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飛鴻之英雄有夢》七問

一、《英雄有夢》是個復仇故事,黃飛鴻要報的是什麼仇?

答:老實說真搞不懂,也許我的理解力不好,要不是電影的邏輯問題。黃飛鴻(彭于晏飾)年幼時,父親黃麒英(梁家輝飾)被地方惡霸李爺害死,黃飛鴻跟摯友誓找李爺報仇,才發現李又被人殺了。但黃還是口口聲聲嚷着要報仇,終於《英雄有夢》的故事發展下去,打破「冤有頭,債有主」的定律,成為自大仲馬的《基度山恩仇記》以來,最令人莫名其妙的復仇故事:黃竟把帳算到黃浦江的黑虎幫大哥雷公(洪金寶飾)頭上,因為他是殺父仇人的仇人(但老毛不是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於是,黃飛鴻千方百計做臥底混入幫派,把幫派連根拔起。順帶一提,無論梁家輝到洪金寶,全是硬生生的國語配音,梁家輝戲分少,又失了語言,一個好演員被白白浪費。據說《英雄有夢》是六十年來第一部只說國語的黃飛鴻電影,我進了戲院才知道(早知不看了)。大概對文化及語言的蠶食,不宜大事鋪張。

要你硬食國語

二、黃飛鴻為什麼說國語?

答:這不難理解,語言是經濟實力嘛,電影是巨額投資,固然有奶是娘。正如很多不知就裏的香港父母只管兒女講英語及國語,視語言為生存∕生財工具,甘心跨代無根。香港觀眾等着瞧好了,大陸電影市道一天比一天火紅,像《英雄有夢》的語言現象一定陸續有來。合拍片年前還拍國語配粵語的(如《大上海》),配音雖糟,像倒退回八十年代的港產片,電影公司起碼「照顧香港人民感情」;今天《英雄有夢》便要你硬食。去年本來有很好的合拍片例子,杜琪峯的《毒戰》及王家衛的《一代宗師》都是南北各說各話,溝通全沒問題,既突顯兩地文化差異,亦切合我們生活經驗,不明白《英雄有夢》何以不懂變通。

報仇是救人?

三、回說黃飛鴻對雷公的憤恨,電影真的沒有轉折的鋪排麼?

答:有是有的,不過同樣令人丈八金剛。話說黃飛鴻與好友赤火怒不可遏, 明明殺父仇人已死, 卻「報仇」、「報仇」天天掛在嘴裏。兩個人被不知名的和尚捉到深山,在那邊過着《功夫》草蜢仔一樣的生活,山洞內放滿蠟燭,他們與大師吸風飲露。大師捉他們去,要他們靜思什麼是「報仇」。大師也是的,明明知道答案又不早點告訴人家,害得兩個血氣方剛少年,青春期仍在山洞內委屈,跟青梅竹馬小情人阿春、阿花分離,性慾得不到宣 泄,說不定因此種下兩人日後喪心病狂、自以為是的禍根。大師關於「報仇」的謎底沒什麼特別啊,原來「我要報仇」的「我」字有問題,太自我中心了。《英雄有夢》的邏輯很具創意的,大師後來竟成功說服兩個年輕人: 「報仇」其實是「救人」。兩個人茅塞頓開,便學成下山了。

見人殺人永不言敗

四、「報仇」其實是「救人」?什麼道理?……算吧。但「救人」為什麼又大開殺戒?《英雄有夢》的開始,黃飛鴻以一敵百,見人殺人,還永不言敗。

答:永不言敗又是影片的另一問題,我沒聽過「告訴自己打不死,就真的打不死」的,做人要是這樣簡單多好。至於黃飛鴻為什麼要殺人,說不定有兩個原因。一是《英雄有夢》的編導要突破前人, 「一代宗師」嗜血成狂有何問題? 「人做我唔做,殺出新血路」,《英雄有夢》真是字義上做到了,黃飛鴻所到之處血流成河,斬斷代父尋仇伍盛(張晉飾)的前臂,甚至學ISIS 取人首級!真怕連關德興師傅亦給它激翻生。二,編導想說要「更多人先殺更多人」的道理吧,這個我同樣沒弄懂,可能像「小財唔出,大財唔入」,不殺黑幫分子,怎救被販賣的苦力?若問,那些人該死麼?很難說,《英雄有夢》要令你討厭黑幫,還是有很多方法的。比如把雷公塑打造成像老毛般好勇鬥狠( 「我最喜歡鬥」),沒高堂沒妻兒,膝下只是幾個各懷鬼胎的義子,兵器才是他忠心的朋友。義子全部「怪石嶙峋」的(當然比不上彭于晏靚仔),不是貪財就是好色,所以死不足惜。他們不堪一擊的,黃飛鴻跟赤火的裏應外合,順理成章。煞有介事的什麼兩把鑰匙才開到的銀倉,還是予取予攜,毫無懸念。

連古惑仔也不如?

五、那《英雄有夢》對黑幫的描寫,便連「古惑仔」也不如了?

