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Khan」給奧巴馬送上寶萊塢光環

《阿Khan正傳》(My Name is Khan)可說是寶萊塢(Bollywood)與荷里活一拍即合應時催生的試管嬰兒。它在印度本土固然有一定叫座力,更重要是它打破了寶萊塢電影在海外市場的票房紀錄(當然這裏並不把仿寶萊塢的英國電影《一百萬零一夜》計算在內),儘管情節上有不少可資批評的地方,卻無疑是今年受到注目而且相當值得討論的寶萊塢作品。

《一百萬零一夜》在橫掃奧斯卡之前,大抵是荷里活對寶萊塢市場的牛刀小試,起用印度演員,到印度取景,骨子裏卻擁抱美國夢,把寶萊塢的拿手歌舞場面押到最後。《阿Khan正傳》則是寶萊塢對荷里活市場投石問路,除了講述主角Khan在印度的童年經歷外(大概只佔十分鐘),其餘都在美國取景,混入英語對白,更乾脆放棄寶萊塢的招牌歌舞場面,改以插曲代替。香港譯名為《阿Khan正傳》,已在提示它可能是印裔《阿甘正傳》,即使生來有缺陷,只要堅持不懈,就能創造奇迹。

影片男主角是曾經主演《如果.愛在寶萊塢》(Om Shanti Om)的Shahrukh Khan,不但跟劇中角色同姓,據稱也跟主角有雷同遭遇──赴美宣傳時,他就因其名字,被懷疑為恐怖分子,在機場入境時遭扣查盤問。戲中反覆出現的對白,正是「我的名字叫Khan,我不是恐怖分子」(My name is Khan and I am not a terrorist)。故事基本上分成兩部分,前半是Khan與他生命中的兩個女人,一個是教導他不以宗教信仰把人區分的母親,一個是他到三藩市定居後認識的異教妻子;後半則是Khan穿州過省的公路旅程。因他是虔誠的穆斯林,在「九一一」發生後,變成代罪羔羊,連累妻子與前夫所生的繼子遇襲身亡,於是立誓要跑到總統面前,宣稱自己並非恐怖分子。

《阿Khan正傳》在2010年出現,可理解為「後布殊年代」穆斯林的「傷痕」電影,呈現出「後九一一」美國穆斯林所承受的巨大壓力,並要爭取平反污名。影片特意安排主角Khan患有阿斯伯格綜合症(Asperger's syndrome),自小有溝通障礙,對鮮黃色的東西感到懼怕,常常自言自語,答非所問,卻能過目不忘。角色的形象設定跟《手足情未了》(Rain Man)的德斯汀荷夫曼同出一轍。如此安排,一方面放大了受壓迫者的善良本性,強調是別人對其誤解,而他不過拙於溝通,其實人畜無害;另一方面也令Khan追蹤總統表明心迹的舉動顯得更加純粹,無添加無雜質,毅力過人亦合情合理。而布殊自然是聲討對象,其保安人員不但把「好人當賊辦」,影片更暗諷布殊政府面對風災的遲鈍無能,反讓Khan成為了救災英雄,讓討厭布殊的觀眾看得痛快淋漓。

影片還安排Khan是個修理能手,他在上訪途中就以「幾乎什麼都能修」(repair almost anything)的本領賺取旅費,而影片的主題正是修補「九一一」後已經撕裂的人際關係。然而由於主題先行,又想應有盡有,把阿富汗戰爭、南部風災、奧巴馬當選總統等都納入其中,使劇情不無堆砌之嫌。

影片雖觸及「九一一」創傷與反恐問題,嘗試舉重若輕,但對於美國的反恐政策始終小心翼翼,Khan舉報極端分子的情節,更可視為對反恐標籤的曲線認同。找來黑人演員飾演奧巴馬,還搭了台讓他發言,送上寶萊塢光環,亦是過猶不及。但以票房成績來看,編導的計算是奏效的,以寶萊塢的製作拍出荷里活主旋律,不避煽情,竭力賺人熱淚之餘,也算是給備受欺壓歧視的群體帶來了一點安慰。

作者: 
Year: 
Month: 
Day: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