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1

八月到了台北一趟,為第五十一屆金馬獎擔任劇情片類初選評審,可算是一次相當有趣的經驗。

首先要解釋一下金馬獎的競賽和評選方法。金馬獎跟香港電影金像獎不同,採取的是報名制,即是有意角逐獎項的電影均須事先報名及寄上影片拷貝。入圍名單及賽果由評審團決定。評審團的組成方法,近年幾經修改,可能由於報名影片數量日增,兩岸四地連同星馬的華語電影皆可報名,今年報名參加金馬獎的劇情長片就有一百三十八部,而主辦單位又希望盡量安排評審在決定入圍名單及賽果時,看的是菲林或DCP數碼拷貝。因此最近兩年的做法,都是把評審團分成三輪,第一輪初選,由影評人、電影學者、製片及編導擔任評審,先從DVD淘汰沒有機會入圍任何獎項的影片。今年淘汰過後,剩下四十多部。第二輪複選,由業界人士組成評審,在試片室看菲林或DCP數碼拷貝,從這四十多部影片裏,決定每個獎項的入圍名單。第三輪決選,在複選評審團加入知名電影工作者,投票決定賽果。

擔任初選評審雖然要長時間密集看片,是最辛勞的工作,又沒份參與決定每個獎項的入圍名單,然而過程還是有意思的,可以率先看到不少尚未公映的華語電影,比其他人更早注意到其中的佳作,如《一個勺子》、《殯棺》、《東北偏北》等。在評審過程中,也可以跟劇情片類其他六位來自台灣和大陸的初選評審交流意見。而我作為來自香港的評審,當看到拍得還不錯的香港電影,像黃浩然的《點對點》、邱禮濤的《雛妓》,我都盡量遊說拉票,讓它們進入複選階段。

今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的五部入圍影片裏,我個人比較喜歡《KANO》。它在商業和藝術上能夠做到平衡,不單純是熱血的體育電影,也有用心去經營那個時代的氛圍,講究場景和服裝設計,如果拿它跟台灣賀歲檔的賣座電影《大稻埕》比較,這方面就高下立見了。而電影處理日據時代,也非常聰明,沒有簡化為「打倒日本鬼子」的濫調,也沒有美化日本,永瀨正敏的角色塑造相當立體,而電影設定由1944年日本士兵到訪嘉農發源地來敘述故事,亦多了一重針對軍國主義侵略的思考。

陳建斌首次自導自演的《一個勺子》,對當下中國的情勢與人性敗壞,作出了既荒誕又尖刻的諷刺,讓人眼前一亮。最佳劇情片入圍名單出現了《白日焰火》和《推拿》,不知是否柏林影展效應,前者曾奪柏林影展金熊獎,後者奪傑出藝術貢獻(攝影)銀熊獎。不過我嫌《白日焰火》的冷峻壓抑來得太刻行蹤(左起)《冰毒》製片兼男主角王興洪、《冰毒》導演趙德胤、本文作者、《迴光奏鳴曲》導演錢翔。意,背叛的主題也不算深刻,好在男主角廖凡的氣場非常強大。倒是《推拿》的導演風格強烈,情緒飽滿,的確比婁燁前作《浮城謎事》(2012)來得有味道。至於《黃金時代》,這次許鞍華兵行險,以三小時篇幅,運用間離效果,多次預敘情節,而且人物眾多,都在挑戰一般觀眾對於華語大片的想像。趙德胤的《冰毒》只入圍最佳導演一個項目,我認為是太少了,電影以非常低的成本、冷靜的鏡頭,拍出了看來樸素卻相當有力量的作品。

最佳男主角的入圍名單裏,《一個勺子》的陳建斌和《白日焰火》的廖凡都在電影裏非常奪目。我比較喜歡陳建斌的演出,他在最佳男配角的入圍電影《軍中樂園》裏,亦演得非常出色。永瀨正敏在《KANO》裏也交出了影帝級的表演,令角色更有血肉,令故事更有感染力。《繡春刀》的張震勝在帥氣。劉青雲是香港其中一位最好的男演員,不過《掃毒》有三位男主角,他只是其中之一,而且這電影也說不上是他的代表作,得獎機會略遜一籌。

最佳女主角的入圍名單裏,我最喜歡陳湘琪在《迴光奏鳴曲》的演出,她飾演更年期女子,以極少的對白,非常準確地演繹出角色被困在枯槁生活裏的複雜情緒。趙薇在《親愛的》飾演農村婦女也突出,電影在她出場之後才好看起來。《歸來》幸好有鞏俐(還有男主角陳道明)的演出,稍為加強了故事的說服力。桂綸鎂在《白日焰火》裏的角色始終保持神秘感,是以氣質取勝吧。湯唯在《黃金時代》亦是以戲中散發的倔強氣質取勝。我覺得比較遺憾的是《闖入者》飾演老太太的呂中沒有入圍。

觀乎得獎名單,《推拿》獲最佳劇情片及最佳改編劇本等六個獎項,算是合理的結果。《白日焰火》只得最佳美術設計,亦合我意,此片拿柏林影展金熊獎,本來就有些過譽。然而《KANO》只能得到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及最佳觀眾票選獎,卻是有點可惜了。陳建斌和陳湘琪果然奪得了最佳男、女主角,而陳建斌更囊括最佳男配角與最佳新導演。最佳女主角獎的競爭據說相當激烈,但一如所料,討論都聚焦在陳湘琪、鞏俐和趙薇身上。這一屆金馬獎,如果把合拍片《黃金時代》也算進來,得獎的香港電影就只有《黃金時代》(最佳導演)、《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最佳視覺效果)及《救火英雄》(2013,最佳動作設計)。如果說台灣電影在金馬失利,已有人提出台灣電影業界需要反省自強,那麼香港電影更是應該反躬自問因何落後於人了。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