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長大成人》焦頭爛額

大陸和台灣的電影本來已沒有甚麼市場,近來蕭條的影市更猶如雪上加霜。百老滙電影中心以「戀愛三面睇」爲名,放映五部冷門的中港台作品,隨時可以是它們唯一得見天日的機會。

台灣的《徴婚啓事》和《愛情來了》由於是寫都會愛情,自然對觀眾多點吸引力。前者本借徴婚的情節引出人情百態,可惜太自覺於鏡頭和形式,對職業演員與非演員的處理反不夠深思熟慮,結果殊不平均且給人小題大做之感。《愛情來了》更是輕鬆小品格局,以醜男與胖妹的兩段暗戀,大搞幽默和温情。

心靈空虛的台灣

作者: 
1999年
12月
15日

遇上了宣傳電影

接連看了兩齣宣傳電影,感覺卻不一。先爲《一個都不能少》,正如舒琪指出,電影曾被影展的遴選委員評爲宣傳片(propaganda film)。它是較合乎傳統意義的宣傳片,「宣傳片」之名於戰時出現,而成長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嚴格地說,宣傳片是以國家爲中心,然後以鞏固內部團結或攻擊敵對陣營爲目標的作品。《一個都不能少》借少女的排除萬難爲中心,不啻爲對中國政府擇善而從的一種曲意肯定,符合了增進內部人民團結的前提。坦白說,《一個都不能少》對我來說,只不過爲另一齣「傷痕電影」;前半部刻意把問題「暴露」出來,後半部卻輕描淡寫予以消解,彷彿一句明天會更好便可把一切結案吿終。

刊物: 
作者: 
1999年
12月
13日

東京鐵塔夢

看《魔女の速遞》,實在令人訝異於東京鐵塔出現次數之多。當然和戲中的百威啤酒不一樣,後者爲特定贊助商,於是在鏡頭前約三、兩分鐘便要出現一下;前者僅屬一名勝,但卻自有其文化意義在內。

刊物: 
作者: 
1999年
12月
09日

夜夜紅樓

前一陣子到深圳黃田機場接老父機,擺了烏龍,早到了一個半小時,百無聊賴,走進一間影音商店消磨時間。在一大片令人眼花繚亂的港產片、荷里活主流製作的VCD中,一雙靈巧的眼睛從右下的角落裡瞟上來,默默地凝視着來去匆匆的機場過客,彷彿數十寒暑就是這樣打發過去了。蹲下去細看,原來是四十年代的周璇,影片是卜萬蒼編導的《紅樓夢》。

刊物: 
作者: 
1998年
12月
3日
#7

中國電影第六代回歸現實

八十年代,中國風吹遍大地,腳上穿的一雙黑布鞋也被外國朋友視為一種時髦,連帶中國電影從早期默片到一九四九年後不同時期的作品,都引起海內外莫大的好奇與興趣。一九五年,陳凱歌的《黃土地》在香港國際電影節裏首次在國外公映,我未能躬逢其盛,但朋友們至今談起來仍津津樂道當時場面的熱烈與心情的興奮。

刊物: 
作者: 
1998年
12月
31日
#9

失落的成長故事

二〇〇一的時代基調爲失落的成長,我信如是;反映出來的爲有口能言者的表白,以及無力慨歎的沉默是金。前者自以充滿謝立文情調的《麥兜故事》爲代表,那一種情懷顯然是把成年人於此時此地的落寞心情,投影在一頭未曾長大已夢碎的小豬身上。其中流露的時不我予(練搶包山一項已湮沒的「運動」)、自我陶醉(山頂等於馬爾代夫)及夢醒失落(火雞的噩夢),竟然和中國近來的話題作《站台》離奇地相似:後者高唱林子祥《成吉思汗》、追不到火車乃至表妹出省求學的失落,都一一爲先前提及的情致作隔世異地的回響。

作者: 
1998年
12月
28日

《一個餅印》的壓力

1998法國人總給人浪漫不覊的印象,事實上他們卻是相當保守和重視家庭傳統的民族。今年法國電影節的十部選映影片中便有四部是以家庭爲主題的—《一個餅印》、《滑雪》、《吾家兄長》和《Sitcom》。我最喜歡薛德烈•格比殊的《一個餅印》。

作者: 
1998年
12月
11日

《記得你的温柔》的滄桑

終於看了《記得你的温柔》,感觸良多。片頭字幕的片名是《扁擔.姑娘》場刊中導演的話却在解釋《風塵戀戀》這名字的意思。而影片最初的名字,其實是《越南姑娘》。片名一改再改,正妤與影片完成後送檢的重重波折互相呼應。

須知這回百老滙電影中心舉辦的「戀愛三面睇-中港台電影作品展98」,其中兩部大陸作品-《記得》及《長大成人》(原名《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都是三年前由田壯壯策劃∕執行監製、與北影聯合攝製的產物。換句話說,是企圖在體制內拍出新觀念、高質素的作品,首先針對的也是國內觀眾和大陸市場。

送檢波折重重

作者: 
1998年
12月
03日

不沉之舟的美夢

歷史上最昂貴的電彩終於面世了。《鐵達尼號》耗資三千萬美元,映期拖了又拖,各地新聞當然拋不下明顯的象徴意味:電影《鐵達尼》是否會像船一樣,撞上票房冰山,見財化水?

電影預算高昂主要因爲導演占士金馬倫决心重建「鐵達尼號」,量一比一布景及各種精心設計的特技,無論出事前郵輪內各種設備及豪華場面、或意外發生後的慘烈情况,均務求製造逼真效果。

作者: 
1997年
12月
20日

聖誕檔期西片綜覽

聖誕檔期的中西大片,都是搶先出閘的先取得甜頭,《少年賭神》更以雙綫聯映,市場策略計算準確。《太空也入樽》勝來也非僥倖,上周《聖誕老豆》開晝也沒能對它造成任何威脅,可見眞人配動畫的噱頭仍有其吸引力,米高佐敦原來興的有不少fans。

馮若芷前天指出3D(立體)動畫與2D(平面)眞人的諷刺現象,果然十分有趣。但多數觀眾都滿足於看到兩者活潑的結合(同場演戲),而不會覺得眞人不能像卡通人物般有立體效果有何可惜。當然,有朝一日,能夠全面3D,將爲電影帶來自默片變有聲、黑白變彩色後的另一個美學的革命—理論上這完全可能,但要實現至今仍茫無頭緒。

《聖誕老豆》小題大做

作者: 
1996年
12月
19日

Pages

Subscribe to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