答:是的,當今天的電影故事愈來愈趨複雜、嘗試貼近真實,連超級英雄電影的大反派都各有前因及苦衷時,《英雄有夢》完全反其道而行。黑幫、惡人鐵板一塊,死得愈多愈妙,猶如樣板戲中的地主或東洋鬼子了。洪金寶委屈啊,好多年前演《殺波浪》,角色駭人得來仍有人味,這裏卻淪為惡勢力的淺薄符號。黑幫眾頭還算了,但其他被黃飛鴻、赤火像斬瓜切菜一樣,不放在眼裏的嘍囉呢?最後黃飛鴻救蟻民於火海(被販賣的「豬仔」),一句對白「那裏有多少個父親, 多少個孩子不想成為孤兒?」但被黃飛鴻所殺的一眾刀下亡魂, 難道都沒有家庭, 都不成孤兒?!提到「古惑仔」,我本覺得本片不妨命名《黃飛鴻之隻手遮天》或《黃飛鴻之江湖新秩序》,不過再想倒覺不適合。古惑仔的江湖盜亦有道,志雄哥、任達華講道理及重情義,《英雄有夢》數來數去只有一個跑龍套的牙刷蘇比較好。《英雄有夢》可不可叫作《黃飛鴻之無間道》?原裝《無間道》十多年了,《英雄有夢》念念不忘,不但把「黃飛鴻」拍成臥底片,還把牙擦蘇寫成「傻強」。

只有強權沒有公理

六、總的而言《英雄有夢》塑造了一個怎樣的世界?

答:一個互相傾軋,只有強權沒有公理的世代;四個年輕人自憐自哀,可憐的連一代宗師 也得趕這趟渾水。一再重申的類似台詞,反映了影片浮躁不安,迷戀權力多於正義: 「要人尊敬你,先要他們害怕你」、「成為這個地方最厲害的人」、「征服所有人」。武俠片的俠義來到《英雄有夢》,正式被畫上句號。英雄自以為是,像正義的唯一化身、道德判官(清末版The Punisher 乎?),用離間攻心計(有史以來最邪氣、暴戾的黃飛鴻) 、濫殺非我族類( 法西斯? ) , 再把一切美其名為「有夢」!!但看來看去,黃飛鴻、赤火只「選擇性」圓夢;黃飛鴻由報仇「升級」救人,把憤恨從李爺「轉嫁」到雷公身上,但他明明看到傲慢的洋人、漢奸是始作俑者,甚至民不聊生更應怪罪腐敗清政府吧?偏偏黃對此視若無睹(留待下集?還有下集!?)。《英雄有夢》其實想講暴力革命、權力鬥爭,新浪無情蓋前浪,對father figure 有莫名的惱恨(說來有趣, 黃麒英及雷公都葬身火海),沒有愛、惻隱與同理心。電影反映了當今國情:下面的死鬥爛鬥沒關係,別搞中央就好。《英雄有夢》把「黃飛鴻」及「夢想」兩概念顛覆,同時把是非顛倒,叫人眼界大開。影片的回憶是可怕的,兒時受盡欺凌,不堪回首;今天吐氣揚眉,有風駛盡舵,相信滿足了強國勃起後的觀眾心理吧。唉,最近電影節在做Sergio Leone 回顧展,若說感慨時代滾滾洪流及有仇必報的故事,《英雄有夢》跟《萬里狂沙萬里仇》(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的距離,比《星際啟示錄》的父女更遠了。由《萬里狂沙》想起,徐克廿年前的《黃飛鴻》也叫「Once Upon a Time in China」。「Once Upon a Time」有「曾經何時」之義,說法帶謙卑。謙卑,大抵是今天華語片最缺乏的風度。

我們都愛周星馳

七、我最喜歡《英雄有夢》什麼?答:動作不算驚喜,在「後一代宗師」的武俠片年代,《英雄有夢》雨中大戰、張晉的陰沉形象、花舫內景的黝黑華麗,具有點《一代宗師》的「再生產條件」。最後一場火海大戰是見過最笨拙的設計,黃飛鴻打翻一兩盞油燈不夠,非要弄到漫天火海才心足, 作繭自縛得幾成笑片。Angelababy 演的阿花是個沒靈魂的軀殼,每次出場都像個月份牌廣告,如霧裏看花,是黃飛鴻的「英雄綺夢」或「英雄夢遺」。她的犧牲夠冤枉了,阿春眼巴巴看着不理。編劇又生怕觀眾罵反駁,加插兩個女子之前的私語自圓其說(《英雄有夢》角色的原委都是講出來的,四個義子飯桌上的政治亦嫌生硬,不懂世情)。影片我最喜歡的一段,是黃飛鴻在急忙間(他被質問為何遲到,不正是《無間道》?),叫盲公講「十面埋伏」的故事。一來勝在無厘頭(黃以此向同志通布危機四伏?!),二來輕易叫人想起周星馳的《食神》, 「兩樣溝埋嚟做瀨尿牛丸丫?笨」,差點以為論到黃飛鴻時,他會像周星馳咬字不清的混過去喇。果然,我們都愛周星馳!這是我看畢《英雄有夢》全片後,發覺跟編導的唯一共鳴點。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Day: 
30日