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男女2》:Why so Cruel?銀河映像的殘酷人生

杜琪峯、韋家輝第五齣合拍片《單身男女2》,再續3年前《單身男女》(2011)的前弦,然它雖沒改其城巿愛情喜劇的調子,卻如銀河映像主題的大匯集,喜劇處境更刁鑽,韋家輝獨家的急促節奏,逢蹺扭蹺的精密布局又回來了!

三年下來,雖杜韋二人組仍屬主創,但幕後新人輩出,編劇兼長期拍檔游乃海退下火線,換上了余曦〔《盲探》(2013)、《毒戰》(2013)〕,攝影由老拍檔鄭兆強換了陶鴻武,更有執行導演麥啟光在名單之上,但風格、調子和主題都絲毫不變,可見杜韋對這類城巿浪漫喜劇仍是得心應手。

它精采處在,既是故事真正的延續(雖擺明有再斬三両的商業動機),卻以相若處境迥異的情況,重探三年前的火星男和地球男的「選擇」主題,在商業類型片中「反向操作」,將偏鋒和主流高度整合,淺入深出,藉瘋狂而殘酷的選擇來探問人生,一如早年的《嚦咕嚦咕新年財》(2002)通俗抵死、《辣手回春》(2000)的踩界幽默,《我左眼見到鬼》(2002)的唏噓深情至於抗拒宿命,兩個只能活一個,就更是一眾銀河經典的縮影。

究其原因,乃杜韋兩人雖打商業片的旗幟,卻完全沒有怠慢,細緻、精到、微妙,錯摸連連而層層互扣,帶點歇斯底里的荒謬深情,配起大刀闊斧的節奏,乃銀河的招牌記印。幕前人物由兩男一女擴展至三男二女,呼應上集蛙兄而添的「燈神」,形成了相互糾纏的六角關係(可惜香港海報八爪魚燈神完全缺席),人物關係既是延續(張申然、方啟宏、程子欣),亦是重構(楊鴦鴦、保羅、張申然)。

簡單如處境的重現亦不盡相同,片首楊鴦鴦泊法拉利不果,今趟張申然早先機,保羅來遲一步;細緻如歌曲亦有跟進,上集採用陶的〈愛很簡單〉點喻張程方三人關係,至今集藉黃小琥的〈沒那麼簡單〉,暗示這六角愛情的不容易。表面上是男追女、女追男的愛情攻防戰,核心矛盾乃突出了性格和命運的錯置,人生偏執的喜和悲。

最明顯是新添的燈神八爪魚,跟周民飾的保羅,二為一。楊鴦鴦靈感來自《最愛女人購物狂》(2006)的方芳芳,但卻不盡相同,杜韋將她推得更極端,完全選擇迷失,偏執好勝(無法駕馭法拉利卻偏要駕駛)!於是,燈神/保羅是她的明燈(亦是反向操作,每次都選錯的),負負得正,指點迷津。

玻璃幕牆大廈的運用,互望挑逗調情,表錯情溝錯女的荒謬處境,從上集浮誇的示愛形式(Marry me),擴展為大型的錯摸(鴦鴦的驚喜生日燈飾,戳破申然與五空姐的糾纏,程子欣被電暈了),最後卻化成了鴦鴦、啟宏、子欣和申然的表白和救贖,申然攀登摩天大樓,突出了那份地球男的執,大樓內外咫尺天涯,真情激盪。

是故,韋家輝的巧妙,表面是選擇重臨,重新揀過,內裏卻是擺脫單邊導向,重新配入了以張申然角度,「我試過搶,但搶唔到,以為返地球冇事,點知晚晚都唔到!」面對宿命的無奈和偏執,戛然而至。

4A/4B兩單位的處境鋪排,言簡意潔,全由影像主導(鴦鴦先後開啟兩扇門而恍然大悟,全身而退,再由申然子欣門前偶遇作結)。韋家輝式的roleplay以一梯兩伙對調了思念和留戀,無言無語,卻已了然於心,屬全片畫龍點睛的設計。

至此,但杜韋的「選擇」卻往往有其反諷,若非太多,就是too good to be true,有得揀是否就是老闆?抑或每一個都沒完美,真正的絕配根本不存在,無論PlanA或PlanB,張申然都跟幸福無緣(他的偏執,鐵定要贏得美人歸,與楊鴦鴦強駕法拉利無異)。《單身2》以滿足公眾的浪漫期望告終,卻明顯置這性格懸殊的兩人(張程)於更大的悲劇。

這趟六角關係,擴展了地球和火星所暗示的,中港融合一步之遙的難題,而在相互間各有期望下(你揀人,人揀你),情況更複雜難纏。那末,結局張申然勉力攀高樓的偏執和毅然,剛好與楊鴦鴦穿回高跟鞋,頹唐之中退場,情況各走一方〔《柔道龍虎榜》(2004)應采兒和《毒戰》葉璇裏的高跟鞋,所代表人生僅剩的尊嚴〕。張申然和楊鴦鴦的選擇,難道是港人在中港融合上的兩種走向?

事實上,《單身男女》於2011年揭櫫銀河映像的合拍片階段,兩集之間的三年內,先後完成了:《毒戰》單挑內地對類型片和審查的底線;《高海拔之戀II》(2012)完全自成一角的高概念作品,在內地僭建的港式創作遊園地;《盲探》黑色幽默愛情探偵,盲摸摸食住先。

五齣電影形成銀河合拍片的三種模式,在極端挑戰規範,跟極端高概念之間,三齣愛情喜劇無疑最能見步行步,持續發展。去年,杜韋幽自己一默,問路於「盲」,拿下了至今最高票房的回報(逾二億人民幣)。經歷此起伏,《單身2》要回應的理想和現實抉擇,於是不僅是浪漫的空中樓閣,選擇的濃厚黑色悲劇味,遂又在作品中蔓延開來,喜中藏悲,更勝上集。

觀眾在《單身2》最愛是誰的折騰中,找到歡娛浪漫,不斷錯摸,笑得人仰馬翻;我卻從4A/4B的場景對調開始,直至方啟宏重啟其劉伶生涯止,一直難以釋懷!高樓和高跟鞋之間,究竟有沒有其他選擇,Why so Cruel?是我反向操作過了頭,抑或人生真的太殘酷,逼得我難以直視呢?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