境。人生、電影,原是一場夢。縱使生命結束,只要記憶延續,夢境繼續,《2020》就永不過時,並流傳後世,不息不滅。

情感與欲望

作者: 
2017年
10月
08日

避開世界的標籤-希恩斯、卜戴倫與我

美國導演托迪希恩斯(Todd Haynes, 《卡露的情人》、《天上人間》導演)在剛好十年前,拍過一套叫《七人一個卜戴倫》(I'm Not There)的電影,找來六個性別年齡膚色盡不相同的人去演繹卜戴倫(BobDylan)。最近幫忙籌備鮮浪潮的「胭脂不解紅塵-托迪希恩斯回顧展」,要不是這個契機,我也不會特別想起原來我的少年時期也有過卜戴倫的身影閃現。

刊物: 
作者: 
2017年
10月
08日

Pages

Subscribe to 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