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神2

《賭神2》食老本拍續集之餘,復東拉西扯駁雜不純,可説有目共睹,譬如梁家輝的呂奇腔已近過時,熱門話題千島湖的勉強加插,羅家英在《國產凌凌漆》的形象臨時加戲,周潤發還唱劉德華的《獨自去偷歡》,還有已過氣的特異功能等等。雖説今時今日,翻炒已不能視為王晶的缺點,但問題是蹺段之舊及過時,仍照用不誤,可見王晶信心及判斷力已大不如前,也沒有從電視劇千王系列演化成《賭神》的用心及鋭利,以及前作充分揉合周潤發的英雄氣概及市井嘴臉的俐落及準確。

王晶的缺乏深思,可見於容許邏輯不通,亦硬着頭皮去蹺,譬如賭神故弄玄虚的答應亡妻一年為期隱姓埋名,卻原來是故布疑陣,賭神外遊更只為安排與謝苗一段《洪熙官》式的「父子情」,偏偏對父性的鋪排又畏首畏尾。

電影叫人失望的,是塑造賭神角色上的猶豫不定。周潸發的「天煞孤星」悲劇命運(賭神再次喪妻亡子,復連累好友柯受良及新歡吳倩蓮送命,周卻連親口承認真正身分亦無能為力),在東拉西扯中輕輕放過。周的演出淪為梁家輝、羅家英及徐錦江外的另一丑角。儘管編導的設計在於賀歲片的熱鬧氣氛,卻往往三心兩意舉棋不定,其中亦以為延續傳奇人物而不斷吹捧賭神的背面照,表露出一派捨本逐末,與《賭神》鋭意求變而扭盡六壬,卻又努力追求統一完整有很大的分別。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